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栏目剧脚本《捕鼠记》(初稿)11
初一 记叙文 10933字 1049人浏览 zxcvwell

CCTV 社会与法频道《天网》文稿 《捕”鼠”记》

1 捕“鼠”记

总导视:

一辆无人油罐车,牵出一起特大盗油案件。一张破碎的纸条,扯出两个猖獗的盗油团伙。犯罪分子之狡猾,犯罪组织之严密,侦察与反侦察,狡猾与智慧的交锋,正义与邪恶的对峙。看齐鲁大地如何上演精彩的捕鼠大戏。《捕鼠记》 天网栏目即将播出。

2008年4月8日凌晨2时许,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的巡逻民警像往常一样对辖区内“广齐”输油管线进行巡逻。

“广齐线”是从黄岛油库向齐鲁石化公司炼油厂输送进口原油的重要干线,一直是巡警们巡逻维护的重点区域。当晚,当民警们巡逻完毕正准备返回分局时, 突然一股熟悉而刺鼻的味道正在空气中蔓延,巡逻民警凭借职业的敏感立刻判断出那是原油特有的气味,而原油的气味对于这些经验老道的巡警们则意味着:有人盗窃原油!

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巡警大队 大队长 王刚:

我们这些队员呢,可以说都摸清了一个规律,上风下风,刮北风,我们从那边往北巡逻,这个管线油一出来之后,这个原油和其他油是一种特殊气味,我们就闻到气味了,闻到气味以后,我们迅速赶过去。

就在输油管线边不远的田地里,巡警们发现了一个极为可疑的情况。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 政委 赵伟:

发现有一辆车在那个地方,停得非常不正常,所以说当时两个住的民警立马隐蔽接近,就看看这个车到底什么情况。

两位民警小心谨慎的靠近车辆,发现这是一辆陷入泥淖中的东风牌油罐车,车里已经空无一人,但是一条输油管还在源源不断地向油罐车内输送着进口原油。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巡警大队 副大队长 商波:

这个油还在往上灌,车里是满满的原油。这样我们一边现场搜索,一边赶快把这个原油把它关死,打孔的这个阀门。另外还得有专门的人看护现场,防止引起泄露,爆炸的现象。

眼前的景象都毫无疑问地证实了巡警们之前的猜测:一伙胆大包天的狂徒正在肆无忌惮地盗窃原油!那么这伙犯罪分子为何在盗窃过程中会扔下价值数十万的原油,弃车逃跑呢?

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 杨光生

车可能是在慌乱之中,因为什么呢?我们的车灯是亮着的,他们的车灯他们是不开的,不开车灯,而且他沿路都有瞭望手,可能提前已经看到我们了,所以说接到通知了。他在逃跑的过程中,可能太慌乱了,田间地头,路一个是很窄,再一个农民又浇地,它那个地下陷,很松软,陷在里面了,里面还有一些油,还没有灌满。他们着急逃窜,也没有灌满,就把这个车丢了。

很快,巡警们顺着输油管发现了这伙犯罪分子的作案方式。

CCTV 社会与法频道《天网》文稿 《捕”鼠”记》

2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 政委 赵伟:

当时我们看到现场以后,发现在输油管线上被人打孔了,打孔了焊接了一个阀门。

这种直接打孔的近距离作案方式称不上高明,也非常冒险。毫无疑问,经济利益是吸引犯罪分子铤而走险的根本原因。2007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的暴涨,也使得原油管线的打孔盗油特别猖獗。那么,究竟是多么大的经济利益使得这些犯罪分子不惜以身试法呢?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 政委 赵伟:

一晚上就偷30吨,30吨的话,咱就按七千一吨的话,三七二一万。一晚上就二十一万,这是说卖主卖了以后的价格。所以说你干什么买卖一晚上能挣二十一万块钱。所以呢这个东西非常吸引人。

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局长 刘勇

因为这管线全部是进口原油,所以在犯罪嫌疑人讲,知道它的利润价值要远远比咱们国产的原油价值利润高得多,所以它集中是朝这条管线。

可以说,在犯罪分子眼里,他们打开的阀门,源源不断流动的不是原油,而是取之不尽的金钱。而广齐输油管线是齐都公司经济发展的一条生命线,进口的高质量原油,都是通过这条管线给输过来。如果这个管线不能正常地供油,就会直接影响齐都石化的生产效益和经营情况。

