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父祖母
三年级 记叙文 5142字 1708人浏览 1192417991

我的祖父祖母

混混沌沌兮兮,吾不知吾始祖何许人也,正如吾始祖不知吾为何许人也一样。

明洪武年间,人口大迁徙,吾先人弟兄三个,从山西长子县(洪洞县大槐树下)出发,来到河南,一个落户于河南孟津县,一个落户于郏县,一个落户于宝丰县翟集镇。落户于翟集镇的先人,在翟集取妻生子。不知过了多少代,而有吾曾祖父。曾祖父弟兄四人。

曾祖父取妻袁氏,生吾祖父; 我的祖父取妻李氏,生我父亲;我父取我妈妈,而生我。

我的祖父姓谢,名会。祖母姓李名联。在我两岁多的时候,我的祖父祖母先后去世,关于他们的故事,都是父亲告诉我的。

我的祖母

据父亲讲,在妈妈生我的时候,是祖母和父亲守在产房外。当听到我的第一声哭叫的时候,祖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接着对我的父亲说,是个女孩儿。在祖母出的这长长的一口气里,究竟是包含着对妈妈生我而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或是对妈妈生我这个女孩儿而失望?我不知道。不过,当医生把我包裹好,除了妈妈外, 祖母可是第一个把我抱在怀里,并且轻轻的用手圆圆我的小脑壳,捏捏我的小鼻梁。祖母告诉父亲,孩子生下来,头骨是软的,圆圆脑壳以避免头变形,长大了好看,捏捏鼻梁,防止长大了变成塌鼻。父亲告诉我,面对着小小的我,他心里除了高兴,什么也不会做,任由祖母“所为”。在医院里祖母伴我一个星期。

我的这个所谓的家,是父亲在单位分的一间约15平米的平房。这是爸爸

妈妈结婚的新房。在这个新房里,祖母又照顾了我一个星期。因祖父身体不好,也需要照顾,就回老家了。在以后的两年多的时间里,我与祖母是离多聚少, 因此对祖母基本上没什么印象.

祖母一生只认识两个字,这两个字就是她的名字“李联”。父亲说这个“联”字过去读(luan) 音。

生在旧社会的祖母,她的命是很苦的。祖母的娘家就在翟集镇南边的一个叫李庄的小镇上。李庄距离翟集一里多。解放前,祖母一家四分五裂。因为祖母的妈妈有点资色,而被地主霸占;祖母的爸爸被迫到叶县做长工;祖母的姐姐被送到姨娘家寄养;祖母的哥哥被送到舅父家寄养;祖母则被当作童养媳被

送了出去。解放后,祖母的一家才得以团圆,所以,祖母从心眼儿里感谢党的恩德。

祖母17岁嫁给祖父。

祖母很孝顺。父亲告诉我,小时候,祖母常常带他去看他外婆。那时候,他的外婆在李庄村外地里看庄稼,地里搭一个草棚,就住在里面。每每去看外婆,祖母总是花两毛钱买一个白面烧饼,带去。要知道,在那个年月,白面烧饼可不是随便可以吃的。祖母带着烧饼给她的妈妈,要亲眼看着自己的妈妈吃了才放心。祖母从来不吃,在祖母看来,这是好东西,是要孝敬母亲的。而父亲的外婆呢,也不会吃完,总是掰开一半给父亲吃。所以,父亲印象很深刻。觉得外婆对他很好。

有时候,家里要做好吃的,比如,中午做白面捞面条。白面捞面条在今天可能是最平常不过的饭食,我们几乎天天都可以吃;但那时对于一个不是很富裕的家来说,一顿白面面条就如同过年一样,所以都很珍惜。祖母总是让父亲给外曾祖母送去一碗。尽管外曾祖母住的很远,也有其他儿子照顾,但是,祖母还是坚持要送。

祖母教子很严。嘴边常挂的一句话就是“娇养忤逆子,棍头出孝子”, 所以,父亲从小挨了祖母好几次打。一次是父亲独自下河洗澡,回来后,祖母狠狠地打了一顿, 但父亲仍不思悔改。直到父亲在一次偷偷洗澡中差一点淹死才有所改悔。还有一次,父亲半夜里正睡觉,被祖母唤醒,让父亲跪在床下,暴打一顿,父亲终生难忘。父亲说这是祖母听了邻居家一个女人这样教子后才这样做的。其实,邻居家的那个女人又何尝这样暴打他们的孩子呢!只是祖母不知道如何教育孩子罢了,她只相信“打”才是最好的教育孩子的法宝。

祖母不识字,但他却坚持让我的父亲读书。父亲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儿,祖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听父亲说,小时候念书,在煤油灯下,祖母总是陪到深夜。

祖母爱劳动。从早到晚,喜欢干农活。人民公社时,她喜欢下地干活挣工分。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她常陪祖父到田间地头劳作。祖母祖父出双入对。现在想来,羡煞人也。

