破裂
初二 记叙文 2021字 160人浏览 小月恶魔ing

我站在路旁,手里拎着装满着电器零件的袋子,听着伯父对我叮嘱,“这些给你妈妈工厂修的电器,记得要给她检查。”我点点头。随即,伯父似乎是不经意地问家中近况。我微愣,随口答了几句,有一搭没一搭与他说着闲话。到最后,我们两个都是把话题都说透了,归于沉默。

气氛霎时间有些尴尬。

我此时也不知道要对他说什么才算恰当,有好几次想挑起话题,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不禁垂头丧气。就在我的头越垂越低的时候,耳畔响起了他低沉的声音,“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抬起头,却只是看到他离开的身影。迷茫地目送,半天没恍过神来。

真别扭。明明曾是那么亲切的一家人,如今却弄得两家关系僵着,“两处茫茫皆不见”。如今好久才偶然相见一次,竟是一时间只觉生疏客气,没了以前的亲切。但是,这难道不应该吗?还希望他会有多热情?我笑自己。

曾经天真地希冀着的“和好如初”,都多少年了,也应该醒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可是,忘记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曾经,伯父一家给我的美好回忆是何其多。记得小时候,我跟着爸妈去他们家拜年。当时,伯父和伯母好不热情。我至今难以忘记他们当时的神情。伯母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到她的跟前,摸摸我的头,关切地微笑着问候着我,还不忘抓一大把糖果,塞到我的手上。而伯父则喝着热茶,与爸爸妈妈闲聊着。堂哥从房里出来,热情地拉着我去玩“大富翁”,我们都玩得不亦乐乎。每个大人脸上都浮现着安详的神色,一室的和谐温暖,偶尔传出两个孩子嬉闹的笑声。那时的我,感到一种无法言语的幸福。

一直很喜欢“公主和王子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童话,所以会愿意相信幸福会一直延续下去,直到永远。但是,现实又怎会这般简单。世事无常,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我还以为,自己正紧紧地抓住这种幸福。但是,有一天,它却悄悄地从我身边溜走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天,我看见妈妈气冲冲地进了门,神色阴郁。在后面跟着她的爸爸,皱着眉头,脸上闪过一抹难以言喻的悲伤。家里霎时像是有股低气压,弥漫在我们周围。我低着头,心里想不透究竟是发生什么了。此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妈妈拿出手机,却定睛看着来电显示,脸上闪过一抹愤怒的神色,然后一咬牙,接听了这个神秘的电话。接着,我的耳畔就响起了妈妈愤怒的指责。我愣愣地看着她,听着她的话,似懂非懂。

心里似乎要明白某一种东西,可一瞬间,那种直觉又慌慌张张地逃开了。

鉴于妈妈接完电话的脸色特别恐怖,我也不敢往火里扑。于是,我悄悄地问了爸爸。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无非是乡下祖屋惹的事。这几个月里,爷爷家、伯父家与我们家开始对祖屋进行翻修。然而,建成之后,伯父和伯母却把屋门的钥匙拿在手上,不肯配钥匙给我们;他们还说着,要是要进去的话,找他们开就行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言下之意,我也是懂的。我突然就理解了妈妈的心情了。妈妈是比较严肃且诚恳待人的。伯父他们所做的的确是有点过分,毕竟是共同出钱翻修的。就算,我们不需要住进祖屋,他们的过分算计也让人忍无可忍。

突然觉得这样的情景有点熟悉。仔细一想,自己好像是置身于电视剧的肥皂剧情中。以前总会看电视剧上演争夺家产的一幕,那时也没多想,也只是独自一人叹世道无常罢了。没想到,人生未免也太可笑。此时此景,倒是有种别样的讽刺。

心中,好像有种东西,在慢慢地碎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自那之后,我家与伯父家便几乎没有联系过,关系破裂了。以至于之前由于喜欢打电话去找堂哥聊天而将他们家电话号码的我,最后也就在岁月的涤荡下渐渐忘却这一串曾经熟悉无比的号码。也只有几次,去奶奶那里拜年的时候,刚好遇上了,才能坐下来一起吃个饭。即使是这样,也是毫无气氛可言。每个人都各怀心事,也没多少人开口说话。只是爷爷和奶奶在旁边说话,偶尔有人会搭上一两句。

见到伯父他们,我的心多多少少还是会荡起涟漪的。好久不见,我发现了他们脸上的淡淡疏离。而上次的事件已经造成我的一些神经紧张,以至于听到他们说话,都会忍不住在心中默默地揣摩是否有更深层的意思。到最后,总会讷讷地觉得无趣。

相见倒不如不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经过了这几年,爸爸妈妈的愤怒早已不见。对待伯父他们的态度是不愿多加理会。而伯父他们大概是有些歉意,偶尔过节会送一些东西来。奶奶也在两家之间周旋,试图修复两家关系。此时经济不大景气,伯母开的电话亭倒闭了,她只好另寻工作。堂哥也升上高中,正是用钱的时候。

也不知是何时,我竟发现妈妈有时还会拿一些厂里的电器交给伯父维修,让伯父多赚钱。曾经跑去问妈妈,她瞪了我一眼,随即淡淡说道,“肥水不流外人田,不过尔尔。”

我沉默了。心里却忍不住在想,尽管一向固执的妈妈开始在帮助他们,但总感觉是有点儿疏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难道是传说中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结果,这思绪倒是剪不断,理还乱。最后,只能在心里吼自己一声。

喂,不带这么矫情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由在心里苦笑。

或许,在遥远的将来,我们两家会恢复在表面上的和好。

但是,他们毕竟是这么猝不及防地伤害了我们。曾经的亲切,曾经的坦诚相对,只怕是永远在这似水流年中湮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回得到过去,回不了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