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二模作文
初三 记叙文 4377字 1095人浏览 无名shh

拔高底线行为是在亵渎“诚信” 18岁打工女孩石芳丽,2月13日在燕郊撞倒韩大爷后立即将其送至医院,并辞去工作,打算陪护老人,受感动的老人及家属放弃了索赔,并帮女孩找到了工作。如今,石芳丽在其家乡广西上林县,也成为当地学习的典型。昨日中午,蓝宗耿带队一行四人从广西来到石芳丽所在的燕郊镇冯家府村,看望了石芳丽,考虑到石芳丽家境贫寒,蓝宗耿还代表政府向石家发放了5000元慰问金。(3月1日《新京报》)

撞倒老人后将其送至医院,这是本分,至于辞去工作陪护老人,固然可贵,但也属于正常现象。应该承认,石芳丽是位“诚信姑娘”,但她的行为却很正常,也是应该有的。诚然,在现实中,存在肇事逃逸的人,但却会受到法律的惩罚。我们不能因为社会中有不诚信的人,就要对石芳丽的行为进行“高歌”。 诚信稀缺,固然需要弘扬,但却不需要对一种“本分”行为大肆宣扬,更不能故意拔高,否则就会适得其反。事实上,对于石芳丽的行为,当地是极力拔高。当地由县委牵头,县委书记亲自坐镇,召开专题会议作出向其学习的决定;南宁市委宣传部拟把石芳丽列为2014年度南宁市道德模范典型,准备强力推出;而在石芳丽的母校上林县中学,也组织师生开展班会活动,“学习石芳丽讲诚信友善,做勇于担当的上林人”;而石芳丽的照片被用到了山上做宣传……更令人想不通的是,县长竟然带队千里慰问。这其中的路费、住宿费、餐费,恐怕不是一笔小数目。

有必要对石芳丽的行为如此大唱特唱“赞美词”吗?其实,无论是石芳丽本人,还是被撞的老人,都有被拔高之嫌,也有点过分了,网友评论也持同样

的看法。可为何当地官员却不这么看?难道当地的诚信太稀缺了?难道当地太缺乏“道德模范”了吗?或许在当地看来,石芳丽被媒体报道,出了名,成为“名人”,是当地宝贵的资源,如果家乡还无动于衷,就失去了一次宣扬当地的机会;或许在当地官员看来,这更是一项政绩,岂能白白放弃?

弘扬诚信,没什么不可以,但却不能通过故意拔高的做法来达到宣传的目的。这不仅无法起到宣传的效果,因为这样的行为本身就是不诚信的。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而且会对诚信造成更大的伤害。

对石芳丽的行为,我们可以加以表扬,说其“诚信”也无妨,但实在不必劳驾县长千里迢迢搞慰问,否则就有“别有用心”的嫌疑。

其实,在我们的周边,诚信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稀缺”,要做到诚信也并不困难,只要我们对诚信有信心。我们对那种故意拔高的行为深感厌恶,因为这与“诚信”本身已是背道而驰。(王军荣)

别过度消费撞人女孩石芳丽

18岁打工女孩石芳丽,在河北省燕郊撞倒老人后立即将其送至医院,并辞去工作,打算陪护老人,感动了老人家属。如今,石芳丽在其家乡广西上林县,也成为当地学习的典型。上林县县长蓝宗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将就石芳丽的精神在全县进行三个层面的宣传:“一个是干部要学习;另一个是学生要学习,在学校范围内宣传;再一个就是在社会上发起对这种精神的学习。”(《新京报》3月1日) 撞倒了人赶紧扶起来,本是分内事;为了照顾老人干脆辞了职,确实不简单。原谅撞倒自己的人,难能可贵;给她张罗一份待遇还可以的新工作,令人肃然起敬。两个厚道人碰到了一起,演绎了一段佳话,被颂扬实属正常。但是,