齐都公安局 局长 陈兴胜

比如说2007年上半年,那个时候一个月的经济效益就是六个亿,六个亿,如果算起来一天就是两千万,如果这个地方如果停输一天,它的直接效益就是两千万。

进口原油的高昂利润刺激着犯罪分子蠢蠢欲动,给国家的生产和发展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同时打孔盗油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盗窃行为,由于原油易燃易爆的特殊性,犯罪分子盗窃时所采取的破坏性手段,不仅仅是对原油储存设备的破坏,一旦处置不当,就很有可能发生爆炸,从而严重危害公共安全。

而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巡警大队,就是专门针对这些打孔盗油的犯罪分子成立的。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巡护输油管线。为了不让犯罪分子有机可乘,巡警队采取了机动性巡逻方式,每天巡视四次,不定时不定点,这种让犯罪分子摸不清规律的巡逻方式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创造了“零打孔”记录。然而4月8日凌晨发现的这辆盗油车打破了这项记录。

案发后,闻讯赶来的分局刑警和刑警支队的技术民警,立即对油罐车及车身附近的区域展开了细致周密的检查。与此同时,警方对现场遗留的物证也进行着细致的勘察和分析。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殷寿文:

从现场提取了很多物证,包括作案用的雨靴,雨衣,以及装油用的袋。

CCTV 社会与法频道《天网》文稿 《捕”鼠”记》

3 虽然已经人去车空,现场遗留的证物也没能为警方提供直接有效的信息,但是警方对现场提取的一些证据和这些物证隐约感觉似曾相识。这时,他们联想起07年曾发生过的几起打孔盗油的案件。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殷寿文:

通过现场遗留的物品,水靴,雨衣,以及它焊接的这个方式,打眼的这个方式,和07年这起案子是同一伙人所为。因为打眼比较专业,也就和原来…他们方式不一样,所以说能并案。

警方意识到这次遭遇的是一伙长期作案的犯罪分子,从其犯罪的时限和作案的手法来看,绝不仅仅是一起偶然发生的案件,这引起了齐都公安局的高度重视,他们迅速成立了一个专案组。而随着调查的深入,齐都警方也愈来愈感到这起案件的不简单。

导视一:

侦察之路几度山重水复,一张碎纸条令案情柳暗花明,一个手机尾号引出幕后关键人物,案情徐徐浮出水面。请继续收看《捕鼠记》

根据警方的分析,这是一伙盗窃原油的惯犯,由于巨额利益的吸引,应该不会因为一次小小的失误就此罢手,也就是说,这些犯罪分子仍然会伺机而动,顶风作案。专案小组兵分两路,明里继续对408盗油案件展开严密调查,而暗地里,专案小组则采取了欲擒故纵的方式开始对这伙犯罪分子进行寻找和侦察。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 政委 赵伟:

就是这几天,仍然在这个地方公开巡逻,但是突然巡逻之后突然停止了,也就是说给外界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印象呢?公安局知道这个事了,但是弄半天没多大仪式又撤了,所以这么一个。所以说也采取了,在这个同时我们布了一些秘密的力量在这个地方摸这个情况。

同时,警方的视线也回到最初发现的这辆油罐车上,试图通过寻找油罐车的车主来获取一些有价值的信息。但是由于犯罪分子使用的二手油罐车都是从当地旧货市场买来的,而旧货市场的二手车又是经过几番倒手,再加上旧车改装等问题,想要从汽车牌照或者发动机号来确认车主相当困难,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此时,秘密监视的小组调查也陷入了僵局。

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局长 刘勇

我们侦察员每天晚上轮流着开着车,围着原油管线这一片来巡视,就找,化装侦查,找了大约有十来天的时间,就光知道,通过其他的渠道来信息以后,在偷,但是始终我们找不到犯罪嫌疑人的车辆也好,这些东西,找不到。

