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名著有约投稿
六年级 散文 2138字 170人浏览 duanjie小童鞋

大话西游

暑假,耳濡目染枝头的蝉鸣,头顶破风轰鸣的电扇。一阵莫名的烦躁油然而生,放眼禾间劳作的头巾、马路中央跨着腾腾热浪是商贩,顿觉多年的教书生涯虽然历经心路的艰辛,但还是难锤筋骨之强,难练皮肉之韧„„

遗憾与愧疚的同时,立志不磨光阴、展示价值——“盘伏”(一种沿袭流久的经验习惯,在每年雨水众多的梅雨季节,由于空气潮湿、室内的物件都将吸收大量水分,变得湿润、遭遇高温气候将发生霉变、腐烂,为此、梅天过后,人们都将室内的物件搬到屋外,接受阳光的暴晒,去除水分、并经受紫外线的辐射——恐怕是能够消腐吧。虽然多数人们还不知其科学原理,但实践告诉他们,这是消腐去霉的妙招)。我 总算没有践踏光阴,泯灭价值。

一番雨泊汗淋之后,我大功告成,将这几十年来,自己珍爱、错爱或是觉得虽无价值、但却能帮我偷懒(需要时抄袭)的——书籍,统统搬到阳光下,接受阳光的洗礼。一种无愧于孔子的欣慰与自豪,让我依在躺椅上,一面接受凉风的爱抚、一面享受(哪个萌哒发明的馊主意)冰镇冰淇淋,虽然泊得我的牙又酸又痛,但心里的舒服却遍及全身。

乘睡意全消,为了不再自责自己的懒惰与虚度,我随手捡起一本蜷缩在一角像个米老鼠的家伙、疑惑它是怎么混在被我精挑细选的“珍品”里面潜伏至今的。只见它蜷头縮尾、衣衫褴褛、掩面敞怀活像一个流浪街头的疯子,又像一团长了虫的死老鼠,一股投进火盆的冲动让我愤而摔之,不料,痛极放悲的它决然开怀、果毅诀别。

毫无眷恋的轻轻一瞥,呀!一行行陌生的面孔好像要故意嘲笑我的无知,一直自诩专业的我顿感汗颜,从业多年、说教别人、恨人不进的我竟觉孔子的面孔于我却也有如此之多的未谋,一列列竖行排的版面顿觉耳目一新,重又唤起童年的记忆并牵引我走进久违的想往。——愧疚地捧起它、原来是与我阔别多年的早被遗忘一角的曾心心相映的老朋友„„

“悟空”“唐僧”的频繁出现,让我想起早年与我结下深情厚谊的“珍品”《西游记》。

说是珍品,那是因为还在我小学的三年级,在哪知识贫乏、物质匮缺的浩劫年代,在那只拿不读“红旗杂志”“人民日报”的时代,在那几户几村共阅互传一本书后又如获至宝、顿感殊荣的年代,不知我怎么就做了小人、觅下了这本“传世佳宝”。好在孔乙己说过“窃书不能算偷”。立时、眼前重又浮现起在那一村谬若星辰的

三年级的“高级知识分子”中,我有幸在每晚昏暗的煤油灯下,如众星捧月般坐在一群手捧汗烟、脚蹬布鞋的爷爷、奶奶,伯伯们面前,半读、半猜、半蒙、半丢为他们捡拾着这上面的文字。时常拮据獠牙、懵懂之中爷爷奶奶们凭借着阅历与听闻为我纠正和谋划着上面的陌生,在我大汗淋漓、想方设法逃避着他们的意犹未尽和满目期待中,我收获了他们为我缔造的自豪与激动,也让我像比保存课本还要精心一样收藏了它,并每常重新拜读,一遍遍咀嚼与体会。每当我觉得与孔子又多新交或是相逢疲惫时,我都会捡起它去寻找丢失的自信、感受曾经的自豪。小学里就读了三遍,中学里为了逃避学业又多次陪她去消遣,几番春去秋来,最终逐渐忘记了他的存在。

大概是追起了我对童年的回忆、少年的怀念亦或是惭愧如今自信的缺失,更可能是对无所作为的掩饰,我再次翻开了它,却不知不觉又一头栽了进去,一气读来每每忘了吃饭、废了娱乐,再也不用去为了频道和老婆争抢遥控器了。

抬头之后,顿感恐惧,原来这里不仅只是那少年为之骄傲、耳熟能详、倒背如流的神话故事。更倾注了的是吴承恩多少智慧与心血,这里包罗了,中国历史中国社会盘古恒今、多少人情哲理、社会万象呀。

孙悟空:一个能干的人,刚直不阿、不畏权贵、不惧强暴、嫉恶如仇、宁死不屈„却要戴上紧箍咒。

当今社会,越是能干的人却越是受到束缚,因为平庸的人嫉妒;投机的人排斥;谄媚的人陷害;掌管的人害怕„困难来了是他上,利益面前他要让,灾难来了由他档,享乐来了任人抢„„

猪八戒:一个平庸懒惰的人,吃的最多、睡的最长、长得最胖。当今社会,无能的人却总是得到宠信,巧言的人却总是受到重用,无畏事情不做,谄媚讨好、阿谀奉承,沽名钓誉、争权夺利,因为只有投机钻营,阿谀奉承才是他的立足之本,才能体现他的生存价值,才能捉住虚伪的自信。

沙悟净:一个与世无争的老实人。诚实厚道,脚踏实地。 当今社会,这种自甘平庸、与世无争的人,他们宁做蛇尾、不做人头,天塌下来让长汉顶,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低调做人,明哲保身。

唐僧:一个天赐身份的人,盲目信仰,标榜正义,没有一技之长却靠念紧箍咒位居师长。

当今社会这种天赋身份的人,靠玩弄权术,用控制别人来突出自己,用打击别人来保护自己,用拍上压下来慰藉自己、用启用庸

人来凸显自己„所以就造就了当今的社会——一个充满妖魔鬼怪、氤繧之气的浑浊世界。

西天:佛祖圣地,万藏真经,一个不存在的世界。

社会是由万物组成的,本就充满矛盾与未知。哪里也找不到绝对的清净与公平,乾坤盛世的缔造不可能一蹴而就,理想的社会要靠我们去创造,路在脚下。西天,只是人们一个虚无缥缈的幻想一个并不存在的理想社会,一个盲目的追求,一个统领人们思想的桎梏。

一步历史悠久的巨著,总括了恒古万世的万象,揭露了过去,影射着现在,警示着未来,多么睿智,多么明辨的文学家、哲学家呀!多么伟大的作品呀!

滁州市定远县桑涧镇桑涧小学 王夕如

电话:18726623639

2015/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