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只是幻影作文
初一 散文 4196字 63人浏览 做得问心无愧

2002年最后的一个月,我还是在劫难逃般的生活。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离开这个南方都市。虽然没有经历过流离失所,浮光泛宅的漂泊生活,但是心里却无限向往和喜欢。

书桌上凌乱不堪的书和杂志,几支蓝色和黑色的圆珠笔。有几张写有潦草字迹被污染过的白色纸张。是我在烦乱郁闷的时候记下来的文字。然后把他们放在手中揉得皱碎。像一张张曾经在身旁相擦而过的陌生脸孔,消失了。永远。

这里是我写作和学习的地方。

雪白色的墙上挂着木头相框,都是我小时候的照片。一直是个不喜欢照相的人,所以曾经自己的那张熟悉幼稚的脸蛋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像是在大雾里看那些有麻木神情的人。几近发黄的相片是五岁前的样子。最旧的一张依稀的看到出世不久的我。有稚气的笑容,看上十分可爱。只是一个很陌生的孩子,我已经不认识他了。

一切都已经逝去。

那些都是模糊的片段。偶尔还在心里闪烁。

12月是一段平静的日子。我仿如往常一样上学和放学。在街道上看陌生蠢动的人群。在悠闲的时候看蓝盈盈的天空,在大风中吹得迅速飘动的云层。但是天气比起往年特别的冷。我很希望可以再冷一些,因为那样或许会下雪。一直很想看看雪花飘落的样子。但是没有。从来。

一个夜晚,我独自看了一部外语片电影。《美丽有罪》。片名让人觉得有一种阴郁和沉沦的美丽感。内容是一个颓废的故事。像一部在黑暗中阅读的经典小说,里面有疼痛跳动的文字,和不容易理解的情节。仿佛是一朵鲜艳诡异的花朵在夜里颓败。只是一瞬间,所以才显得美丽。然后在那个晚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清晨的时候,看见窗外有抚媚的熹微的阳光。很早起身。放了westlife 的歌曲。有激烈的摇滚,抒情的音调,在房间迂回徘徊。然后洗嗽。

我拿出两个鸡蛋,给自己做了一份早餐。倒了一杯清水,从冰箱里拿出已经僵硬的冰凌放下。吃完了早餐,我独自去跑山。在山的两旁,一边是翠绿潋滟的湖水,在风中有轻轻涟漪。另一边是种满山茶的灌木丛林。十二月天,它们依然油绿。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丝毫没有冬天的那种凄深颓唐。

山上有一个山泉。有清澈透明的泉水,很干净。冬天很暖和,夏天就变得格外清凉。泉水每天都不停的从泉眼中流泻出来。跑山的人喜欢在这里休憩和喝这样酣甜的泉水。 在山顶上,我挑了一块很大的平坦的石头,然后躺了下来。冬日的阳光像是一把温暖的火把,肆无忌惮地泻在我身上。我开始觉得暖和。绿色的大片叶子在温暖的阳光中轻轻的摇曳着。能看见几乎透明细碎的脉络。我仿佛听到它们像一群哭闹的孩子因为得到了糖而变得欢乐的快活笑声。一切都是这么美好。

渐渐的习惯了睡眠时间的减少。有时候静静地对着窗外黑暗的天空,还有很大片的云朵。就这样寂寞的看着。可以想很多的事情。快乐的,忧伤的。在深夜和凌晨,我才是清醒和安静的。可以放一些小声的古典音乐,都是一些哀怨美丽的流水音乐。没有一定的曲目。但最喜欢听的是richard clayderman 的小提琴和钢琴合奏的《lyphard melodie 》,这首只适合深夜聆听的旋律。听《romeo &julia 》和《love is blue》的时候,让疼痛包围。

不快乐的时候,会一杯一杯地把冰冷的清水喝去下。在这些冬天寒冷的深夜里,让冰冷把自己埋没。寒冷的感觉会让人暂时遗忘悲伤和忧愁。这样安全寂寞的感觉很好。 起想在那个深夜里,我走在沉寂人已稀少的大街上。前面有一对很年轻男方,就这样旁若无人的接吻。我静静的放缓了脚步,嘴角带有一丝微笑的看着他们。女孩像一朵诡异的花朵,在这个夜里盛开。我在想,他们很温暖。

那个我爱的女孩在那里?

