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星空
初一 散文 1610字 1369人浏览 wenkeerzu

遥望星空

张胜武

一次次的午夜梦回,一次次地披衣起身,只为遥望那深邃而神秘的星空。那遥远的星空,让我刻骨铭心。

那年的夏夜,我十二岁,正是饭量猛增,而力气不见长的时期。我与妈妈在田里紧赶慢赶,到八点多才动身回家,妈妈要挑两担稻谷,所以先走了。我力气小,一担稻谷压在肩上,只能趔趔趄趄地走一段,歇一歇再走。到河边时,我实在走不动了,只好放下担子,躺在河滩上。

妈妈已走得无影无踪,偌大的河滩上,只有我一个人,躺在满是水气的草地上,一股凉意霎时传遍全身。仰望星空,残月,如我紧皱的眉头;星星,一个个互不相干,那么的孤独,那样的无助。

流水、青蛙、小虫,正在合奏一曲神秘的旋律,不知名的鸟儿,时不时传来几声凄厉的鸣叫。

信手掐几片草叶,在嘴里嚼着,感觉是苦,是涩。

在恐惧弥漫全身之际,妈妈出现了,她趟着小河过来接我了!我眼前出现了一幕奇妙的场景:弯弯的月亮如一艘小船,在河中起伏,妈妈正划着它向我飘来。

那年的冬夜,我十五岁。走出课室门,妈妈叫我小名的声音伴随着冬夜的寒风扑面而来。妈妈把我拉到一边,讪笑着说:“这鸡眼看不行了,我把它杀了,给你送点过来。”说完,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拎出一只盆子,还没等我张嘴,她抢着说:“放心,还没等它死,我就杀了它,快吃吧。”我接过盆子说:“我回宿舍再吃。”“不行。”妈妈呵着手,“你那宿舍人多,一人一块你就没了。快吃,趁热。”妈妈看着我连吃好几块后,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妈妈渐渐行渐远,她身上映着满天的星辉,比任何一颗星星都更明,更亮。

过去,遥望星空,可以让我感受到苦涩中的丝丝温馨。如今,遥望星空,却黯然神伤,因为其中有太多的悲哀,太多的无奈!

母亲病重时,我曾在晚上带着儿子去看她。她望着在窗外星光下嬉戏的孩子,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临别时,她把我叫到跟前,声音微弱而态度坚定地嘱咐我:“以后不要在晚上带孩子过来。只能在天气晴朗的白天带他过来,别让他受惊吓。千万要记住啊!”

母亲在人世的最后一晚,是2007年4月6日,农历二月十九。我守在母亲的病床前,呆呆地望着窗外那轮已经亏蚀的月亮。我明白,虽然月亮亏了还会再圆,可是眼前这轮亏月,已不可能再圆。一颗流星在天际划过,更让我的心倏然揪紧。

那天清晨,看着呼吸微弱却很平静的母亲,我很清楚,她的生命只能用分钟来计算了。但是,我怕学生闹,怕领导说。我侥幸地认为,赶回去给学生上完课再赶回医院,应该没问题。当我向妈妈告别时,她早已混浊的眼神变得清澈明亮,眼角流下两行泪水。想不到,这一别,竟成永诀。

临下课时, 我突然心神不宁,一种不祥的感觉突入心头。我赶紧收拾讲义离开课室。刚出门,电话响了,是领导打来的,交代了一大堆的事——无非是通知谁谁谁之类的杂事。我赶紧打电话一个一个落实。刚结束通话,电话响了,是哥哥的,他只说了一句:“马上过来。”

在母亲的灵前,哥哥带着怅惘幽幽地说:“如果不是你的电话打不通,如果你能早10分钟,唉……”

后来,父亲告诉我,母亲一直对我保守着一个秘密:我与她八字相冲,不能让我送终,否则我会遭横祸。我突然领悟到,母亲的胸怀就如星空般,虽神秘,虽无言,却时时刻刻观照着我。

我难以释怀。

我一次又一次问自己:那两节课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一次又一次问自己:那些电话就不能不打吗?

我一次又一次问自己:假如我是县长或局长或校长,甚至是一个什么主任,我还会不会这样?

我一次又一次问自己: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我曾认为,子欲孝而亲不在是人生的悲哀。现在,我明白,亲虽在,子欲孝而不得才是人生最莫名的悲哀。

遥望星空,我看到:一匹孤狼,在森林里奔突,既要提防荆棘的牵绊,又要提防其它野兽甚至同类的袭击。有时,小小的蚊蚋就可能要了它的命。更可怕的是,它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下脚步,去舔一舔伤口,让伤口不再流血。我想,它究竟在什么地方,到什么时候才能停下脚步呢?

星空依旧,我却只能一个人独自遥望那点点繁星。我知道,这当中一定有一颗是您,妈妈,您对我眨眨眼,好吗?

遥望星空21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