原油在一点点流失,而案情却迟迟打不开局面。这伙犯罪分子作案的狡猾程度出乎专案组的意料。

然而就在此时,通过对案件大量信息的对比碰撞,一个重要线索浮出水面,

CCTV 社会与法频道《天网》文稿 《捕”鼠”记》

4 为侦破案件找到了一个重要的突破口。

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 杨光生

发现它和07年11月份我们一起案子比较相似。这样呢,07年11月份这起案子呢,当时在现场一个厕所里面见到了当时最撕碎的一些碎纸,从这个碎纸上面联合起来了以后,发现有一个手机尾号。

因为警方推测这两起案件是同一伙犯罪分子的行为,这个手机尾号也就成了具有重要价值的线索。也正是这几个不起眼的数字,暴露了犯罪嫌疑人的行踪。 事不宜迟,通过对手机尾号的分析,警方确认犯罪嫌疑人居住的地方,是在临淄区一个生活区里,该用户的通讯记录表明,其通话时间集中在下半夜,多为凌晨两点到五点之间,从时间上看,该用户具有重大嫌疑!但是对于该嫌疑人究竟是男是女,多大年龄什么身份,还一时不能确认。于是警方开始重点对嫌疑人居住的楼房进行监控,24小时不断地观察这个楼里出来的人,到底哪一个是这个手机号的持有者。经过逐个排查后,进入警方视线的是一个30多岁、干净、俐落的东北女性——外号小何。通过对小何的24小时不间断的跟踪调查,警方发现: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刑侦大队一中队长 杨光生:

从她交往当中,和言谈当中,以及她平常的购买物品当中,咱发现这个应该就是一个比较大的盗油团伙,因为她买这些工具,就是日常盗油用的工具。

同时,通过对408案件遗留的油罐车车主的调查也在警方不懈的追查下取得了进展。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刑侦大队一中队长 杨光生:

408现场遗留的一个油罐车,咱们通过外围工作,发现这个车主已经把这个车转卖了,转卖了以后,咱又通过外围工作调查以后,发现这个车,车主是临淄区一个女的叫小何买取的。

以上种种迹象都表明了小何是本案的一个核心人物,那么小何究竟是不是警方要找的犯罪嫌疑人呢?如果是,她又是通过什么方式盗窃原油的呢?由于警方仍未找到嫌疑人盗油的直接证据,所以,对小何仍然只能处于跟踪盯守阶段。经过将近一个月的跟踪,又对小何接触过的嫌疑人进行跟踪,警方渐渐锁定了两个盗油地点,分别距离输油管线一公里之外的两个院落。一个院落看起来堆满木材,像是做木材生意的,另一个院落则空空如也,从外表看,一点看不出这两个地点与盗窃原油能有什么关系。虽然盗油地点已经确定,但是始终没有发现盗油的车辆。犯罪分子是怎样把油运出来的,这个问题成了摆在警方面前的一个难题。4月28日,警方得到线报,犯罪嫌疑人又在偷油,立刻组织了十几名民警在运油车的必经之路上进行观察,但是仍然没有发现盗油的车辆,难道是情报不准?在排除了这个可能性之后,破案的思路又一次被阻断了。犯罪分子究竟使用了什么方式瞒天过海呢?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殷寿文:

通过分析,通过案情分析呢,以及各个侦察员回上来的情况,发现有这么两个车比较可疑,就是说进出这个盗油的地点,但是它又不是油罐车,是一个翻斗车,从外形上看就是拉石子拉木头的翻斗车。

CCTV 社会与法频道《天网》文稿 《捕”鼠”记》

5 难道问题是出在这些翻斗车身上吗?警方不禁对这几辆频繁进出盗油地点的车子产生了疑问。这时警方对小何的跟踪又有了重大发现,使得这个困扰警方许久的问题迎刃而解。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殷寿文:

前期侦查小何的时候,发现她接触的这些人,驾驶的这个车辆,发现她不是油罐车,是这个翻斗车和降棚子的车。然后我们跟踪车也比较困难,当时出动了六七台车交替跟踪,然后,跟踪到她这个盗油地点,发现她可能是用这种油罐车伪装成翻斗车。

伪装运油车辆这个招数的确是警方始料不及的。

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局长 刘勇

嫌疑人狡猾到什么程度,把大货车改成油罐车,把翻斗车,自卸车改成油罐车,所以这个都是我们一开始想不到的。就认为是油罐车,所以一人家都盯着油罐车,所以做了大量的工作。

