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是谁的眸在闪耀作文
初二 散文 4957字 73人浏览 kkqipeng

阳光下是谁的眸在闪耀

舒欣

又是一缕阳光洒下,记忆中,是谁的眸在闪耀?

——题记

短短一年的时光,不短,但也不长,可足以枯萎一棵树、凋下一朵花、散去一群人„„ 每次回家,看到树下的人影就知道是你,这棵树比你还要老,可你的背不及它的枝干那样直挺。你耳朵不大好使,所以每次和你说话都要放大音量。看着你缓慢蹒跚的步伐起身去搀扶你,你却不让我扶,把我推向一边。我望着你的背影,意味深长。

每隔一年,你的面容就憔悴了好几分,背弯得更深。如今的你已是古稀之年,有些和你年纪一样大的身体不知比你硬朗多少,估计再过几年,我都可以高出你半个头来。

记忆深处的你,腰那么直,身材显得那样高大。

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和你共度几个十年,但我希望这个十年可以无限循环下去。

过年家里人都比较忙,而你又是不见人影,久而久之,大家似乎忘记了你的存在,就连吃饭时也没人会惦记你,唯有我,心中想着你去了哪里,但又不知该去何处寻找你那寂寞的身影。想着你或许在阳光下,任你的双眸闪耀吧!

你,是我爷爷,我,是你孙女。这层深刻的关系未曾改变过,可我与你不知从何时起,渐行渐远了起来,

待花落之时,我定不会忘记那双在阳光下闪耀的双眸。

鲁鹏

一(12)班

又是一个新学期的开始,而我却没有走在同学们认为的路上,我选择了文科,正如一首诗歌所写:“黄色的树林分出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现在我们要走一段比较长的路才到达寝室。路上总是免不了遇到了以前的同学。而就在前几天的时候,我却与我同学展开了一场对我或许有激励的对话。

道路一片漆黑,天上的星星似乎也害怕下面波浪似的人群,而迟迟不肯现身。尽管看不见一丝光明,但却看到了昔日好友的身影。当我走到他面前时,他也惊呆了,并很快与我寒暄起来。

“你在文科班学习的怎么样?还适应吗?”听到如此充满关心的话语,我也毫不犹豫地回答:一切都蛮好的。”他接下来却给了我无意间的当头棒喝。

“我有一个同学,他也去读文科,但他受不了,好想要回去。”

我听了之后沉默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其实有句名言“生命就是一系列的选择过程,而关键是要知道如何去承受自己选择的后果。”我觉得说得十分好。既然去选择了一条路,那么就应该好好走下去。我也不想就在这一个话题中耽误太久,于是,我又与他说起了别的话,他的手放在我的肩上,我们一路上有说有笑,这条回家之路也到了尽头。但我的路还没有走到尽头,我还要单独一人接着走一段路。

我抬头仰望天空,还是一片黑暗,或许我的未来也正像是这样的天空,使我也捉摸不定,急需光明来点亮这条回家之路,这条求学之路。

《牧羊人的奇幻之旅》中,牧羊人只为了两个相同的梦而去寻找不存在的财富,他找到了,但不是金银钱财,而是他追梦的经历。其实有些事并不是你看到希望才会去坚持,而是我们坚信只有坚持才会看到希望。

陈涛

一《12》班

致妈妈的一封信

妈妈:

您好!

时光荏苒,转眼间,我已是一名高中生了,但还是耍一些脾气,惹妈妈生气了,我,对不起您,当时妈妈到处借钱,帮我买到一中,说:一中的学习环境挺好,希望你能够努力。”

其实当时我就看得出来,她是想让我的成绩有所提高,而不想给我压力所说的,当时我也是信心满满地走进一中,可是心中又有些惭愧,结果高一上半学期,学习成绩很不理想,每次回家看见那微弱的灯光照亮着道路,你在门前时不时观望的身影,都使我哭泣不已,有时和同学的相处不是很好,你会在旁细心地教导我,让我顿时明白了许多。

当我每夜放学回家时,张、总会看见你在卫生间里洗衣服的声音,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双手都裂开了口,可我也看得出来你是嘴上不说心里却非常痛,有时我说让我来吧,你立马就说:“不要再耽误时间了,快去做作业。”你的无私奉献,你的细心呵护,你的宽宏大量,都让我非常对不起那你。

最后,希望妈妈能够相信我,我在学习方面一定认真学习,不辜负你的一片心意,也希望你能够好好休息,工作上不要太疲劳,随时都要心情好,保持良好的心态,我会多帮你分担家务,照顾你一辈子的,让你有我这样的女儿而骄傲!

