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级 散文 852字 207人浏览 只生忧叹

不知什么时候,身上出现了一层厚厚的躯壳,现在快要离开这儿了,不知道他是否会破碎,还是会更厚。

春天早已牵着银丝般细雨的手,搭着沁人心脾春风的肩,带着阵阵鸟语花香而姗姗离去了他是自由的去了的,他并不想一直停留,夺去其它三个季节的风头,也不想让人们一直夸他。他不虚荣,也不被虚荣束住手脚,他来的朴素,也去得朴素,他永远也不会背负着什么。

人们不怎么期待的夏来了,她披着金黄色的披风、带着火红色耀眼的桂冠,大步流星的向人们跨来。们有多少人注意她,尤其是我们,本来学习上的压力就是我们喘不过气来,她带来的燥热更是让我们的心情焦躁不安,在冥冥之中她已经被我们抛弃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但她没有发现,仍自以为是的把自己打扮的富丽堂皇,为的是引人瞩目,她之所以无法察觉,只因为她被虚荣心蒙蔽住了双眼,她从未想过,她的自大,只会招来世人的唾弃与厌烦。她时时刻刻待在她哪个充斥着虚荣心的世界里,像一只愚蠢的蝉,将她自己的虚荣心化作一根根银丝,把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裹在其中,束住手脚,也束住了自己的心灵。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但愿,她能在秋风的瑟瑟离别中,冲出那由虚荣心所筑成的厚厚的“茧”,找回迷失的心灵和迷失的自己。

但愿永远只是个但愿,回到现实中,夏---她依然在,她的来临仿佛为蒸笼般的大地又添上了一把火。我们就像蒸笼里的米饭,水分在一点点消失。

记得小时候,我在夏日里通常都是穿着凉鞋、吃着冰棍、吹着风扇的,可如今,我却要一边忍受着夏日带来的折磨,一边完成那本可以休息一会儿再完成的作业。这到底是为了什么?真的是为了能考上好学校吗?可是,这样一位的努力可行吗?还是,我只是为了超过别人,满足我那颗虚荣的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开始有些迷糊了。

一开始,我竟然嘲笑夏日那愚蠢的自大与虚荣。殊不知,我早已同他一样被禁在“茧”里,无法脱身。我曾一度以为自己是想春天那样自由的,不曾背负着什么,可是到现在我才知道,这“自由”只是躯体上的自由,而非心灵上的自由。

但愿,能像我所希望的那样,在我与这熟悉的学校依依惜别时,打破那厚厚的,代表虚荣的“茧”,解放我的心灵。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六年级:奚友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