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
初一 记叙文 806字 953人浏览 漱玉平民守护你

闺蜜

到小姨家接妈妈,进门和妈妈打了招呼,小姨还一边在里屋找东西,一边不住地和妈妈说着什么。

当然,老姐妹互相一定有说不完的话。

而更多的是小姨有无穷的话要对妈妈说,妈妈只能做一个忠实的听众,偶尔插上一两句算是炒菜时添加的些许的胡椒粉。

其实,小姨和任何人在一起都有满腹的话要说,她就是一个话唠。果然,看到我来,赶紧给我拿凳子、拿吃的、拿喝的,开始对我发表演说。

前两天小孙女回来的,叫宝宝她不笑,叫大孙女她不笑,只有叫“毛姐”才张着嘴、笑出声„ 前庄的魏老头太孬了,到处向别人家要地种„

小四家旁边欺负人,把巷口都堵了„

„„

看着妈妈的白发和小姨的花发,我心中幸福而酸楚。顺手拍了几条小视频发给外地的大哥二哥。

前门吱呀一响,一个老婆婆拄着拐、挎着篮子顶着一头银丝颤巍巍地进来了。

小姨嘀咕着:这老鬼,被我骂剩下来的,提什么来的呀?

原来是前庄的大娘。

妈妈说:上午赶礼拜碰到我说下午来带我上她家过两天的。

我们接出门去,扶她上台阶,她心有余悸地说,在谁谁谁家,就是上这个台阶,让她跌掉了一颗牙、胳膊也跌坏了。

大娘比妈妈小二岁,比小姨大五岁,但满头银丝、步履蹒跚。她们的娘家都在刘集后,大娘的娘家住在“铁打的”胡圩,妈妈小姨则住在“手拍的”宋圩,阡陌相通、鸡犬相闻,是发小。大娘是小姨与小姨夫的红娘,现在是老妯娌。小姨一和小姨夫生气就有可能会牵连到大娘这个媒人,说“就坑大娘把她说到了这个地方”,所以小姨才说大娘是被她“骂剩下的”。 三个老姐妹闲扯时,我则想:共同经历越长、共同语言也就越多。或许小时她们只能称为发小而达不到闺蜜的程度,但七八十年的相识时间就是一笔最宝贵的财富。七八十年前妈妈小姨大娘们的熟人多半已经走了,剩下的又有哪些还能有机会在互相看到、闲谈甚至吃饭、聊天的呢?

她们相聚的画面温馨而从容,就像篮子中的黄瓜、辣椒、茄子一样普通、形态各异却相得益彰。

时间如白驹过隙,留给人们的只能是无尽的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闺蜜15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