祖母有毅力。父亲说,有一年,秋庄稼玉米大旱,急需灌溉,整个村里就一个小水库。天气炎热,头顶烈日,跑来跑去,从水库到玉米地,祖母带着父亲排队等水,等到轮到浇灌了,被霸道的人抢走了,祖母在气愤失望之余,一边教育父亲好好读书,长大后不要当农民,一边继续排队等水。一连等了三天,

才终于从等待和争夺中,得到了水源,浇灌了自家的几亩玉米地。那一年,收成还不算坏。父亲说,从这次浇地中,从祖母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我的祖父

我的曾祖父是个厨师,年过半百而逝,时年祖父7岁,正在外边跑着玩。曾祖母叫住祖父说:“孩子,你爹死了!”祖父说了句“死了还会活”就又跑着玩去了。后曾祖母嫁人,那是曾祖母为了保护自己而迫不得已的选择,如果不嫁人,就会被卖到外地,族中已有女人夫死被卖到鲁山山里、有子不能养的先例。曾祖母就地改嫁,既可以保护自己,又可以就近照顾祖父,祖父上了几年高小,就弃学当了木匠学徒工。

父亲说,祖父会背《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老师越打越不干。﹍﹍” “下边呢?”我问。下边的祖父从来没有背过,父亲也不知道。

祖父比较守旧。联产承包制第一年,祖父在家里承包的几亩田里种上了西瓜。当时父亲已经上了高中,建议祖父买优良品种并买书学习如何种西瓜。祖父不同意,说庄稼活,不用学,人家咋做咱咋做。祖父按照村里老瓜农传授的方法,用传统品种,按照五尺行距,三尺株距种西瓜,还上了许多农家肥。不料,当年天旱,瓜秧出的稀稀落落,结的瓜很少,瓜的口味也不好。而邻家地种的西瓜,由于采用了新品种,按科学方法种植,收成很好,收入也可观。

祖父吃一堑长一智。第二年种萝卜,祖父骑车翻山越岭到城里买了新品种。种到地里后,祖父告诉父亲,这萝卜是新品种,产量应该可以。没有想到,祖父种下的萝卜出苗后,全部开花,根本不出萝卜。当年又没有收成。父亲告诉祖父,他受骗了。祖父说,卖萝卜种子的也许不是故意的。祖父很善良! 第三年, 祖父又到城里去买萝卜种子, 这一次, 祖父多了个心眼,他找了一家国营种子公司, 并记下了公司的电话号码. 随时向公司反馈萝卜的长势。结果, 那一年, 祖父种的萝卜是村里最好的, 萝卜很大、高产。收获季节, 引来很多村民的围观,村民赞不绝口。当年,祖父把剩下的萝卜埋到地里做种子,结果种子长好后, 还没有收获, 就被别人偷走了。祖父辛辛苦苦留下的萝卜种被人偷偷收割。后来, 祖父知道了是谁偷了萝卜种. 他也没有找人家理论。

祖父信命。他告诉父亲, 人的命, 都是书本里写好的。当然, 父亲没有相信祖父的话,因为, 祖父说这话的时候,父亲已经是高三的学生了。

祖父在生产队干了三十多年的队长,因积劳成疾,三十九岁患上了偏瘫,治好后,四十九岁又犯,好后,留下左胳膊左腿不灵便的毛病,到五十九岁旧病又发,六十二岁离开人世。

祖父在住院时,父亲带我去看他。当时我两岁多。父亲说,当时祖父不会说话,祖父企图用手拉我到他跟前,但是,我害怕,没有过去。1998年,在我祖母去世后二十天,祖父也撒手人寰。

父亲说,要是现在,祖父祖母不会去世的那么早,因为现在农村有大病医疗保险,农民生了病,可以住院报销一部分。当时,国家没有这个条件。 父亲问我:“孩子,你还记得爷爷奶奶的样子吗?”

我回答:不记得了。

我问父亲,你还记得他们吗?

父亲说:“我总是在梦里见到他们!我告诉你的爷爷奶奶,他们的儿孙们生活都很好。”——父亲说这话时,眼里含着泪。

我问父亲还记得他的祖父祖母吗?

父亲回答:“我见过活着的奶奶,没有见过活着的爷爷。我见过死去的爷爷,没有见过死去的奶奶。”

我问父亲,他讲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父亲告诉我,1985年我曾祖母去世时,父亲已经上了高二。他当然见过,并且还给曾祖母洗过脚。曾祖父去世时,父亲还没有出生,他当然没有见过活着的曾祖父。

2000年,扩修公路迁祖坟,父亲扒开曾祖母的墓,棺材没有了,曾祖母也没有了,曾祖母已经变成了土,只有脊椎模糊的存在,实际上也已经变成土了。在扒开曾祖父的墓时,棺材已经没有了,但曾祖父的骨骼很完整的保留下来,牙齿、手指完好无损。曾祖父静静的躺在地上,似乎是要见孙子一面 。 人从哪里来呢?我问父亲。

父亲给我背起了老子的《道德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人要回到哪里去呢?

