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走,旧时光
初二 散文 1424字 84人浏览 yx130086

盈盈灵湖,淡淡春光。

那一年,是你的秋高气爽牵引着我,一头跌进了大学的校门。

我们都曾步履迷茫,在瘦竞湖的水面横斜成长短不一的诗篇,月色倾洒在我们的脸,绿色的军装在风里翻卷。

灵湖之湄,依稀还残留着桃花春的芳香在波光里徜徉,我们都还在思念家的味道。那淡淡的清香从心间悠悠流淌开去,渐渐模糊成隐约的山峦,远处是碧水蓝蓝的天,那羽金鱼游弋在淡黄的碎叶间,只我一低眉,手触波过,西风起,一城梅落如雪,流年乘虚而走······ 时逢五月,草长莺飞。

长江岸边的大田堡畔,斟一壶浊酒,披一袭短袖,负上行囊,就要远走四方。角微声起,兰棹影动,迢迢春水。长亭短亭,我想起那个季节,湖边青青柳色,一群刚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水边踟蹰,月下彷徨着,风里来,雨里去,个个散发着馥郁的墨香,正当最美好的年华,俊朗靓女,尽管布裘、峨眉淡颦,可金步慢摇,走了整整四个春秋。

我还怎样去描绘这段岁月,是它烟花三月的影子,是它夏夜里波动的月色,还是它留在我心际芳醇的记忆?

手捻着樱桃花,白色的衣袂,青色的情人坡,油菜花招蜂引蝶,红豆山上,芭蕉抽芽,胸前从此有了一枚徽章,宛如雪原上的一株梅,端端庄庄的,与你们相逢了。

那年春天,我就这样站在容园的步行街,怀揣着心事,周围是人群的嘶鸣,还有喝彩。风拂衣袂,空气里是春的气色,推开门,正要折一枝第一年的春柳,早已不见了影踪。 画栋曲廊,白色的墙壁,淡红的瓦,夜雨黄昏的时候,我看见了栀子圆肥,从矮矮的走廊逶迤而来,有三秋桂子,在夜幕下灼灼绽放,燃得荼蘼。

在一次次夜晚的箫声、笛语里邂逅着那一低头的温柔,你的眼神或许就在那箫声里沉迷,每一次呼喊都能错过我们的一生,当芳菲落尽,柳色满园的时候,衣香倩影里,我们还能轻易许下一生吗?我们都应留意那些躲在墙角温馨的祝福。来得那么纯真,那么无私。

凝望着这片熟悉的风景,时光仿佛凝滞,尽管笑靥艳若星空,情意流淌眼底,可我们不得不分离。理了几次发,回了几趟家,从此就要各安天涯。

那些腾挪跌宕的片段,会千百次的碾压过我的心田,那些温暖的身影,甘醇的笑容,一如玉之晶莹、温润,在我心里氤氲、升腾,盈盈的醉着。

这几年,那一声声教诲,会一直激荡在我的脑海。

满园的柳絮滚滚,我知道,又要迎来一个炙热的六月。这个夏天,不再担心走廊过道上的凉席,在半夜里被汗浸湿,在这个夏天,我们就要分道扬镳,志在天涯。几朝阴雨春已去,一夜天明夏已深。

禾园、容园醉倒在五月青青的柳色里,春草碧色,夏水绿波,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恐我们不能相送,怕眼神慌乱,泪珠欲堕。挥挥手,君去也,脑海里?还是眼神里?两岸的柳色漫过芳草长堤。

长莫长过今宵,恨莫恨过斯别!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也!从今后,我的手指将异常僵硬,思维也将冻结,纵使神笔在手,也写不出曼妙的篇章,我把最真的情谊都挥洒殆尽。而浮生如梦,归期几何?当杜康入口,浅酌低唱,换得两泪涟涟。我们都不敢说再见,因为多少人也许就是此生最后一面,就要离开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要分离。我们都要记住彼此的脸,多年后,尘满面,鬓如霜,还能拥有这份思念。

那些真爱,那些痴情,是否能和这春色一样,漫园翻卷,经得住流年光景,只盼从今别后,一切珍重!

尔要恋爱,学会担当;尔应嫁娶,履行职责;上孝父母,下教子女;汝或从商,富庶一

方;汝或从政,心系百姓;汝或从军,赤胆忠心;汝或从文,勿舍深情。

一座城,两所园,半路相逢。一生情,两杯酒,他年有缘再相逢,我们的记忆就这样因共同的母校而氤氲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