然后他们走了,男孩从身上脱落下大衣,轻轻的披上女孩的身上。她就是这么幸福

的笑着。

我想起了在远方的她,或许还在等我。

安妮宝贝的《告别薇安》让我看到了绝望。

想看更绝望的文字。想看杜拉斯的《情人》。在不同的书店里寻找了很久,依然不见。我想,有的事情就是这样,当然你寻找的时候,无论你如何用心,不管你怎么心切,它总是喜欢躲起来。我不找了,一切随缘吧。

周末的时候和很多朋友聚在一起。他们都是和我一样,是充满年轻气息的孩子。他们的笑容又是那么真切。让人联想到空旷的蓝天,有明媚悦目的阳光。

习惯性的把真正的自己隐藏起来,不给他们看到我忧郁的神色。在别人面前,我的笑容变得很灿烂,像一个没有烦恼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能依赖这样生存下去。面具是自己随时可以带上的笑脸。他们能了解我的,也只有这些而已,看到的也只是我的外表。 让安全将自己垄断。

吃食物的时候,我给自己加了很多的芥辣,因为想让眼眶有潮湿的理由。辛辣熏鼻的气息呛上了眼睛,迷糊不清的一刹那,我看到那个离我很远的女孩。远到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遇。爱情只是如此,因为距离而变得美丽。因为短暂才绚丽。

他们对着我笑,然后我也笑了,像一个在哭的时候被逗笑的孩子。笑是掩饰我泪水真正的意义。但是他们不知道。

世俗的人们眼中,男人流泪只能代表是一种懦弱。

快乐热闹场面是有的,只是我不太喜欢这样喧嚣空洞的场合。记得那天晚上有个朋友乐队在文化广场演唱。广场中央搭着一个临时的棚架。上面摆放着架子鼓,电吉他,电子琴和麦克风……很多能发出激烈声响的乐器。我坐棚架的一个角落,暗自观望。他告诉我,他们的乐队成立不久,这是他们第一次公开演出。我看到两个很年轻的鼓手,和电子琴手,大约只有十四,五岁,英俊的容颜。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都是年轻的女孩和男孩。他们穿着入流时尚的衣服,手中拿着荧光的棒子左右摇曳。浑浊的空气中夹杂着他们快活的笑声和缓呼声。然后我听到beyond 的经典老歌。是曾经熟习的旋律,但是身边没有了那些旧往相关的人。一切都只是徒然而已。

我们都在等待时间的冷却。但是我们发现,根本没有东西能停留下来。

曲终人散,任何掌声都已经没有意义。我的心依然觉得寒冷。仿佛家里的那些没有方向的热带鱼,只能不时的碰撞。伤痕累累。目光游离。

在回家的时候,我问自己,快乐是什么?是让热闹和喧叫把自己包围,还是挤出忘怀的微笑。我始终忧郁,我始终忧愁。靡丽的只是夜晚开放的花朵。悠然的只是玻璃框中的热带鱼。我与它们无关。爱情的火焰开始时很温暖,末了就会慢慢冷灭。下过雨后的树木的清新不会永恒。偶尔来的快乐,会很快消失。

想起棉棉说的一句话。她说,很多作家都有忧郁症。因为他们写作。网络上很多人都是因为忧郁而选择用写作来释放他们那份伤感和忧愁。这是埋没和缓解疼痛的途径。就像宿命一样,进入网络的忧郁男人,会把心里隐藏真实的那个地方,打开一个缺口,离开了就会关上。他们只能在虚拟的世界看到那个真正的自己。

这是时空中的一个洞,间歇性的开启和关闭。

我想,在身边也可以有一个我爱的女孩。不需要很美丽。她会有一把漆黑明亮的长发。清澈慧黠的眼睛。喜欢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说话,然后会有温和天真的笑容。又或者就这样安静的陪着我沉默不语。冷的时候我会拥抱过她的身躯。感受彼此的温度在传输。希望她像温暖的阳光,能把我心里黯淡沉寂的地方唤醒。