原来这些天来一直在警方眼皮底下来来往往的拉石子拉木头的翻斗车就是他们苦苦寻觅的运油车,可见犯罪分子的用心是多么良苦,不过在警方坚持不懈的追踪和推理下,运油车也终于现出了原形。盗油地点和盗油运输工具的发现使得整个案情逐渐趋向明朗化。那么这个团伙的人数,团伙头目是谁,在什么地方居住,以及作案的规律,一天能盗窃多少油?距离输油管线这么远的距离,又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盗得这些原油呢?又有一系列问题接踵而来。

导视二:

跟踪锁定团伙头目,不料案件另有隐情,犯罪分子用心良苦,如何盗油仍然疑雾重重,证据已经确凿,是继续等待还是马上出击? 《捕鼠记》 天网栏目正在播出

408案件引出的这伙用心良苦的盗油犯罪分子,他们隐蔽的盗油地点和用心良苦的伪装盗油运输车辆,都说明这伙犯罪分子的狡猾和警惕性之高是超乎警方的想像的。

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局长 刘勇

这个团伙非常的隐秘,在盗油的过程当中,放出几路人马在这里来放风,对这些过往的车辆也好,你要停,或者比较频繁地来回走的车辆,他都,而且他来询问我们,到这种程度。所以感觉这个组织非常的严密。

对付这中警惕性极高的犯罪分子,侦察工作过程所需要付出的巨大工作量是常人难以想像的,经过长时间艰苦的跟踪盯守和排查分析,警方已经对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以及在盗油案件中所起到的作用也逐渐明晰。那么直接盗取原油的究竟是些什么人呢?盗油团伙头目如果不是小何又会是谁呢?警方在对犯罪嫌疑人的居住地长期监视后,只知道该团伙有十余人,但具体数目仍然不能确定。就在此时,在跟踪小何的过程中警方逐渐揭开了两个神秘人物的面纱。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殷寿文:

CCTV 社会与法频道《天网》文稿 《捕”鼠”记》

6 当时发现这个小何,经常到高速公路一个旅馆…身份不明,也到临淄去××去接过人而且长时间在这个××停的车。

通过警方的外围调查,发现小何和其中两个人的联系都比较密切。一个外号叫“二光”,另一个人称“三妮”。此时,警方已经初步认定这二人就是要寻找的犯罪团伙头目,都迫不及待地要将这一伙犯罪分子一网打尽。

就在警方犹豫不决的时候,侦察又有了新的发现,这个新发现就出现在犯罪分子盗窃原油后销赃的过程中。说到销赃,这正是小何在本案中所承担的角色之一。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殷寿文:

她的主要目的就是负责收帐,这帮犯罪嫌疑人他不能卖给别人,只能卖给她。 她主要就是给他销赃,提供作案工具的存放,石油,他领取的他打眼的电瓶她负责给他充电,打眼的工具呢存放在她住的这个楼下的车库里,她主要负责这个。

但是警方发现,虽然由小何来帮助“二光”和“三妮”进行销赃,但是这二人的销赃地点并不一样,“三妮”的运油车开到林芝区进行销赃,而“二光”销赃的地点则在广饶,而且在跟踪过程中两个人并无直接交往,小何和两个人的接触也从来都是单线联系。根据这个不寻常的发现,警方认定“二光”和“三妮”分属两个团伙,交叉作案,如果是这样,那么抓捕过程稍不留神就会打草惊蛇,前功尽弃。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局长 刘勇:

发现是两个团伙,而且是交叉作案。对打孔盗油我们怎么说呢,这案子我们也经历了多年了,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讲的话,主要犯罪嫌疑人,就是主要犯罪团伙的这个头目不到案,很难再往下继续深入。因为要想追讨非常非常难。所以后来我们分析研究以后,决定不动,继续地经营,继续给找时机。

现在,犯罪分子已经锁定,等待的只是一个时机问题。然而仍有一个问题困扰着警方,那就是犯罪分子的作案方式。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殷寿文:

