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声音例文
初三 记叙文 6163字 391人浏览 xypjj123

听听那冷雨 片段

雨打在树上和瓦上,韵律都清脆可听。尤其是铿铿敲在屋瓦上,那古老的音乐,属于中国。王禹稱在黄冈,破如椽的大竹为屋。据说住在竹楼里面,急雨声如瀑布,密雪声比碎玉,而无论鼓琴,咏诗,下棋,投壶,共鸣的效果都特别好。这样岂不像是住在竹筒里,任何细脆的声响,怕都会加倍夸大,反而令人耳朵过敏吧。

雨天的屋瓦,浮漾湿湿的流光,灰而温柔,迎光则微明,背光则幽黯,对于视觉,是一种低沉的安慰。至于雨敲在鳞鳞千瓣的瓦上,由远而近,轻轻重重轻轻,夹着一股股的细流沿瓦槽与屋檐潺潺泻下,各种敲击音与滑音密织成网,谁的千指百指在按摩耳轮。“下雨了”,温柔的灰美人来了,她冰冰的纤手在屋顶拂弄着无数的黑键啊灰键,把晌午

一下子奏成了黄昏。 在古老的大陆上,千屋万户是如此。二十多年前,初来这岛上,日式的瓦屋亦是如此。先是天黯了下来,城市像罩在一块巨幅的毛玻璃里,阴影在户内延长复加深。然后凉凉的水意弥漫在空间,风自每一个角落里旋起,感觉得到,每一个屋顶上呼吸沉重都覆着灰云。雨来了,最轻的敲打乐敲打这城市。苍茫的屋顶,远远

近近,一张张敲过去,古老的琴,那细细密密的节奏,单调里自有一种柔婉与亲切,滴滴点点滴滴,似幻似真,若孩时在摇篮里,一曲耳熟的童谣摇摇欲睡,母亲吟哦鼻音与喉音。或是在江南的泽国水乡,一大筐绿油油的桑叶被噬于千百头蚕,细细琐琐屑屑,口器与口器咀咀嚼嚼。雨来了,雨来的时候瓦这幺说,一片瓦说千亿片瓦说,说轻轻地奏吧

沉沉地弹,徐徐地叩吧挞挞地敲,间间歇歇敲一个雨季,即兴演奏从惊蛰到清明,在零落的坟上冷冷奏挽歌,一片瓦吟千亿片瓦吟。

在旧式的古屋里听雨,听四月,霏霏不绝的黄梅雨,朝夕不断,旬月绵延,湿黏黏的苔藓从石阶下一直侵到舌底,心底。到七月,听台风台雨在古屋顶一夜盲奏,千层海底的热浪沸沸被狂风挟持,

掀翻整个太平洋只为向他的矮屋檐重重压下,整个海在他的蝎壳上哗哗泻过。不然便是雷雨夜,白烟一般的纱帐里听羯鼓一通又一通,滔天的暴雨滂滂沛沛扑来,强劲的电琵琶忐忐忑忑忐忑忑,弹动屋瓦的惊悸腾腾欲掀起。不然便是斜斜的西北雨斜斜刷在窗玻璃上,鞭在墙上打在阔大的芭蕉叶上,一阵寒潮泻过,秋意便弥漫旧式的庭院了。

因为雨是最最原始的敲打乐从记忆的彼端敲起。瓦是最最低沉的乐器灰蒙蒙的温柔覆盖着听雨的人,瓦是音乐的雨伞撑起。但不久公寓的时代来临,台北你怎么一下子长高了,瓦的音乐竟成了绝响。千片万片的瓦翩翩,美丽的灰蝴蝶纷纷飞走,飞入历史的记忆。现在雨下下来下在水泥的屋顶和墙上,没有音韵的雨季。树也砍光了,那月桂,那

枫树,柳树和擎天的巨椰,雨来的时候不再有丛叶嘈嘈切切,闪动湿湿的绿光迎接。鸟声减了啾啾,蛙声沉了咯咯,秋天的虫吟也减了唧唧。七十年代的台北不需要这些,一个乐队接一个乐队便遣散尽了。要听鸡叫,只有去诗经的韵里找。现在只剩下一张黑白片,黑白的默片。

有一种声音(生活的细碎经历与体验)

语文课前演讲完毕后,台下想起了一阵掌声,而我似乎从那似曾相识的掌声中,看到了另一幕情景„„

那是个夏天,我刚转学来苏,下午上课时,老师要我上去做个自我介绍,我颇为紧张。仍然记得在那个午后,阳光照进教室,连同窗外的银杏树那斑驳的影子。整个感觉,就像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空气里弥漫着夏天特