管黄

别了,十三班

文理分班有段时间了,他们过得怎么样,我都不清楚。原来的高一《13》班不再是《13》班了,《13》班,别了。

原来的13班,有长得很凶,但对我们很好的班主任,有幽默风趣但教学质量很好的语文老师,我最喜欢这两个老师,《13》班的同学们其实很调皮,语文老师总是对我们很无语,上数学课的时候,我们是最活跃的,我们总是在讨论问题,老师也不会说什么,他总说上数学课就要气氛活跃。

下课的时候,我们班也很热闹。在去年的圣诞节时,学校到处都很热闹,许多人都会互送平安果,我们班也不例外,我们班在休息时都会有许多人包苹果,班里的同学都会送到,班主任收到的苹果是最多的,我们都说班主任可以卖苹果了,隔壁的班主任桌上只有两个苹果,班主任每天都在啃苹果。我们让老师少抽烟,少喝酒。班主任也答应我们了。之后就很少看到他抽烟了。

我们组里一三个学霸,他们成绩都非常的好,班里的前五名,我们组每次都有两个,我很喜欢我们这个组,组内总会有欢笑声,组内的每一个人 都很和善。文理分班时,组内只有我一个人走了,他们也说舍不得我,我在这个组的成绩只能算是中等,班里活动也没参与多少,我不知道自己为这个组做过什么,我有点对不起我们这个组,更舍不得这个组,这个小组曾经给我带过那么多的欢乐。

高一《13》班的同学,老师,班级带给我的美好回忆,我不会忘记,高一(13)班已经成为了回忆。

高一(13)班,别了。

徐锐

高一(12)班

永别了,忧愁

天与地此时此刻连接在了一起,可到处都是灰蒙蒙的,大雨在肆无忌惮的磅礴着。路上的行人行匆匆的大步走着。唯独我独自漫步在大雨中,眼里的泪水早已与雨水融为了一体,世界变得模糊了。

不知道我是怎样的回到了家,脱下被雨水淋得湿透的书包,同时也脱下一身的疲惫,倒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灯光与泪水再次融为一体,视线模糊了,渐渐回想起今天发生的种种事情。

早晨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行色匆匆的来到学校,回想起昨天的数学测试,心里一阵阵的担心,想到这时,更加快步的走到教室。班上没有几个同学,我想他们一定是去看分数了,我正犹豫要不要跟着一起去看。这时,从教室外面传来一阵笑声。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随着笑声走进来的是我的死对头,他大笑着并且伴随着悠长的脱长音说:“你,哈哈,考了XXX分,哈哈。”又是一阵大笑,还笑得前仰后合的。我的脸红到了极点,腿也在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细密的汗珠从我的皮肤里渗出来。这时他又笑了起来,还时不时的像个大喇叭一样到处宣传,带着周围的人一起笑。我感觉我的脸,像要是被翻涌的热血给涨破了一样,一种强烈的耻辱感从我心中迸发出来。我哭了,大颗大颗的眼泪直接从眼眶中挤落,落向地面。清脆的响声和缀泣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传遍了全班,同学们都停止了大笑,望着我。几时种目光都同时落到了我的身上。有嘲笑的,有无所谓的,有同情的,更多的则是事不关己的。我默默的坐回位置上,独自一人承受着痛苦的酸楚。

就这样昏昏噩噩的过了一个上午,放学时碰巧下起了大雨,我感叹老天的不公,也不愿与其他同学共伞。便一个人独自漫步在雨中,感受着那份冰凉的忧愁。

我躺在沙发上,想到这些又不由的哭出了声,妈妈闻声赶来,看到了颓废的我,不禁皱了皱眉头。妈妈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连说话的气力也没有了,便也懒得回答。妈妈大概猜出了所以然。她强拉着我走到了窗边,用手指着窗外的一颗小草,大声的呵斥我说:“你看看那颗小草,人家这么柔弱却也能在狂风大雨中顽强的生存着,没有向狂风屈服,没有向大雨低头,你再看看你,像什么样子。妈妈带着怒气离开了。留下我一个人,我凝望着那颗坚强不屈,任凭风吹雨打,也站稳脚跟,绝不动摇。我顿时觉得我比小草还是渺小。我遇到一点小挫折就颓废下来,怨天尤人。丝毫比不上那颗外表柔弱,内心坚强的小草。我明白了,我摇一摇脑袋好似甩掉了一切不开心,我将挺起胸膛,昂首阔步的向前走去。

“一语点醒梦中人”,一颗小草尚且能够这样坚强,我又有什么资格不振作起来呢?永别了,嘲笑,永别了,懦弱;永别了,忧愁!

