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卢沟桥事变
高二 其它 1268字 509人浏览 蒲无悔

纪念卢沟桥事变

七十八年前的今天,日军铁蹄踏上卢沟桥。今天,为和平、为祖国的富强、为中华民族的复兴,让我们以理性和深情来铭记那段屈辱的历史。

北京西南郊永定河上的卢沟桥。1937年7月7日,侵华日军悍然发动“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爆发。7月7日夜,卢沟桥的日本驻军在未通知中国地方当局的情况下,径自在中国驻军阵地附近举行所谓军事演习,并诡称有一名日军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北平西南的宛平县城(今卢沟桥镇) 搜查,中国守军拒绝了这一无理的要求。日军竟开始攻击中国驻军,中国驻军第29军37师219团奋起还击,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当华北战事一天天扩大的时候,1937年8月13日日军又在上海发动了进攻。宛平城的枪声掀开了全民抗日的序幕。

“七七”我们拿什么来纪念

1937年的7月7日,日军进犯宛平城,卢沟桥事变发生,日本全面侵华开始,中国抗战拉开序幕。我们该拿什么来纪念69年前的“七七事变”?有人写评论建议,将7月7日定为“国耻日”;此前,也曾见到有人建议将“九·一八事变”之日确立为我国法定的“国耻日”,以“警醒国人”。可我总是在期待以更多更实在的纪念方式,来纪念值得纪念的“纪念日”。

日本作为典型的新旧文化并存、菊花与刀同在的“双层文化结构”的国家,有许多让人瞠目的厉害之处,一位深入研究日本的前苏联学者就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日本人善于捕捉生命运动的最隐蔽的形式。”这句话大有深意存焉! 面对人家经济文化实力的强大,在纪念“纪念日”的时候,我们应该反思的恰恰是:我们该拿出什么样的沉甸甸的“实”来!

无论是在历史文化层面,还是在经济现实层面,我们都更需要务实求真,不必过多地空喊那些愤愤然的口号。早在1987年,上海市高考语文的作文题目是《有感于50年前的今天》,这是迄今为止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对“七七事变”的一个纪念,虽然无声,却有教益。那时高考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提前到6月,而开考语文的那一天恰恰是7月7日,1987年距离1937年恰好是50周年,在考场里唤醒学子对我们民族深重苦难的回忆,让中国人民艰苦卓绝八年抗战“战场”上的枪炮声,无声地弥漫于今日的“考场”,这比多少空洞的说教和虚拟的纪念要好上无数倍。

作为纪念日,有的是喜庆的,有的是耻辱的,有的是传统的,有的是新立的,有的则无关痛痒。现今国人见得最多的,大约是“疾病日”,几乎每一种常见疾病都设立了一个“日”。人的身体健康是重要的,但更要紧的是精神的健康。此时此刻,我的耳际回荡着《松花江上》,那是作曲家张寒晖于1937年7月12日在西安创作的歌曲,是对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我国东三省的血泪控诉,也是一位作曲家对“九一八事变”和“七七事变”的最好纪念———我曾读过一篇文章,忘了作者是谁了,他回忆了自己的孩提时代,懵懂中将“九一八,九一八”听成、唱成“救一把,救一把”,从而让那歌声更加悲切感人,矢志不忘!

听到了吗,在今天,我们如果真的没有更好的纪念招数,那还不如干脆唱一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唱一唱“救一把,救一把”吧,在心中,在心灵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