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近盛夏的果实
初三 散文 3206字 54人浏览 红蓝紫粉绿

倘若夏天,真的如其所称缺了兴奋点,做到心静如水,也便少了一些话题包括这篇文字。管它清凉还是酷热,我只喝我的稀饭,多少省下几钱买几个西瓜撑至腹鼓,以便冒充各式的老财。遗憾的是,活过几十亿年的它,却比只活了三十多载的我,还心浮气躁,一见新出炉或资深级的局部粉白,立时发起烧来,真正的道貌岸然全无定力。

夏天一发烧,光鲜的便更光鲜,粉白的则更粉白。以此良性循环,形成了一条另类生物链,即夏天发烧----美女招摇----眼球暴凸。由此,在一种不可抗力积极推导和作用下,有了连锁反应:口水猛涨、蝇蚊乱飞、唾沫痰液飞溅。

事情或是如此。据非官方的抽样调查结果表明,一年当中,景色最美的并非春天,而是盛夏。虽说该成果一经口头文本传承,立即引发涨潮般的思想大讨论及种种争论。但矛头所向的,并非对盛夏之美胜阳春之美此结论提出质疑,而是对三伏天爆裂温度计的酷暑持有异议,认为其舒适度委实不如春天的丽日风和宜人。引而伸之,你大可不爱酷热难当,但实在没理由让自己拼命抗拒那份直白的绮丽。每逢盛夏来临,满大街均是流动的花惊艳的色,远比绽放的春天来得芬芳来得鲜活,以至不少性情中人甫一见之下,一忍再忍委实忍不了,眼球蓦地成了扫描仪透视镜探照灯。定力欠佳的,当街便脱落了痴呆呆的眼球。

眼自然是解了馋,但神经系统意犹未尽,若同好酒的尚只是湿了湿唇。于是口水呼啸而来闪亮登场,随处可闻拼命吞咽的声响。据说,当街测定的80分贝噪音中,至少有20分贝属咽吞口水所致。因是据说,所以我未作细究该数据是否准确科学。且不管它,随它咽去。

如果只是放大了瞳孔咽咽口水,盛夏的作为也属稀松、表现平平,尚不能在四时风光中脱颖而出一枝独秀,与时俱进地创造发展其先进性。成就其一百年乃至一万年不久之领导地位的,有赖于其突出的重大贡献----衍生了漫天舞蹈、日夜吟唱赞美诗的群群蚊蝇。它们忘我奉献,为我们的美好生活讴歌,由此完全有理由成为盛夏熠熠生辉的又一亮点。

蚊蝇是个特殊群体,既不讲国策又不搞计划生育,恣情扩编无序繁殖,占用了许多宝贵资源。而其是否与暑热“花开”具有直接或间接的关连,不敢妄自菲薄妄下结论。事出有因,盖此已远远超出我的知识结构和研究范畴。但与吞咽口水时不意间喷出的唾沫,以及高产的瓜果皮和发馊的白斩鸡、盐水鸭、红烧肉等等细菌源,乃至腥味臭味香味等等味,有所关系,也未可知,值得进一步研究。总之,人心不古,蚊蝇亦然,它们在盛夏过于招摇,一点策略、纪律也没有,以至达到人神共羡之愤之的地步。因此,集中人力、物力、财力,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专项整治打击其嚣张气焰,尤为必要,意义重大。只要上下思想统一、认识提高、领导到位、措施明确、责任细化,下大力气狠抓落实并坚持标本兼治、长效管理,我们完全有信心、有能力将其一一绳之于法,使其学会中庸之道保持低调的亮与丽。

不过,再严密的方案,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出现一二漏网蚊蝇,也是合乎情理在所难免。好比我们常开展的诸多战役,谁见一役建功一劳永逸?所以只好一役再役。缘此,我们除了丰收盛夏的局部粉白,更有买一赠十的惊喜----乐颠颠的蚊蝇。

一般而言,蚊蝇颇好追腥逐臭。若是腥臭丰肥,自然团结一心同心同德荣辱与共生死相依。由此层层叠叠,场面颇为壮观。倘若你我的审美观不够健康向上,视之,心中难免添堵。肠胃不太顺当的,不定频频蠕动浓缩了汹涌口水之精华即刻成痰四溅纷飞,个别极致者更有可能当场作呕起来。如此一来,美丽城市添了新的深度污染。

必须严肃地指出,随处飞沫吐痰呕吐与随地大小便一样,都是极不应该的,令人很生气,后果挺严重。这种行为,引用有关部门发表在媒体上斩钉截铁的论断:“可见一部分市民素质极为低下!为此,深入推进文明城市创建活动不断掀起新高潮,必须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切实抓好全民的素质教育尤其是公德教育。”

实事求是地讲,这段话实在是震聋发聩、发人深省,所谓一句顶过一万句。反复学习认真领会把握其精神实质后,本人决心与有关部门保持高度一致,以实际行动拥护之支持之鼓励之。不想,实践中遇到一个愚以为迫需研究解决的实际困难,即唾沫往哪喷痰液往哪吐恶心往哪呕?

