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十五随笔
五年级 记叙文 1243字 353人浏览 西北民大张继元

正月十五随笔

昨天晚上,不知道是喝茶的缘故,还是因为正月十五晚上放烟火的闹声,躺在床上一直不能入睡。想想时间过的真的很快,春节已经完全彻底的结束了,冬天也已经结束了。

南京的冬天总是觉得过的不习惯,不像冬天的样子,天气不冷,下的雪不大。突然想念小时候过冬天的情况,北风呼呼的刮着,雪花从院子里顺着风往房间里吹,虽然房间往往在冬天的时候挂的是厚厚的布帘子,但是雪花还能够透过门帘的缝隙吹进来,房间里生着炉子,是自己父亲做的土炉子,炉子里火烧的通红,煤炭的火苗在炉膛中跳跃着,红红的火舌舔着热水壶的底面,壶内的水吱吱的响着,在炉子边我们几个孩子或者玩耍,或者看书,或者看奶奶纺棉花,纺车呜呜的转着,我有时候也过去转几下,弄乱了奶奶的活计。奶奶就训斥说,别玩了,等会儿给你拿点糖果吃,我就乖乖的听话呆在一边。等待院子里的雪下的很厚了,就和几个小朋友去滚雪球玩。那个时候的雪感觉真的好大啊,好像有十几公分二十公分厚的样子,但是在家里和家门口不好玩,因为大人们不停的打扫院子里和门口的雪,让我们滚雪球没了资源。于是乎我们就到学校里或者麦秸场去滚雪球,记得一次的到学校里的,那时候我们的小学很破很小,学校的校门和我们家的门大小差不多,门口的门洞里有两个石狮子,好事的大年纪同学总是两腿分开站在石狮上,让小年纪的同学从他的裆下钻过去。我有次气不过和他们打过一次架,当然的以失败告终了。我们到了学校的操场,白皑皑的一大片,因为放假的缘故,一个足迹都没有,感觉真的好爽啊,仿佛一个偌大的画布,任由我们书写,于是打雪仗啊,堆雪人啊,两只脚叠着慢慢退着走,印出的痕迹像是拖拉机轮胎的样子,最后滚的最大的雪球几乎和我们的个子一般高了,就使劲的推啊推啊,一直推到学校门口,从里面把学校的门给堵住了,想要再推开可难了,因为出不去了,于是就从学校的墙上爬出去,但是这个时候却不想把雪球推开了,就任由它堵在门口吧,总之天气暖和的时候会化掉的。就又到麦秸场去玩。

又想起和妻有一次相见也是在冬天的晚上,是在老家,在她家门口不远的巷子里,天气很冷,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但是也许是农村空气好的缘故吧,满天繁星,而且很亮很亮,在深邃的天空中眨着眼睛。我已经不记得当时和妻说的什么话了,唯有记得是我和她紧紧相拥,农村的人晚上上床很早的,因此在路

上没有人,我和她在一起,没有说什么话,就站的那里,拥抱在一起,很安静很安静,能够听见两个人的心的咚咚的跳,整个时间仿佛凝固了,整个世界仿佛不复存在了,忘掉了一切的事情,美好的时光,真希望永留。浮士德对靡非斯特说:“你真美啊,请停留一下!”。我也希望如是说。

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还要前行,想想自己是生命长河中的一个旅人,边走边看,有美好如画的风景,也有艰险无比的路途,只要坚定一个心,就一定要完成自己的旅程。We all have our cross to bear,我扛着自己的背负,势必艰难前行。回想过去,看看将来,不能做像乱世佳人中的阿希礼一般。 何日放马南山,溪边卧看浮云。

周军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