有的慵懒味道,知了在放肆地叫着,却始终无法划破这略显沉重的气氛。 我站在讲台前,有点不知所措,台下那一张张陌生的脸,似乎灼烧了我的眼,我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简单而生硬地做完了自我介绍,到最后,竟还有些呜咽了。自始至终,我都不敢看任何一个人的眼睛,也许是不希望大家看到的胆怯吧。

正当我在讲台前不知

如何是好,台下突然响起了一阵掌声,那是给我的掌声!我又瞬间的惊愕,但取而代之的,是滚滚而来的感动。那感动紧紧地包裹着我,而我也确实泪眼朦胧了。我想大声地对大家说一声“谢谢”,可嗓子却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我只能将自己的感谢溶进那深深地鞠躬之中。 或许现在想来有点不可思议,但对于一个孩子,一个人生活在那陌生的环

境中,对方微薄的鼓励与支持,就足以让她有去面对的勇气。掌声,是一种多么鼓舞人心的声音,它是我在那时那刻的精神支柱,即便很多年过去了,那掌声,随同那个温暖的午后,一直都留在我内心深处。

记忆在时光的魔方中翻转颠覆。而今,我仍是坐在一个教室里,窗外偶尔飞过的一两只小鸟,走廊里擦肩而过的路人甲,

老师黑板上密密麻麻的笔记,还有,就是这个不期而至的掌声。在冥想与回忆中,突然都流露出一种恍惚的温馨。这一幕幕似曾相识的镜头,陆陆续续地滑过我的心头,突然有种难过悲伤的情愫。我知道,这感觉,便是怀念。 有一种声音,让我感动,使我怀念。或许,这才是掌声对我而言的真正含义。

有一种声音(历史与文化的深思)

记得寒假的周庄之情,记得周庄之声。这声音使我久久不能平静。

我是怀着高兴之情来周庄的。买完票进去之后,我就傻了眼。一步一个店。店主扯着嗓门使劲地叫卖,好象谁叫得声音大谁就卖得越多,我觉得分外的刺耳。觉得是那么熟悉。 快速地转完了已经变了样子的沈厅,张厅,后

悔之情油然而生。不!不!这不是我想象中的周庄,它本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努力地想象着周庄的样子,但被叫卖声打断了思绪。

“何不坐在小船上想象你的周庄。”妈妈半开玩笑的建议道。

我无奈地点头。谈好价钱,上船,摇船人是一个中年妇女,穿着周庄的传统服装,红花棉袄,蓝布裤子,黑布鞋,只是都

是新的,乘舟于条条河道之间,妇女唱起了歌,突然觉得思绪荡漾开来,我的周庄仿佛又回来了。这吴侬软语婉转悠扬,声音随着船桨荡起的波纹一点一点地散去。这声音与小贩们的叫卖声极不相称,却清新脱俗,当之无愧地成为众多杂音中的主旋律。这时,我只听得见这歌声,其余的声音渐渐散去。

我想到了市区护城

河上也有类似的歌声,只是它太单薄。在市区快节奏的生活环境下,没有人会停下脚步去聆听它,欣赏它,这又是何等的差距啊!

曾几何时,矗立的高楼一座又一座的建立,人们变得更加陌生。小店的老板说着我听不懂的方言,人们越来越冷淡,越来越势利,节奏快得令人窒息,苏州,这还是你吗?难道这就是现代化建设所

带来的悲哀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宁愿说“不”

唉!日趋商业化的周庄也难逃厄运。本土文化受到严重的毁坏,不知道那天籁之音能否留下来,给我的心灵小小的安慰。 有一种声音,它保护着那一方土地,守护着自己的文化。

有一种声音(回忆里的柔软与感动)事物篇

外婆家里,有一台样

式很古旧的缝纫机。占地很大,周身都是黑漆,只是漆已斑驳脱落,只露出点点锈迹。有的地方已经完全起皮,轻轻一碰就“悉悉索索”的掉下来了。不过虽然样子不灵光,但工作起来还是蛮灵活,外婆以前喜欢用它来自制衣裤鞋垫什么的,自得其乐。 每每吃完晚饭,外婆就拿出一匹匹花布,比照着画出的样子量好布,开始工作。外婆先用手往下

扯皮带来带动轮子的转动,再用脚踏板使劲地踩着,缝纫机上的针就一针一针地打下去了,“沙沙”地响,外婆就移动着花布,使花布按照样子变成一件成品,才满意地拿下来进行加工。特别是在夜晚,我已经在床上了,可是外婆依然戴着老花镜在缝纫机前踩着踏板,“航里航里航里航里„„”。一会儿停一会儿歇,伴随着“沙沙”的针打在布上的声音,就

好像摇篮曲,令人想起《天黑黑》里孙燕姿纯纯的声音。如同梦一般的民谣,像倾泻的月光,入水一样的铺满窗口,听着听着,我就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外婆已经笑吟吟地拿着新做的衣服给我看了。 所以从记忆里唯一传来的久违的声音即是此,藏在我小小的梦里。航里航里航里,踏板前后摇摆;航里航里航里,轮轴向前转动;航里航里航里,缝

出了一件件美丽的衣服,也编制了我心中的梦。一台破旧的缝纫机,把儿时的回忆通过那一种声音带给了现在的我,真是令我惊奇。如今用它的人已不在,它也被放置起来,但是那种有节奏感的航里航里的声音却一直保留在一个人的记忆中,这不会让人诧异么?