事情正在起变化,这事居然惊动了石芳丽老家的县长。

蓝宗耿号召全县学习石芳丽,也许初衷良好,但显得过于招摇。其一,有必要千里迢迢慰问吗?蓝宗耿带队一行四人从广西来到石芳丽所在的燕郊镇冯家府村,想必耗费了不小的成本吧?其二,向石芳丽学习什么?蓝宗耿提出宣传石芳丽的精神,怎么学习?像她那样撞了人后辞职照顾被撞人吗?显然不可能。石芳丽为人称道之处,在于她诚信友善,但撞了人本就不该逃逸。从石芳丽撞人后的表现提炼出石芳丽精神,显

然有点拔高。

连石芳丽和被撞的老人韩健都感觉拔得有点高。石芳丽接受采访时坦称,“(家人) 感觉有点拔高,我就是一个平凡的人,表现怎么可能都是好的呢?”韩健也反复强调,这只不过是很平常的事情,弘扬是可以的,但不应该拔高,“对于我来说,当初只是基于小石的家庭情况和她肇事后没有逃逸的表现,才决定谅解她的。如果是一个态度蛮横的人,我依然会要求法庭见。对于这个小姑娘来说,她首先是肇事者,承担责任也是很普通的事情,获得了我的谅解是我们之间的机缘,所以我认为没有

必要拔高这件事情。”

无论石芳丽及其家人还是韩健,都很清醒,也很本分,他们不愿意过度渲染此事,更不希望无限拔高此事。之所以有此认识,是因为他们知道撞人了本就该扶起来,为了照顾老人辞职也很正常,而老人感动此事,于是帮石芳丽找工作,完全符合情感逻辑。本来就是诚心换真心的

平常事,实在没必要树立为道德模范。

将石芳丽、韩健树立为道德模范,他们觉得别扭,也让公众感觉怪

味,甚至可能产生逆反心理。石芳丽的事迹在其老家特别火,有个细节是,石芳丽和同学在当地爬山的照片,被该山管理部门如获至宝,用作宣传。与有荣焉的心理很正常,但这么做显然太过,并不被人接受,比如当记者问石芳丽:“你同学怎么评价?”石芳丽称:“他们都觉得很无语,我也觉得很无语”。“无语”二字颇为传神,真是无言胜有言。岂止石芳丽的同学感到不可思议,一众网友也难以理解当地为何如此卖力宣传石芳丽。宣传过了头,只会适得其反,所折射出的是当地道德资源奇缺,连做了分内事的人都可当道德模范,这样的价值取向岂不是有点病态? 身为一县之长,适当推出本地的道德模范,激励人心向善,是蓝宗耿的责任,但应适可而止,而不应该不顾一切,不顾吃相。过度消费石芳丽,会让人怀疑蓝县长把此事当成了政绩,故意放大此事往自己脸上

贴金。殊不知,这是弄巧成拙,激起了公众的反感。

让榜样的含金量更高

撞人没跑成模范——这能否被定义为“榜样”?不久前,18岁打工女孩石芳丽骑车不慎将一位老人撞伤,随后马上把老人送到了医院。为了照顾老人,她还辞掉了工作。这样的举动让老人深受感动,不但放弃赔偿,还帮她找到新的工作。

有人说,媒体报道,众人称赞,或许事情发展至此,恰到好处。如此,大概不会引起过度解读。但在石芳丽的广西老家,她竟因此成了当地的模范,不但干部、学生轮番学习,种种荣誉接踵而来,而且家乡的县长还亲自带队奔波千里给她送去了5000元慰问金。 各种声音出来了。其中一种说法,便是认为地方领导患了“榜样焦虑症”。这个帽子盖得是否准确,暂不论。细想一下,我撞人,我没跑,我敢扶,我送人入院,这一系列举动是最应该不过的,没必要予以褒奖。但是,在道德滑坡的现实窘境下,道德标准被人为降低了。在这个被降低的平台上,但凡有人正义、果敢地站出来,形象似乎都高大威猛,行为似乎都可圈可点,“矮子里也可以挑出长人”。

石芳丽很快得到了人力、财力、物力方面的特殊照顾。县长还承诺给予石芳丽4万元左右的建房补助金。除此之外,县委牵头,县委书记坐镇,召开专题会议作出向其学习的决定;当地市委宣传部拟把石芳丽列为2014年度南宁市道德模范典型,准备强力推出„„

