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实的作文
六年级 记叙文 1929字 1631人浏览 chsncee

飘不散的豆腐香

十多年前, 我是和外公外婆同住的, 宁静的小乡村, 有一口小小的荷花塘, 有黄昏时安静的稻田, 有在屋檐下筑巢的燕子……这就是童年的印象, 而最最难忘的该属那甜甜的豆腐与其浓浓的香.

隆冬, 村子里的浓得散不开的雾. 五点光景, 远远地就可以听到那熟悉的唤声:“卖——豆腐嘞——”这亲切的乡音�. 我会匆匆从二楼跑下, 捏起五毛钱, 到小路上恭候那挑着扁担的老爷爷大驾, 然后外婆就会拿个小碗忙不迭地跟着我出来, 她知道我是定要这一块豆腐的, 也是怕我被赶来买豆腐的大人挤伤了. 拿回家后加两匙白糖, 拌一拌就是我美味的早餐了. 不过我常怨外婆小气, 怎么只给那么两小匙糖呢?多加点嘛!可外婆总说, 够了够了, 这豆腐呀, 本身就很清甜的.

可惜我对外婆的印象就这些了. 没等我上幼儿园, 外婆就想舍几颗药, 心脏病没缓过来而去世了. 年幼的我还一个劲儿地问外公, 外婆睡着了?怎么还不醒过来呀?我肚子饿!

外婆仿佛就这样淡出我记忆了. 天真如我, 怎么知晓共走大半人生路的老伴离去, 外公该是怎样的伤痛. 不再有人同他一起看戏, 不再有人在家中烧好饭去田埂唤他, 不再……屋子空了. 可没过多久, 我又和外公去住了. 我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 依旧逗我玩, 给我买糖吃, 给我做水蒸蛋. 只是每天会出去一趟——给外婆扫坟. 他不忘我的豆腐——5毛钱, 两匙糖——和外婆一样的味道.

上学开始, 回去就少了. 每次回去依旧是——水蒸蛋、白糖拌豆腐. 直到九七年冬天, 半夜响起了铃声, 我不敢接, 却莫明其妙地躲到床底哭, 第二天早上爸妈接我回老家——外公去世了.

村子里下了一夜的雪, 外公的床边是一堆线——他拆了外婆给他织的毛衣, 然后就安静地去了吧, 如同他曾耕作过的安静的稻田.

舅妈对我说, 外公舍不得吃那母鸡下的蛋, 说要留着等我回去烧水蒸蛋, 说外公准备了很多的五毛的零钱, 等我回去……我听到一半, 已泪流满面, 泣不成声.

初中毕业回去, 听人说起, 那卖豆腐的老爷爷半年前走了. 忽然觉得, 我的童年就这样过去了吧.

很多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 很多人只能和你一起回忆. 而想起这些逝去的日子、彷佛周围是飘不散的豆腐香. 不再伤感了, 他们教了我太多. 成长的道路, 用他们教给我的好好走下去.

滴露的康乃馨

真情莫过共握手!——题记

虚掩的房门“咯吱”一声开了一道缝隙,爸探进半个脑袋向里张望。天刚亮,同房的病友可能正在梦乡。我刚醒,缩着身子用被角半掩着脸。没错,是爸!

红的,一大束康乃馨,我惊呆了。那天,爸依旧是穿着那身泛白的工作服,头发很凌乱,或许外面风大。清早的雾水打湿了他的发尖,脸上似乎还带着风的痕迹,看起来比以前沧桑了许多。然而,我禁不住想笑,爸的样子笨拙而滑稽,他那一身装扮与他胸前一大束康乃馨极不相称。我总以为,鲜花该是有着某种浪漫和情调。爸朝我这边走来,我咧着嘴躲在被角里偷偷地笑。“哦,醒了。”爸惊诧的表情让我知道我是多么爱睡懒觉。“嗯,可是老爸,您

这花是给我的?”我还是有点狐疑。这一问,爸反倒有点紧张,两只手不停地换着拿花,脸上泛起了红晕,慌乱地点了点头。“昨天还和你妈商量着买什么,后来你妈说你喜欢康乃馨。一大早我就到花店拣了几束新鲜的,只是店主将它包装得太鲜艳……”爸停住了,他可能真的不习惯这种送花的场合。

爸翻遍了抽屉终于找到了一个插花的瓶子,很脏。没等我说话,爸已放下了花一路小跑着出去。我端详着那一大束火红的康乃馨,竟不知怎么已被感动了。我又想起了出事的那天,妈的慌乱,爸的平静。腿摔成了骨折,都怪我骑车太粗心。当时只记得一阵巨痛,腿再也拿不动了。医院的急诊室在四楼,电梯口挤满了人。我知道爸妈是担心我病情严重才决定上急诊室。爸背着我急匆匆地爬楼梯,一路上没歇过。伏在爸的肩上,我清清楚楚地看清了他脸上的汗珠。爸的身体很单薄,可背我的时候我分明感到了他的力量。四楼,我不知那长长的楼道有多少阶,也没有目睹爸将我送进急诊室后的气喘吁吁。那绝不是一段好走的路……爸捧着花瓶进来了,脸上是憨厚的笑。那一刻,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人说,朴素的爱却是最伟大的。我恍然明白,其实爸从来没有给过我富丽堂皇的爱。我和他的故事没有影片上的轰轰烈烈。我的童年,他的爱是交给了三月里高飞的风筝,黑眼睛的小鲫鱼……点点滴滴地用温暖包围我长大。

不知何时,爸已插好了康乃馨,一个人憨憨地在排列每朵花的顺序。左边、右边、向上、向下。我静静地凝望他,感受满屋里清晨的祝福。花瓣上,一滴露珠滑落了下来。微妙的情感里,康乃馨也懂得为我流泪。

我渐渐地睡着了,迷迷糊糊有一双手将我的手轻握,我没有睁开眼,然而我的眼泪却终于不争气地流了一满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