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槐花饼
初二 散文 854字 265人浏览 好厉害80

自然万物皆为可用之材,大自然造就万物必然有其独到之处。如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脾气、性格皆有不同之处。我爱槐花,每到四五月份就是槐花花期到来之际,一串串洁白的槐花缀满枝头,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素雅的清香,沁人心脾。古代就有描写槐花的诗歌,比如:“袅袅秋风多,槐花半成实”(白居易《秋日》),“风舞槐花落御沟,终南山色入城秋”(子兰《长安早秋》)。然而更让我难忘的是母亲的槐花饼。

小时候我们家院子外面是一个小池塘,我们那里小池塘叫做“湾”。湾的边上就长着几棵槐树,老人们说槐树是住着神仙的,无故不得砍伐,时间久了越发的粗壮、繁盛。每到花期的时候,缀满枝头的槐花将树枝都坠的弯了下来。

槐花饼要捡槐花花蕊刚刚长大,即将要开的时候采摘,那样的花蕊饱满多汁。槐花还可以入药,具有清热、凉血、止血、降血压的功效。儿时和小伙伴们常常采摘槐花,就这样放进嘴里,淡淡清香的汁液微微的带着那么点苦涩,槐花性凉,不宜多食,尤其脾胃虚寒的人。采摘好的槐花放入开水中焯2分钟,捞出来后在清水中浸泡半天以上,中间要换几次水,最后捞出,挤干水份。然后就是和面了,要用玉米面和大豆面加上鸡蛋、糖、盐和小苏打,添水拌匀后反复揣面,最后放入槐花,锅里刷层薄油,小火细细的煎。不一会,香味就出来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每当母亲做槐花饼的时候,我就在一边看,饼一入锅,那口水就流出来了,站在锅边眼巴巴的看着,等第一面呈现金黄色的时候,就有些忍不住了。母亲总是将第一个给我吃,就这么直接从锅里拿出来,边两手交换着拿,边吹气,迫不及待的咬上一口,酥软可口,鸡蛋和面的香味合着槐香杂糅在一起,让我恨不得连舌头都吞下肚去。

时光易逝,眨眼间我已经长大了,为人父了。渐渐的生活越来越好,我已工作了十载有余,母亲渐渐的老了,头发已斑白,岁月总也不肯多停留那么一瞬,槐花饼也已许久未吃过了,但总有一种滋味萦绕心头,挥之不散,许是乡情作祟,年纪渐大,情感却日渐丰富,满满当当的日程里,惭愧消不去,为人子女,却从未给母亲端过一次洗脚水,亡羊补牢尚未晚也,就从今起开始做吧!我暗暗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