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青春期的作文
初一 散文 2259字 1952人浏览 朴酬未本店

关于青春期的作文 青春期的鸢尾花连衣裙 一 钟绮夏经常指着我的鼻子说:“乔尹尹,你不懂生活。”我怎么就不懂生活了?要说吃的方面,我可比钟绮夏强着呢!钟绮夏从来都是蔬菜水果样样不挑;我呢,偏爱重口味,喜欢大口大口地吃肉,够爷们儿。要说性格方面,钟绮夏从来都是轻声细语,举止优雅大方;我呢,性格豪爽,大嗓门发出来的分贝足以晃到地动山摇,也可以潇洒地飙一曲《青藏高原》。要说身高,钟绮夏也没我精华,修长的身材穿上迷你裙经常惹得口哨声频频;我嘛,足足矮她半个头,浓缩就是精华,果然没错。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说我不懂生活。 不知为何,我偏偏很喜欢钟绮夏。看着她水灵眸子,浅浅酒窝,心里竟会莫名其妙地清净。 二 这次月考,我的成绩很不理想,但这并不影响我积极向上的人生观。我倚在走廊的栏杆上,享受阳光密密麻麻的亲吻。转过头时撞到了一个人,那人问我:“你是重点班的乔尹尹?” 我猛地弹起来,揉着眼睛抬起头看。那个人的眸子如初雪融化般晶莹剔透,嘴巴弯成好看的弧度,头发被阳光照耀成金色,十分可爱。 让我崩溃的是下一句话:“传说你的成绩是重点班的倒数,不过在艺术班却是第一呢。”我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嘴巴张成O 字形,我警惕地问:“你是谁?” 他一脸得意地说:“我是艺术班的俞远,唉,每次年级公告栏放榜,你的分数都跟我差不多,身在重点班的你可真够丢人的,不如转到我们班吧,怎么样?我好久都没遇到对手了。” 我叹了口气,然后用高分贝的音量吼道:“你小子活腻了,我才不会为了你的挑战而自毁前途,白痴!” 俞远一边咧着嘴角笑,一边弯下身来伏在我耳边说:“其实你很有画画的天分哦,我的建议也是为你好嘛。” 真是莫明其妙!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等等,刚刚他说什么来着?我很有画画的天分?难道他见过? 三 杂货间的墙上依旧挂着那幅临摹塞尚的水粉画,颜色十分温暖,是我喜欢的色调。伸手触摸一下,灰尘扑簌簌地往下掉,我咬了咬牙看着它说:“是的,我讨厌画画。”然后不再看它一眼。 我看见钟绮夏穿着英伦风线织衫配深色的牛仔裤,浅笑吟吟。我用手肘推推她揶揄道:“你穿这么好看,是要给哪位帅哥看吗?” 钟绮夏笑不露齿道:“你不觉得艺术班的俞远很帅吗?画得一手好画,听说还得过很多奖呢。” 什么?她说谁来着?俞远,我迅速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这个名字。天,是那个莫名其妙的小子!我拉过钟绮夏说:“喂,醒醒,那家伙不是什么善人!” 电石火花之间,钟绮夏的锐利眼神射向我:“你认识?” 我立马像个拨浪鼓似的摇头。钟绮夏弯嘴笑道:“乔尹尹,我记得你也会画画呢,反正你这成绩也别指望上什么好大学了,不如你帮我做间谍,我请你吃涮羊肉?”我撇撇嘴道:“你怎么说这样的话?

(作文大全 )

严重伤害到我的自尊心了,本姑娘绝不为五斗米折腰。” 此时此刻,我的心狠狠地颤抖了一下。我又想起了那年那个冰冷的声音:“学什么画画,家里没那么多钱赔进你的画里。”这句话就像冰冷的水,彻底浇灭了我心里那团燃烧的火焰。 四 不知不觉中,我踱着步子来到了学校的画室,墙的四周挂着许多作品,我的目光终于停在一幅速写作品上。画中的女孩子提着竹篮踩在青石板路上,周围是有些破旧的老屋,线条十分流畅,连女孩微微颦眉的姿态都表现得淋漓尽致,整个画面十分和谐。 “你来画室做什么呢?”有个声音响起。我转身发现角落里坐着一个人,左手托着色彩斑斓的调色盘。他抬起头来冲我微笑,是俞远。我吞吞吐吐道:“我、我只是路过这里,进来看一下,又没看你的画„„”我突然停住了,因为我的目光落在那幅画右下角的署名上:俞远。 我还未转身他已经走到我身边,弯下身来,阳光不小心流进他琥珀色的眼眸中,煞是好看。我结巴了:“你、你的画也就那样。” 他挠挠头发,说:“哦,既然这样,乔尹尹你来露两手,我‘洗眼恭看’。”说罢他把我推到他的画板前,铺好了干净的纸张。 我愣住,豆大的眼泪毫无预兆地砸下来。 他似乎慌了,急忙用手胡乱地替我擦着,说:“不画就不画嘛,你哭什么呀?” 我丢掉手中的铅笔,慌忙跑出去了。 五 钟绮夏见到

我时,哈哈大笑,说:“乔尹尹,就算你不懂得生活,也不能这样糟蹋自己啊。”我一头雾水,直到钟绮夏递给我一面小镜子,我才看到自己的脸上竟有一块块鲜艳的颜料,简直可以用“滑稽”来形容。该死的俞远,刚才趁机把手上的脏颜料擦在我脸上,我还晃悠悠地在校园里逛了一圈,怪不得今天回头率大增„„ 钟绮夏推推我说:“刚刚看俞远的作品在文化节上展览呢!没想到人那么好看,画也那么好看。”我撇撇嘴道:“有什么好看的。”说这句话时,我心虚了。 伸进口袋的手死死地揪着那张已经皱巴巴的成绩单,我想起了钟绮夏之前说过的话,确实,以这样的成绩考不上什么好大学。 回到家,妈妈意外地没有询问我的成绩。她喝了一口水说:“尹尹,你想不想学画画?”我怔住。妈妈继续说:“其实我见过你对着杂货间的画一直掉眼泪,过去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我才不让你学画画的,现在爸爸妈妈都有新工作了,如果你有信心学好,我同意你转班。” 我犹豫了良久,终于点头说:“我有信心。” 一周后,我从重点班转到了艺术班。再次见到俞远,他依旧对我没心没肺地坏笑,像夕阳的余晖从他的眼里一点一滴地溢出来,让人怦然心动。我时常摸着脑袋想这家伙是不是上辈子积德了,竟生得这么一张魅惑众生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