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梦忆起谁
初二 记叙文 838字 63人浏览 夜琴飞雪

风尘中,婆娑泪,等来世轮回;

叹天下,多少殇,看魂也飘渺;

鬓白霜,染红窗,菊花开千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生死牵连,怎作罢?

看那北国,葬几人?

细风飘,人影销,泪雨再濛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菊一宿,却尽透,生死又离别。

春愿醉,冬还睡,往事怎肯回眸?

弦已断,魂已逝,悄然回首独泣。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忽望,看寂寥,红尘几多飘渺?

离尘去,独留菊,生死竟似一笑。

遥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木亭,在风中,独自立……

——题记

一位老实厚道、朴素善良、谦虚无私、吃苦耐劳的老农民——我的姥爷——于二〇一一年三月十七日上午八时三十分整,驾鹤西去。仅70岁。听说临走之前,还是像从前那样,平凡、安详、轻悄悄地,摆摆手,摇摇头……而当时在学校的我,却浑然不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天放学后,我依旧像往常一样,慢腾腾地走出校门,慢腾腾地向前走着。谁知身后爸爸一把拽住我:“怎么才出来?快走!你姥爷,老…老了。”我愣了,呆滞地望着两边渐渐逝去的人和车,我全身打了个冷战,瑟瑟直抖,一股利剑似的冷流刺向全身,大脑几近空白,耳边嗡嗡乱响,空气凝固了。我仿佛被定住一般,想走,腿却像灌铅一样的沉;想哭,却欲哭无泪,万念俱灰……“走啊!”爸爸万分急切地回头对我说。我也急速上车,任泪模糊双眼……

我想起姥爷对我点点滴滴的爱。那是我第一次写字,是姥爷,那温暖有力、布满茧子的大手,教着我您写起来也很吃力的字。一起一落,一顿一挫,一升一平,一滑一撤。就这样我认识了无数的字。记得那次我淘气,把您教过的“五”写成了“五条横”,您又笑了,依然是那样慈祥、和蔼。您凑上前去,用双斜线把“五条横”划去,又一笔一划、认真仔细、缓慢地重复着“五”的笔画,那时我第一次看清楚了您的脸庞:粗糙蜡黄,想干牛肉似的,那一道道龟裂的皱纹,一丝丝银白的头发,像被时光老人用岁月的画笔狼藉地画了几道,显得更沧桑了……

周六。已近清明,草木青青,轻泣归来,跪祭坟前。清香一柱,薄酒三杯,和着清风,寄去思念……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呆望着角落里那木制的小亭含泪写下此文。仅以此怀念我的姥爷。

陈琛

3月20日于窗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