确定了它两个盗油的地点,但是盗油的地点我们始终弄不明白,他为什么在这里能盗到油,因为他这个盗油的地点离管线很远,离广齐输油管线。

犯罪分子舍近求远的行为本身就疑点重重,为了弄清他们的盗油方式,警方也曾多次派侦查员化妆接近盗油地点进行侦察,除了在院落发现一些大车的车轮印记外,这两个盗油地点丝毫看不出关于盗油的蛛丝马迹。出于对之前犯罪分子伪装运油车辆的考虑,警方认为其盗油的方式也一定采取了某种及其隐蔽的方式。在没有任何线索可查的情况下,警方只能对此进行大胆的猜测和推想。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殷寿文:

我们通过分析,也召开案情分析会分析,分析可能他是从主管线上又打出来一条直线,将这条直线引到院子里去。

如果真如警方的推测,犯罪分子是用打孔远距离引油的方式作案,那犯罪分

CCTV 社会与法频道《天网》文稿 《捕”鼠”记》

7 子就需要在地下埋设一条一公里多长的输油管,其间还经过麦地、马路、桥梁等复杂地段。如果犯罪分子真的煞费苦心地铺设了这么长的一条输油管,这还意味着犯罪分子想利用这条隐秘的输油管长期作案。然而,犯罪分子只要一天没有落网,这些结论就只能处于猜测当中,那么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现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在408案件发生的两个月之后,警方已经做好了收网的准备。

导视三

抓捕行动,跌宕起伏,峰回路转,油耗子认罪伏法,现出原形,案件终告大捷。警方为您层层破解盗油疑点。《天网》栏目正在播出

408案件发生的两个月后,所有犯罪嫌疑人也浮出水面,警方随时待命,准备实施抓捕。然而由于涉案人员众多,犯罪分子又极其狡猾,如果想要将犯罪分子一网打尽也存在一定难度。

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 政委 赵伟

两个团伙呢,组织非常严密,因为他们多年以来,就是从事这种非法的打孔盗油作案,在全国各地作案很多起,并且也有一定的反侦查经验。

犯罪分子丰富的反侦察经验,的确是警方实行抓捕前遇到的一道难题。在对犯罪分子的多次跟踪当中,警方发现了很多无牌照的可疑车辆。经过分析,警方认定这些可疑车辆属于作案团伙中的望风车辆。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刑侦大队一中队长 杨光生:

这个车就是说外围望风的,一看就说咱们巡逻的,一般都是穿上警服,开着警车,一过去,这边就通知。所以通过咱们这么跟丢这几次,咱们判断,可能就是说应该是有,外围有放风的。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408案件发生时,犯罪分子能在最短的时间逃离了作案现场,就是因为犯罪团伙自有一套外围放风的保险机制。此外警方还发现,这个犯罪组织采用的联系方式也是异常谨慎的。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刑侦大队一中队长 杨光生:

就是说在这个偷油之前,每人办一张新卡,而且这个卡从来不对任何人外人联系,包括自己的家人,就是便于团伙之间沟通,使用这个卡。

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 政委 赵伟

买个卡,这种卡是那种不用实名登记的卡,也就是说临时的充值卡,或者说一定说…的卡,两个人之间的联系,有的人只用一次,通完一次话这个卡立毁掉,我和另外一个人通话也是用另外一个卡,同一次话毁掉,在第二次通话的时候再换一个号码。这样的话,极大的增大了我们侦破的难度。

面对反侦察意识如此强烈的犯罪分子,抓捕工作究竟何时采取行动?怎样采取行动?是各个击破还是一网打尽?这些问题又让专案组陷入了沉思。因为大部分犯罪嫌疑人都并非当地人,有些人的名字也是假的,有的人仅仅是外号,所以想通过这抓捕几个人来摸清所有人的情况,几乎不可能,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现

CCTV 社会与法频道《天网》文稿 《捕”鼠”记》

8 场全部抓获。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局长 刘勇:

我们决定这两伙一块儿打,抓的时候同时动手,因为抓一伙,那一伙肯定抓不到,所以这时机非常难把握。这个时候实际上是最受煎熬的时候,思想斗争最激烈的就是这个,挺难,又害怕他们丢了,又不时地跟踪,又不敢过早地动手,还怕惊动他们,又怕动手晚了,跑了。