我不清楚那些没有来由的爱情。就像我在花市中闻不清那些浑浊交错的香味。 一个比我小一岁的陌生女孩,有精致的五官和洁白的牙齿。她对着我腼腆的说,我

喜欢你,声音很小。时光在我心中凝滞,我发现我的心原来还是一样的平伏安静。我含糊的望了望她那低下来的头,我们可以做朋友,我微笑着说。然后我从她的面前擦肩而过, 不回头。 朋友说我眼光太高了,所以注定要孤独一人。我笑了又笑,我眼光就是这样高,我回答了他。但我在心里是这样回答给自己听的,我不喜欢玩暧昧不清的爱情游戏,爱情只是一朵可以摘取,又很快颓败的花朵。爱情让人觉得前方的路模糊不清,摔了一交,然后疼痛,久了变得麻木。

爱情,一个朦胧而美丽的词语。就如同夕阳一样,美丽而短暂。我总是恨,夜晚太短,我总是恨,日间太长。我总是发现,我们爱的方向原来是相反,我们的追求不同。 很清楚的记得, 那天走出了学校, 看到黯淡昏红的天空正下着细雨。大风把雨丝吹得相互交横,凌乱的渗透在一起。我好像是失去了方向的鸟儿,只能惊慌的停留。不知所措。生活总是这样,约束我们的东西太多。我们总是会发现,原来我们从来就没有得到过自由。偶尔的一瞬间,你和我都是笼中的宠物被放出来的一刻。

我突然的冲到大街上奔跑了起来。在这冬天的季节,冷冽的风和雨水向我拥来,从耳边呼啸而过。我不知道跑了多久,我终于在家门外停了下来,然后昏眩地倒下。那一刻,我想如果我死去,我会宁谧地走,不会有太多的忧愁和疼痛。不再回首以往。

很多事情都是发生在夜里。寒冷的夜晚,没有瞬间美丽绽开的烟花。一切都是黑暗。抚摸自己的手指,发现他原来很寂寞寒冷。

有一个晚上,我在一个偏僻的论坛和一个男人吵架。我不知道为什么恼恨的火焰会如此的旺盛。我常常告戒自己不要轻易的动气。我和他吵了几句就下线了。洗澡的时候,当温和的水从花洒中喷出来以后,浴室烟雾弥漫,我感觉到很空虚。就像脱了水的鱼一样,面临着难受的死亡。心里的血液好象快要干涸了。

我想起了收到的那封信,有熟悉字迹的信。里面有支离破碎的文字和内容。勉强读完了以后,我的心里就开始疼痛烧灼,那道已经慢慢愈合的伤口又在心中迸裂。

在我眼中,香烟和酒精都是肮脏的物质。。它们能让人温暖,暂时忘记烦恼。但我不愿意去触摸它们,所以我想让寒冷把自己折磨。于是我按下了冷水的开关。然后像冰一样刺骨的水从身上落下。我觉得快要窒息似的,急促的大力喘着气。我的牙齿在咯咯的碰响着。很清脆的撞击声。我看到镜子里面有一张麻木冷酷的脸。没有表情。颜色苍白。神情憔悴。像台风来临前的天空,惨淡。然后我的眼泪就这样掉了这来。温暖的泪水和没有温度的清水顺着脸颊滑落。孰是泪水孰是清水已经分不清了,依稀尝到那种苦涩的咸味。像已经冲淡悲哀往事,回忆起来依然有伤感的滋味。经岁月踏过的生绣的铁还是一样尖利。我提起拳头在镶着陶瓷的墙上狠狠的捶了一拳。剧痛和寒冷让我清醒过来。然后回到了房间,我不开灯。让黑暗把自己吞噬,像黑洞一样和我消融在一起。阴冷和岑寂,始终容颜落寞。我在混混沌沌的哭泣中睡着了……

曾经的 过去了

未来的 像幻影

除了手中颓败的花朵

留下了浓郁的芬芳

我们原来什么都没有

2002年最后一个月,已经过去了。时光只是留下了一道永远不会愈合的伤口给我,然后走了。永远。

一切都是幻影。

时光只是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