浪漫地乐观地客观地看,这个困难其实算不上困难,甚至将其视之为困难,本身就甚为可笑,很是滑稽,十足的弱智!只要大脑不少弦,连三岁的孩童都知道唾沫痰液犯呕往痰盂里吐。如果没有痰盂,吐在垃圾桶里,也是可以。问题的关键是,痰盂街头巷尾有没有?垃圾桶的摆放密度,是否足够承受唾沫痰液呕吐物蠢蠢欲动的强度和紧迫感?倘若两者不够协调或根本不协调,怎么办?

针对这一“发展的前进中的矛盾”、精神文明率先奔小康次次高潮中不值一提的“问题”,在未摆上有关部门的工作日程列入议事事项之前,本人本着顾全大局的原则,惮精竭虑牺牲小我,广泛调查集中民意,形成解决飞唾沫吐痰液呕残食问题的两条良策:一、发扬克己奉公、艰苦奋斗精神,但凡上述洁与不洁等物,能忍则忍,实在忍不了的,如眼见美女时咽口水一般,一咽了之。二、光大自力更生、愚公移山精神,每逢外出尤其在车站、主干道、街心公园、大型商场外等城市文明重要窗口,人人自备优质胶袋一只(肠胃虚弱者可适当提高配备标准),以便及时集纳污染物,一袋了之。如此,一来保证了城市的整洁度、文明度、亮丽度,二来拉动了内需扩大了消费助长了gdb 的攀升,三来多少能断些蚊蝇的小吃甜点,避免其因此任意扩张恶性循环。

一度,愚以为这两条良策,具有较高的科学性和可操作性。但经试点一段时间后,新的矛盾、困难和问题接踵而来。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方面:首先,一咽了之的朴素想法,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生活需求,构成突出矛盾。受其影响,各大中小医院患者明显增多,症状大体相同,盖因一咽了之所致,轻则局部感染引发并发症,重者肺部积痰过多呼吸道严重不畅一命呜呼。更有甚者,少数市民因神经较脆弱,不堪腹中回收欲吐之物,竟成了精神病。尤为严重的是,医疗费用开支的急剧增长突飞猛进,直接造成部分市民生活水平的直线下滑。其次,一袋了之的传统理念,与人民群众日益提高的审美观点,形成现实矛盾。据参与试点工作的志愿者一分为二地反映,在胶袋未发挥作用之前,矛盾是不存在的。但在胶袋大显身手之后,手上提着它穿街过市走上百多米乃至一、二公里,很是不雅。尤其是在眼球暴突与美女狭路相逢、零距离接触时,甚为尴尬有伤瞻仰。此外,一袋了之不仅使环卫工人辛勤工作时的恶心系数创下新高,同时提升了白色污染的覆盖率,并制造了城市美景新的不谐之音。

由此看,两条良策可谓弊大于利,效果很不理想,大大低于我的期望值。这一结果,是我最不愿看到的。良策夭折,问题便重新回到了原点----唾沫往哪喷痰液往哪吐恶心往哪呕?鉴于我的智力与能力,我唯有静心等待有关部门,在一浪胜一浪突击创建迎检高潮之余,认真开几次理论研讨会,得出痰盂、垃圾桶等卫生设施状况与精神文明建设成果同步发展这一重大研讨成果来,据此精心制定《关于进一步完善城市文明创建硬件设施的报告》并附经费预

算明细表,随后派员赴外考察认证,把痰盂买回来、垃圾桶相对科学地摆起来。

在此之前,为不影响市容,本人作出一个痛苦无比高尚无比的决定:请假在家坚决不外出。至于因此错过了一季的景色,不提也罢。“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盛夏作狗熊。”没有今天的委屈,那有明日吐痰的从容?可以理解的。

如此,也应算是垂先率范为民造福吧?也应跻身文明标兵之列吧?能否在报上有字屏间有影空中有声,我不妨气定神闲拭目以待。

当然,行文至此,我确有义务作出一点解释或说补述:随地飞沫吐痰作呕,其实与盛夏无关,与盛夏的大街小巷也无关,与盛夏大街小巷中夺目的色香、滔滔的口水,更是无关。若实在要找个背黑锅的,不妨把帐记到致使蚊蝇丰肥的有关部门头上。他们,为何当街流过口水溅过唾沫吐过痰作过呕后,又肆意喷出一股质本污来还污去的口水?

而事实上,这缤纷的盛夏,又岂止只是这股口水,在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