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真好
初一 散文 695字 3435人浏览 aqx789

有你真好

凛冽的寒夜中,风也打着卷,随风而起的枯叶被狠狠地摔在了远方,苍茫月下的星斗,仿佛在对着浪子痴笑,明月下的可人儿,你是否在沉思?想着想着,有你真好。

“穿上吧,别冻了”爷爷拿出一件大衣,颤抖着向我走过来,筋脉突兀的手上布满了岁月沧桑的回忆,一张饱经风霜的沟壑的老脸,佝偻着那再也挺不起来的脊背,充满着血丝的眼球,凌乱不堪的头后站着几根再也掉不下去的头发,一步一颤着,蹒跚地踱来,“先放在那里吧”我指了指沙发,爷爷又像安了发条的机器人一般走了过去。路虽不长,但是爷爷走了好久,走一步,再走一步,好长时间后,没有动静了,我向后一看,爷爷走了,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涌上了一种莫名的失落。

我还在轻轻地倚着窗,凝望着飞珠碎玉的月光,一缕又一缕,玉洁又明亮,那飞星间倒挂的玉轮。不知也是否像我这样的惆怅,那月宫上的嫦娥,莫非也如此彷徨?我呐喊,我丧失希望,我低吟,礼魂国殇。“唉算了吧。”我对自己说,然后躺在床上,进入梦乡。

洁亮的光洒进房内,门吱呀一声然后就被打开了,爷爷踩着那给力的步伐一步又一步地踱过来了,“又踹被子了。”老人艰难吃力地踱过来,疾速又笨拙,尽量不发出一丁点儿声音,生怕吵醒了孙子,来到床边时,我已经醒了,朦朦胧胧中,皎洁的月光撒向屋内,照在老人孱弱的身上,老人弓下腰,双手尽量轻地挪动着被子,动作缓慢但又很费力,静悄悄的,我竟听到了老人的汗滴滑落到地上的声音,那时,我一下子就茫然了……

爷爷走了,仍然是踱了回去,仍然是轻轻地打来了门……

爷爷走了,终于是走了,再也回不来了,漂亮的玉盘仍在挂着,皎洁的月光仍旧洒向天际,只是少了那一个人,后人茫然遥望月,不知此月照古人。有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