在一个不是“人人都是活雷锋”的时代里,出一个“雷锋”,就要急着赋予他(她)时代精神,这是近些年来常见的现象。一个榜样的“出产”,是当地政绩的一种呈现形态,当然也是在向社会传递正能量。但是,我们或许该反思一个问题:榜样的力量是不是无穷的?如果是,为什么老人摔倒后,“不敢扶、不去扶”的现象仍远比“我该扶、让我扶”要多太多?其实,社会不乏善意,但缺少施善的果断。这其间,横亘着巨大的信任危机和严峻的人心考量。

对当地官员来说,在治理一方水土,涵养一方文明时,是不是更该去考虑榜样的“力量”如何才能更好地感动人心,更该去深思这股力量如何给当下社会和每个个体带来更大的改变力度?而不是把重点放在如何“树立”和“塑造”榜样这个初始环节上,落入制造先进典型的俗套,也就是大家都熟悉的“标签化”“模式化”“完美化”和“浮夸化”。

没有榜样,让一方官员焦虑;有了榜样,没人学,岂不更让人焦虑!有一句很好的可以自省、自问的话,叫“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时不时拿这话对镜自照一下,纠正自我,建设自我,甚至重塑自我,整个社会的焦灼感,才会降低。

拔高“诚信女孩”有自我宣传之嫌

18岁打工女孩石芳丽,2月13日在燕郊撞倒韩大爷后立即将其送至医院,并辞去工作,打算陪护老人,受感动的老人及家属放弃了索赔,并帮女孩找到了工作。如今,石芳丽在其家乡广西上林县,也成为当地学习的典型。上林县县长蓝宗耿昨日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将就石芳丽的精神在全县进行三个层面的宣传:“一个是干部要学习;另一个是学生要学习,在学校范围内宣传;再一个就是在社会上发起对这种精神的学习。”(3月1日《新京报》)

韩大爷说,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方面觉得传播正能量是好事,另一方面又感觉这种关注有点反常。新京报:为什么反常?韩大爷:交通事故双方存在一个相互理解的行为,应是特别正常的事,没想到会受到这么大的关注。上林县县长说要号召全县学习我和小石的精神,我觉得弘扬是可以的,但不应该拔高。我非常同意韩大爷的观点,弘扬是应该的,但不应该拔高,不拔高“诚信女孩”才是诚信。

其实,韩大爷之所以认为有点反常,就是因为我们的一些地方管理者把一些正能量的事当做了一种树立地方政府形象的名片了,不客气的说,这是精神文明政绩观的思想在作怪。一个地方出现正能量好事,这当然很好,但实在没有必要考据历史,刨根究底的去挖掘,去拔高,这样,反而,就是一种不诚信了,反而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背道而驰了。石芳丽说,高三上学期,我曾和4个同学一起去爬过我们当地的大名山,当时拍了一些照片,我同学告

诉我,我的事情被报道后,他们再去爬山时发现,我跟他们一起拍的照片被用到了山上做宣传。很显然,这样的宣传让正能量带上了商业色彩,是过度拔高,是畸形了。

我们宣传正能量,传递正能量,这当然很好,但是,我们真正应该宣传的是正能量事件中传递出的精神,传递的出价值观、人生观,这才是最重要的。这个事件中传递出的正能量,就担当,就是友善,就是诚信,我们教育公民应该向他们学习,做一个好公民就可以了,实在没必要把当事人宣传成英雄明星一般的人物,这让当事人很不自在,也是对正能量的过度开发,反而会伤害正能量,因为这种过度开发的拔高就不诚信了。

现实生活中,我们常遇到这样的事情,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平时不认真,不扎实,一旦偶然出现一个正能量事件就大张旗鼓的张扬,甚至拔高,甚至吹嘘,好像这就是他们的文明建设成绩似的,其实,这是文明建设中的作秀,是文明建设中的大跃进。文明建设必须从点滴开始,必须从扎实工作开始,必须从接地气的小事开始,搞拔高动作是文明建设中的一阵风,不能要。

学习诚信女孩贵在诚信,让我们在诚信的教育,诚信的宣传中弘扬友善,弘扬担当,弘扬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这是最好的文明建设,也是最好的正能量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