又忆起儿时,似看到了昏暗的灯光下,外婆在做衣服,已躺在床上的小

娃娃睁眼看着外婆的背影,慢慢的睡着了。而没有其他人知道航里航里的脚踏板的声音却成了我记忆的珍藏。

航里航里航里„„悠远的声音传来,那只古老的缝纫机的那一种声音,我是无法听到了。但是只要记忆还在,那一种声音带来的感动和幸福就还在,就好像外婆还在我身边一样,那样的温馨。

有一种声音 传统饮食篇

“笃笃笃,卖糖粥。”小巷里依稀传来的叫卖声在记忆的脑海中渐渐响起。它好像一条河,对面是无忧的童年,此岸是璀璨的年华,中间流淌的是年年岁岁的记忆。左手倒影,右手年华。年年岁岁,岁岁年年,这种声音始终萦绕心头,静静地,轻轻地,它不断地带来了儿时的记忆。

记忆中的我都是在卖粥人清脆、爽朗的声音中醒来。亲切的声音在小巷中响起时,没有突兀的感觉,只有家家开门的吱吱声,代表了又一天的到来。许多人拿着碗围着卖粥的老人。每当此时,老人的笑声,街坊邻居的夸奖声都会久久回荡于小巷中。直到渐渐飘散,远去。 小时候的我喜欢吃糖粥。粥的米香,夹杂着木桶的木香浮满了我整个童

年。每当那“笃笃笃”的声音刚传入耳朵时,我总会立刻拿着准备好的碗跑出去。现在想起来那速度绝对发挥了我当运动员的所有潜力,看来这潜力就是为吃一碗粥所准备的。也为此,通往吃粥路上的石头,门槛之类的小障碍让我摔碎了许多碗,也因此受到许多批评,却又在粥的香甜中消淡。坐在台阶上,吃着香喷喷的粥,在卖粥人平淡的叫卖声中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日子在叫卖声中远去,淡去,消去。

“一年又过去了。”慵懒的午后,坐在沙发上,手捧着一杯咖啡的我们常常会这样感叹。风轻轻地吹进房间,窗外高楼林立,这是一个铜铁时代。属于我们的那个小时代,那个折纸时代,在慢慢远去。水泥森林的世界,给了我太多的烦躁,却总有一种

声音不断让我记起那个属于我的小时代。极亲极亲,亲的仿佛是回家的路;极静极静,静得仿佛是隔世的音。

“笃笃笃,卖糖粥”„„

有一种声音(家乡 童年 牵绊)

生长在鱼米之乡的江南,总有一种对流水的留恋,喜欢潺潺流水流过小

桥那欢快跃动的声音,喜欢侧耳倾听流水在寂静的夜晚奏出的安详的梦音,很庆幸我生长在江南,能时刻被流水的声音净化,使自己的心灵得到沉淀。

记得小时候,奶奶总到河岸边去洗衣服,而我们总在旁边玩耍,那时的河水很清,奶奶们并排着,用手中的搓衣板把她们带来的衣服在河水中泡一下,用搓衣板和着水的声音把衣服一件件揉搓着,

她们大声地交谈,伴随着这流水的声音,奏成了一曲优美的旋律。

小时候的我们喜欢跟奶奶们一起去洗衣服,因为可以和河水近距离接触,我们喜欢在流动的河水边嬉笑打闹,伴随流水安详的声音,我们疯狂的尖叫,追逐,河水仿佛也在此时变得更有活力与激情。玩累了,我们则在岸边的石头上排成排,脚伸进冰凉的河水中踢水,那

是我们的游戏。哗哗的水声和我们稚嫩的声音,仿佛凝固了时间。此时只有水声和我们,我们融入了这犹如天籁的声响中。

长大后听过很多流水的声音,那瀑布飞流直下的豪迈,那山脚下溪水的灵动„„却依旧独爱水乡的流水,那份恬静与安谧的声音,是最让我魂牵梦绕的。我曾踏上一艘小船,耳边响起了姑苏十二娘的歌声,我静静躺在木板上,

