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石壕吏》
初一 记叙文 1033字 105人浏览 rocliang98

改写《石壕吏》

八年级1班 何芳

傍晚时分,我投宿到石壕吏村一户老妇人家。家里虽然很简陋,但却很干净,屋顶和墙壁早已裂开了缝。床上睡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老妇人为我端来了一碗清水,叫我慢慢喝,不要呛住了。虽然只是一句很普通的话,却让我想起了自己的母亲,父亲早已年迈,但在这个时候,做儿子的也不在她身边„„想到这,我不禁伤感落泪。老妇人坐在我身边,向我诉说自己一家人以前虽然穷,但一家人都平平安安,什么难关都闯过了,可现在,现在„„话没说完,老妇人便哭起来了。岁月的艰辛,早已在她面上留下道道痕迹,头上布满了银发,抬头纹和眼角纹都很重,她那两道淡淡的眉毛下面,一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一双长满了硬邦邦的手上早已干燥的裂开了道道干沟,衣服早已褪了色,打了许多补丁。这时,从里面走出来一位老头儿,想必就是这位老妇人的丈夫了。

夜晚,屋外传来阵阵叫喊声:“你家剩几口人?!„„这与我们无关,反正,这男的我们是带走了„„识趣的就赶紧放手,否则——!”接着是一群小孩、老人和妇女的哭泣声、叫喊声。老妇人和老头儿听到这一动静,都显得很紧张,两位老人相互对望了一眼,接着,老头儿便爬墙逃走。老妇人坐在椅子上,想起自己镇静下来,却怎么也不能冷静下来,茶杯在她手中抖动着,水流了出来,老妇人站起来想去拿布来擦掉流出来的水,却差点摔了一跤。老妇人坐回到椅子上,两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放在胸前,像是在祈祷。

“砰砰砰!砰砰砰!”寂静的小屋传来了敲门声,老妇人像触了电似的,把头抬了起来,转向门口的地方。喃喃地说:“来了,来了,

又来了,差役又来抓人了。”又传来敲门声:“开门!开门!”老妇人扶着拐杖踉踉跄跄的去开门。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想累死爷们呀?!”“不„„不,小的不敢,不敢。只是„„只是,身体不太舒服,走路不快,望这两位大爷多多原谅。”差役噪叫的声音多么凶狠!老妇人哭哭啼啼的声音又多么叫人伤心。

我听到老妇人走上前去对差役说话:“我三个儿子都去防守邺城了。一个儿子捎信回来说,另外两个儿子最近刚刚战死。像我们这样活下来的人都只是苟且偷生,死掉的人就永远没有了!家里再没有别的男人了,只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孙子。因为孙子在,她的母亲没有离去,但她出入都没有完整的衣服。我老妇人尽管年老力衰,但也请让我今晚跟你一起回营去,然后赶快到河阳去服役,还能够赶得上准备早饭„„ ”

到了深夜,说话的声音没有了,似乎听到有人低声在哭。我天亮登程赶路的时候,只同那个老头儿告别了。那老妇人已经被那差役抓去了服役。

改写《石壕吏》7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