就在警方焦急地等待时,一个时机悄然降临了。

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 政委 赵伟

到了6月9号,晚上我们通过各种手段获得信息,这两个团伙的成员,包括中间有进行销赃的人员这一块,都到了临淄这个地方,晚上又要再作一次案子,也就是说再进行一次打孔盗油。应该说这是抓捕的非常好的一个时机。

机会难得,事不宜迟。经过领导批示后,专案组迅速调集整个北区分局,以刑侦大队和巡警大队为主,集合了七十余人的警力候命抓捕行动。一切准备工作都在高度保密下小心进行,然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又出现了让警方始料不及的新情况。

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 政委 赵伟

结果就是到了晚上凌晨一点多出了一个情况,就是说有一个团伙头目,也就是说李正光,那天晚上就是在那个时间,突然坐车上高速公路走了,上聊城了。

犯罪嫌疑人为什么会在抓捕即将开始的时刻,突然改变计划,这让指挥部产生了疑虑,难道是行动小组内部存在纰漏,让犯罪分子闻风而动?但是抓捕行动是严格保密的,除了几个主要领导之外,大部分民警甚至对行动内容一无所知,经过反复询问过后,指挥部打消了这个疑虑,决定沉住气继续等待,一直等到六点钟天光大亮,也没有新的情况出现,第一次抓捕行动流产了。6月10日,指挥部再次汇总所有信息得知,“二光”的确是回聊城处理一个临时的事情,而并非是走漏了风声。指挥部领导都松了一口气,决定继续等待第二次抓捕时机。

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 政委 赵伟

结果这个时机来得也很快。6月10号也就是说当天晚上,这个外围监控这个组传来消息这个人又回来了,并且住在什么地方非常清楚了。

新一轮的抓捕行动迫在眉睫,要同时动手互相之间还不能走漏风声,是这次抓捕行动成功还是失败的关键。秘密分好工之后,抓捕组兵分五路,分别对“二光”、“三妮”、小何以及盗油现场和外围望风人员等实施抓捕。

现场:李正光从租的楼里走出时与侦查员对话

侦查员:你是东北的王大冶吗?

李正光:我是神仙,我叫李正光,。(拿出身份证)你们不要在我身上耽误工夫,你们去干正事去。

CCTV 社会与法频道《天网》文稿 《捕”鼠”记》

9 “二光”旋即被捕。

在6月11日凌晨一点多,抓捕“二光”的小组首战告捷,并在现场起获了大量现金,与此同时,另一小组的目标“三妮”也被捉拿归案。但是两外两个小组的抓捕行动就没这么顺利了。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政委 赵伟:

一个就是在院子实施盗油的那个,进去以后人不见了,也就是说事后知道他们也非常警觉,有一个组传来消息,也就是说几十秒的工夫这人就已经是跑到野地里面去,利用夜色和树丛杂草麦地这些掩护以后,就已经奔到高速公路那个边上去了,他已经跑了这三个人。

案件的关键人物小何也听到了风声,仓皇逃窜。指挥部得知这个信息后,立即派了3辆车对小何进行围追堵截,最终在临近广饶县的临淄区将其抓获,并在其车内搜到她携带外跑的大量现金。其余在逃犯罪分子也陆续归案。最终当晚的五个抓捕组全部完成任务。

通过对抓捕归案的犯罪分子进行的突审,警方证实:“二光”本名李正光,39岁,汉族,文盲,山东省莘县农民,“三妮”原名刘贵军,男,37岁,山东省莘县无业人员,早先二人曾在河南濮阳油田从事过打孔盗油,发现广齐线进口原油获利更高时,转而将盗油的魔爪伸向了广齐输油管线。由于利益分配不均等原因,刘贵军和李正光分道扬镳,分化为两个团伙。而负责销赃的小何,真名是何玉平。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殷寿文:

她第一次作案的时候,她联系的是一个团伙,后期这个团伙因为闹矛盾,中间分开了,分开以后呢,我们还是通过跟踪这个小何,发现她联系的是两个团伙,一个是在高速公路这个服务区这个地方住着刘贵军这个团伙,另一个在林芝区一个生活区内,住着的李正光这个团伙。