此时船桨拍打河水的声音越发清晰,那哗哗一声又一声,我在朦胧中仿佛回到儿时,那段与水为伴的日子,这流水的声音伴随了我的美梦静静流淌。

有一种声音它即使度过千年也丝毫不会改变,有一种声音它伴随一个小镇千年也丝毫不会动摇。这流水的声音不仅是我儿时的记忆,它更默默守护着小镇的人们上千年,如同一位安详的老人,见证

着这小镇上的变迁与发展,这流水的声音相信都是每个江南人心中最动听的旋律,它如同一个斑白的老人,呼唤着游子归来„„

有一种声音

我在八岁生日那年,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风铃。它的四根细长的不锈钢管组成,下面还挂着一个蓝色玻璃制成的小海

豚。我把它挂在阳台上,每当有风吹过,小海豚便会“游动”起来,带动钢管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那声音悠长清脆,如同天籁之声。好像林中鸟儿悦耳的啁啾,又似深山中溪流与岩石的碰撞。它是清澈通灵的甘泉,直抵我的心田。

记得去年中考失利,我得知成绩后,心理乱作一团,十分烦燥恼怒,甚至把桌上的书全部掀到了地

上。我恨自己发挥失常,恨三年的心血付诸东流。就在我发泄怒火时,风铃不失时机的响了起来,声音依然那么澄澈悦耳,好似一股清泉,逐渐熄灭了我的怒火,冲淡了我的烦恼。我静下心来,分析起了这次考试,认为自己之所以会发挥失常,还是平时的基础不够扎实。虽然中考十分重要,但这一次的失败并不意味着全部的终结。我还有机会重新开

始。在接下来的暑假里,我回顾了初中的重点知识,还对高中的一些内容作了预习,我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还真有风铃的功劳。

还有那一次,我和妈妈斗嘴,我火冒三丈,甩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忍不住向风铃倾诉,但它却默默不语。我不由得又恼火起来,难道你也认为我是错的吗?它仍然沉默。我狠狠碰了碰小海豚,

这次风铃倒是响起来了,可不知怎么,我觉得它的声音并非悠扬清脆,而是十分沉闷。我放弃了对它的“打击”,脑海里浮现出妈妈平日里辛劳地做饭,扫地,洗衣服的模样,心里就怎么也生不起她的气来了。最后,我先向妈妈认了错。

风铃像我的知心朋友,听我倾诉,帮我解惑。它与我相伴已近十年了。每次它响起,我都能想起

一段与它相关的往事。

林清玄说,有了风铃,风虽然吹过了,还会留下美妙的声音。有了心的风铃,生命即使走过了,也会留下动人的痕迹。每一次起风的时候,每一步岁月的脚步,都会那样真实地存在。

有一种声音

叩开历史沉重的大门时,脑中充斥的只有一种声音:尊重!尊重文明,

尊重,尊重和平!

沿着荷马史诗的指引,来到神话的国度——希腊,在这里,古代圣哲的光辉照耀流淌的文明之河,那奥林匹克运动场上曾为百年后奥运会能回到故乡的恸哭声依然回荡在耳边。“奥林匹克”早已成了一种象征,一种精神。还有惨过圆明园的巴特农神殿的废墟,和那漂流在外的文物。

远在撒哈拉沙漠的承

袭着蚀骨热浪的金字塔,这个人类文明的未解之迷,它已挺立了数千年。海早已枯石却未烂,它仍在守望,哪怕再过千年。只因它尊重,尊重那被湮没了的古代文明。

物犹如此,人何以堪? 不知不觉望见耶路撒冷孤立的哭墙,它历经沧桑的身躯上,不知承受了多少犹太人的眼泪。面对着它,我没有泪水,心中却充满悲情,耳边叫嚣着

尊重的声音越发强烈。两千多年的历史无立锥之地,六百万犹太人被屠戮在纳粹的刀光剑影下。尊重一下这曾最具智慧的犹太民族吧,它已承受不起任何风吹雨打!

战争带来的只有毁灭,对美国和伊拉克的战争印象很深,那个拥有古巴比伦文明的国家,一时被践踏的只剩断壁残垣、衰草瓦砾,已经听不见,花开花落的声音。

回首夕阳残照下的印度,看它当初人口爆炸尚不自省,竟连做了多次核试验。可笑的是他们第一次试验的暗语是“佛祖笑了”,真不知向往和平的释迦牟尼那时该向谁笑!遭受了几百年殖民侵略的古印度文明早已荡然无存,印度河畔的梵钟何时才能奏出和平之音?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作为广袤世界中的沧海一粟,只得转身离开

历史之门,阖上双眸,任一切于漂泊中流离,想着和平要经过多少洗礼才能重生?

问天无语,问地无声,脑海中只有始终萦绕着一种声音:尊重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