胡杨

高一(12)班

换位

随着文理分科的落幕,身边的许许多多都发生了改变,就像三棱镜在阳光下与黑暗中,总会有些许差别,而这些变化也在影响着自己。

来到十二班之前,在原来的十九班一直扮演着班长的角色,在其间或许是工作耽误了些许学习时间,或许是自己的学心未专心,成绩一直在下降,因此,父母对自己当班长的想法充满了反对。来到新的班级后,在选班干时我便沉默了下来,选择了“无官一身轻。”从一班之长来到新的班级选择沉默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因为已经习惯了对班级的管理,习惯了同学的一声声班长,习惯了一直处在众人的中央。这是虚荣心的作乱,当新的班长站在台上讲话时总会有一种不以为然的感觉,当有人说话时对那你语气不佳,会有一种怒火在心中燃烧。而这许多的不适应,随着时间的侵蚀,最初的心理也在不断变得释然。这身份的换位,让我以一个普通的学生身份来面对高中生活。面对班级管理,才发现以前工作中的不足,发现曾经一些满怀疑惑的现象的发生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曾经身边只有一两个关系特好的朋友,因为是班长,在你选择了严格,负责工作的同时,也注定你会失去一部人的友谊,而现在的自己,摘下了以往一本正经的面孔,放下了好像高人一等的态度,以一颗平常心来面对身边的人,感觉周围的人都是如此地和谐与友好,而我就像摘下了身上钢针的刺猬,终于感

觉到了同学情的美好,这一次换位,是一个大转折,让我明白了得与失的关系,让我能释然地看待四周之变。

在春风中绚丽的花朵只有凋落之后才能感觉到大地的温暖,火热白金乌只有沉下西方的山头后才能灿烂另一片天空。生活也是如此,只有所处位置的不断变换,才能从不同角度欣赏到同一片天空中的不同之处,在转变中不断认识自己。

骆艳钰

一(12)班

早上一起床,打开门,一阵凉风吹了进来,啪啪的雨声听得更加清楚。我一看表,已6点了,见室友们还在呼呼大睡,便着急地吼了一声:六点了,再不起床就迟到了。小婷懒懒地翻了翻身,说道:“拜托,今天周日,不用上早自习。”我顿时醒悟,哦,今天周日。 周日!我看了看表,果然,今天是——3月8日。

我重新躺回床上,思考着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给妈妈。今天是妇女节,如果我祝她节日快乐,她应该会很开心吧。可是前几天我们还吵了一架,为这事我一直拉不下面子,所以便又打消了念头。

我的心里一直堵得慌,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很快,到了七点,室友们都起床了。小婷推了推我,“今天是妇女节,我们一起去给妈妈打电话吧。”我拒绝了她。“唉,你真是的,一起去啦。”她不由分说地拉走了我。

十分钟后,小婷打完了,让我打。我站在电话旁,只好拨通了号码。

电话那头只是手机铃声的声音,我静静地等待着。外面的雨声沙沙地响,在水坑上点起了圈圈涟漪,已经过了四十秒了,我却似乎等了好久,

“喂”,电话那头,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妈,是我。”我本想向她说一声“节日快乐”就逃离的,可是,还未等我开口,她已经抢了话头。

“你在学校怎么样?习惯了没?”“嗯,还好,妈·····”好就行,今天下雨了,穿雨靴了没,要时常把伞带着,别淋雨。”“嗯,我知道,我·····”

“晚上要盖好被子,被着凉,要不然就很麻烦。”“行·····”

雨下得更小了,空中飘洒着雨丝着,跳到脸上,冰冰凉凉的,痒痒的,雨声也没有了。 母亲似乎我们的争吵,或者说她并不在意。我的心舒畅多了,似乎沉醉于电话里的声音。 十多分钟过去了,她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突然说道:“器点半了,你怎么还没上早自习?”“我们今早不上早自习。”“那你们几点到啦?”“七点五十”。那还是挂了吧,上课别迟到了,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嗯”。我准备挂掉,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妈,今天是什么日子?”“什么日子,十八呗。”她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我忍着笑说:不是这个啦。今天是····3月8日,哦!节日快乐!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笑声:“谢谢。”

我一看表,时间不早了,得赶紧走了,便和她交待一声,挂了电话,向学校跑去。 雨停了,路上的积水和我欢快的脚步声合奏着。

高一(12)班

徐锐

永别了,忧愁

天与地此时此刻连接在了一起,到处都是灰蒙蒙的,大雨在肆无顾忌的磅礴着。路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