老子曰:“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

是啊, 人从土里来,最终还要回到土里去。

但不管现在和将来怎样,都要有先辈的做事认真和做人的宽厚仁慈的品质。 祖先的得与失不需要我去评价,我只知道作为他们的后辈要秉承他们的优秀品质,豫兮若冬涉川,犹兮若畏四邻,俨兮其若客,涣兮若冰之将释,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混兮其若浊,只有这样才能不断成长。

采访记录整理:

女儿:爸爸,您能给我讲讲我们的家史吗?

爸爸:好吧!从哪讲起呢?

爸爸:明洪武年间,人口大迁徙,我们的先人弟兄三个,从山西长子县就是现在的洪洞县大槐树下出发,来到河南,一个落户在河南孟津县,一个落户在郏县,一个落户在宝丰县翟集镇。落户于翟集镇的先人,在翟集取妻生子。不知过了多少代,有了你的曾祖父。他们共弟兄四人。我知道的就这些。不过爸爸可以给你讲讲你爷爷奶奶的事。他们身上有我们这个家族所拥有的好品质。 女儿:我对我奶奶已没什么印象,她是怎样的一个人?

爸爸:她命很苦,17岁嫁给你爷爷。当过童养媳。

女儿:什么是童养媳?

爸爸:旧社会,因家里穷,就把没有成人的女孩送给富裕人家做儿媳妇,等男方长大了再结婚。这都是被逼无奈的。

女儿:解放前,我奶奶家一定很穷吧!

爸爸:不是一般的穷。我外婆长得好看,被地主霸占;我外公被迫到叶县做长工;我姨和舅被送到别家寄养;你奶奶则被当作童养媳被送了出去。解放后,你奶奶的一家才得以团圆,所以,你奶奶从心眼儿里感谢党的恩德。 女儿:奶奶好命苦!

爸爸:你奶奶人很勤劳,她很希望我出人头地,小时候常陪我在煤油灯下学习。 记得有一年,天大旱,秋庄稼玉米急需灌溉,整个村里就一个小水库。天气炎热,头顶烈日,跑来跑去,从水库到玉米地,你奶奶带着我排队等水,等到轮到浇灌了,被霸道的人抢走了,你奶奶非常生气,说好好读书,长大后不要干活。一连等了三天才等到水。人活着要争气。

爸爸:你奶奶也很孝顺。小时候,你奶奶常常带我去看我外婆。那时候,我的外婆在李庄村外地里看庄稼,地里搭一个草棚,就住在里面。每每去看外婆,你奶奶总是花两毛钱买一个白面烧饼带去。那时候最大面值是10块。要知道,在那个年月,白面烧饼可不是随便可以吃的。你奶奶带着烧饼给她的妈妈,要亲眼看着自己的妈妈吃了才放心。你奶奶从来不吃,在她看来,这是好东西,是要孝敬母亲的。而我的外婆呢,也不会吃完,总是掰开一半给我吃。

有时候,家里要做好吃的,比如,中午做白面捞面条。白面捞面条在今天可能是最平常不过的饭食,我们几乎天天都可以吃;但那时对于一个不是很富裕的家来说,一顿白面面条就如同过年一样,所以都很稀罕。你奶奶总是让我

给外婆送去一碗。尽管我外婆住的很远,也有我舅照顾,但是,你奶奶还是坚持要送。

女儿:那我爷爷呢?

爸爸:你爷爷人很老实。联产承包制第一年,你爷爷在家里承包的几亩田里种上了西瓜。当时我已经上了高中,建议他买优良品种并买书学习如何种西瓜。他不同意,还说庄稼活,不用学,人家咋做咱咋做。你爷爷按照村里老瓜农传授的方法,用传统品种,按照五尺行距,三尺株距种西瓜,还上了许多农家肥。不料,当年天旱,瓜秧出的稀稀落落,结的瓜很少,瓜的口味也不好。而邻家地种的西瓜,由于采用了新品种,按科学方法种植,收成很好,收入也可观。 第二年种萝卜,你爷爷吸取上次教训,骑车翻山越岭到城里买了新品种。种到地里后,你爷爷给我说,这萝卜是新品种,产量应该可以。没有想到,种下的萝卜出苗后,全部开花,根本不出萝卜。当年又没有收成。我对他说,你又受骗了。可他说,卖萝卜种子的也许不是故意的。

第三年, 你爷爷又到城里去买萝卜种子, 这一次, 他多了个心眼,他找了一家国营种子公司, 并记下了公司的电话号码. 随时向公司反馈萝卜的长势。结果, 那一年, 种的萝卜是村里最好的, 萝卜很大、高产。收获季节, 引来很多村民的围观,村民赞不绝口。当年,他把剩下的萝卜埋到地里做种子,结果种子长好后, 还没有收获, 就被别人偷走了。辛辛苦苦留下的萝卜种被人偷偷收割。后来, 知道了是谁偷了萝卜种. 他也没有找人家理论。

爸爸:你爷爷为大队辛辛苦苦几十年,最后落了一身病,也从没有说过一句埋怨的话。他信命。其实人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孩子,我们没有了不起的先辈,但我们的先人都很勤劳、善良,这就是他们留给你的财富。

(谢氏族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