随后,根据犯罪分子对犯罪行为的供认,警方不禁对犯罪分子作案手段的专业和高明感到震惊。由此,警方对犯罪分子盗油方式的猜测也得到了最终证实。

原来,犯罪分子确确实实引了将近两公里的管线,将原油引至院落内事先挖好的储油土坑内,储油的土坑则是犯罪分子利用现代化机械挖掘的,一次能容纳原油量达30吨至50吨。为防止原油挥发,被巡逻民警发现,犯罪分子将土坑水泥预制板予以加盖,上面铺设塑料薄膜,后覆盖土壤、杂草进行掩饰。这就是为什么警方历经数次侦察也迟迟未能发现原油的原因,可见犯罪团伙是相当狡猾。

犯罪团伙的另外一个狡猾之处在于,虽说盗油地点与输油管线的直线距离仅有四、五十米;但是,犯罪嫌疑人为了防止犯罪行径败露,却在距离租用院落1公里远的输油管线上进行打孔, 然后在打眼处与院落间铺设长达1000余米的胶管,如此处心积虑更证明了犯罪分子的狡猾程度可见一斑。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政委 赵伟:

他这个案子做的相当隐蔽,他每天晚上只埋十来米管子,这个管子埋了以后挪开,然后呢这个管子埋在地地下,然后再抹上去,并且在湿度上,在土壤这个上面尽量给他不作他的改动这一块。也就是说到了第二天,这个麦子是照常生长的,通过表面现象你不看出来的。

CCTV 社会与法频道《天网》文稿 《捕”鼠”记》

10

说到专业,这两个犯罪团伙已经采用比较精密的接头,这种接头保证了在盗油过程中滴油不漏,还采用了细管道输送的方式,这样一来输油管线的压力检测也无法监测到这一行为,这种做法也大大提高了他们作案的保险系数,就是通过这种方式,犯罪分子在白天神不知鬼不觉地蓄满了原油,夜深人静时,用一辆车或两辆车将蓄满的原油用两个高压泵全部泵出装满后,又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院子,留下输油管在空无一人的院子里继续流油。

在盗窃原油期间,租借的院落内部不组织人员看守,而在院落外部周边区域则是部署了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安排3台车辆和人员24小时不间断进行流动望风,并随时对院内原油存储量进行观测。第二道防线是在距离作案院落四公里以外,安排两台盗装原油的油罐车随时等待装车。观测人员在发现土坑装满原油后,将事先准备好的抽油泵、水龙带安装好,电话通知正在等待的油罐车。为确保安全,在油罐车进入院内盗装原油前30分钟,该团伙会派出三台车对周边环境进行观察,发现路面安全,无可疑情况后,再通知油罐车驶入院内。待装满后,望风车辆再次对路面情况进行观察,确定安全后电话通知装油车辆离开院落,并在负责销赃的人员的带领下到就近、偏僻的地磅过秤。最后一道防线,为逃避巡逻民警的检查,销赃人员驾车一般与装油的罐车保持两公里的距离,由其对前方必经路段进行探路,在确定路面“安全畅通”后,再电话通知另外等待的油罐车前去装车。

不得不说,这么严密谨慎的高智商盗油犯罪是民警首次遭遇到的。现已初步查明了2006年以来,该犯罪团伙疯狂盗窃原油800余吨的犯罪事实。仅在广齐线就盗窃了六百多吨原油,涉案价值四百二十多万。

山东省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局长 刘勇:

我感觉还是比较,也确确实实挽回了一块损失。从齐都公安局接了输油气管线以后,也从我们北区分局成立以来,可以讲是最大的一起案子,所以效果是不错。

该案件也成为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破获的历年来涉案价值最高的一起案件。 如果不是408案件的意外出现,如果不是办案人员的智慧和果敢,还不知道犯罪分子的盗油行为还将实施多久,国家财产又将流失多少。盗取原油不仅仅是危害到国家利益的犯罪行为,更是破坏国家易燃易爆设备的重罪,也直接危害到犯罪分子自身的安全,几年前就曾发生过因盗油不当造成爆炸导致死伤数人的惨剧。

然而只要有利益存在,就少不了这些”油耗子“的存在。但是只要有齐都公安局北区分局巡警大队这样的民警存在,等待那些偷盗国家原油的犯罪分子们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