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着的力量
初一 议论文 7877字 371人浏览 xiaohan传6

执着的力量 作为班主任,究竟是职业技能重要,还是职业态度更重要?每每面对这样的提问,我都会坚定地选择后者。从职业的角度讲:技能是可以后天培育的;而职业态度则是支撑班主任不断丰富和完善自己的职业技能的关键因素。那么,班主任需要怎样的职业态度呢?我的回答是:单纯地努力,傻傻地相信。单纯地为学生的成长而努力,傻傻地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也许,这就是一份基于自身职业本位的执着吧。

2010年,我27岁。3月,我正带着一个知名的“差班”挣扎在通向高考的路上。说到差,究竟差到什么程度?数据可以说明一切:高三(3)在籍57人,不分男女,在文理分科之前被学校纪律处分的学生有31人,其中有3人被学校留校察看。

经过两年的苦心经营,班级整体情况大为改观。不过,想让这些孩子提高成绩,并考上理想中的大学却绝非易事。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行为习惯和学习习惯的养成更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到了高三,我们班在纪律方面已经与其他班级没有差别,但是成绩却依然不尽如人意。作为班主任的我比谁都着急。临近高考不到100天,班级在之前的模拟考试中已经六战六败。马上又要省一模,我迫切地渴望班级能够考好一次。我明白:如果班级再这样败下去,不仅是学生信心受挫,其他与班级相关的教育团队成员也会逐渐失去耐性。热锅上的蚂蚁——用这个标签来诠释当时的我是最为贴切的了。

恰恰是这个时候,一个“另类”的女孩走进了我的视野。

她,曾经是校园里的“人气歌手”,为了那个一夜成名的执念,中断学业投身于狂热的“选秀”浪潮中。不过,现实远没有想象般美好。在名落孙山之后,她又不得不重新提起书包,试图通过高考向自己音乐梦想发起最后一击。

由于天分过人,在经过短时间的专业培训后,她就顺利地通过了星海音乐学院的专业考试。对她而言,距离实现梦想只差高考这一步。虽然,高考对于音乐考生的文化科录取线偏低,但即便是这么一点点要求,对她而言都是巨大的负担。

追根溯源,她本是理科生。不过,天意弄人,当年的高考音乐类只招文科生。所以,临阵转向,面对文化课高考,她的情况可以说是“一穷二白”。幸运的是,她居然靠着之前仅仅一个学期的理科基础通过了学科等级考试,拿到了参加高考的通行证。

即便是这样,很多高三班主任都将她拒之门外。因为在高三最后的100天里,能学进去的同学几乎都找到了自己的学习状态。不能学或不想学的学生,也已经跟班主任就自己在班级最后阶段的行为尺度谈妥了条件。在这个过程中,班主任的精力几乎被耗尽,剩下的一丁点儿能量都要用来预防最后阶段的突发情况,哪有时间去教育引领一个这样的孩子?同时,就一个班级的发展而言,在其正在为最终的成果而奋力一搏的时候,却

要迎来这样一个“另类”的不确定因素,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不过,这个事,这个人,让我给“摊”上了。

那天,当我路过隔壁办公室时,看到了这样一幕。

“„„我是音乐生,刚通过了专业考试,回来准备高考。学校领导让我自己来找班主任,说哪个班主任要我,我就去那个班。哪位老师要我啊„„”

顺着话音往里探头一看,我震惊了。一个乍一看基本分不出男女的“潮人”,正面对着我站在办公区中心。此人一身嘻哈装扮,硕大的黑框眼镜、贝雷帽、单肩背包、波鞋,双手插兜。而另一方,几乎所有班主任都是低头办公,没一个抬头的。

“哎呀,这不是张老师嘛?不认识我啦?”

我仔细地看了看这个孩子,嘴里别别扭扭地“挤”出了一个名字,从心里涌出一丝不安。

“让我上你班呗!你还当我的班主任。行不?”

虽然,还有想法在挣扎,但这种局面,我真的不好回绝。于是,在愣了两秒后,我伸出手表示欢迎。没想到这家伙直接照着我胸口就是一拳。

“呵呵,那谢谢啦。你最好啦!教几班?”

“高三(3)班。”

“我报到去了啊!回见啊„„”随即,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出了办公室,留下了一个非常尴尬的我。些许沮丧,些许无奈。我转身走出了那间办公室,直奔班级。因为,我的职业嗅觉告诉我:“这次看似简单的接纳,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当我回到班级的时候,我的感觉应验了。班级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集聚了很多狂热的孩子。此时,尖叫声、欢呼声充斥着整间教室,现场简直混乱极了。

其中,有几个被挤在人群外的孩子还在兴奋地自语:“是她,她回来了,偶像„„” 再看班级教室内——更乱。班上那几个本已经在学习上开始走上正轨的“八卦迷”,此时都来了精神。把她围在中间问寒问暖,好不热闹。

“你参加了哪些选秀啊?有没有进过50强啊?你以后是不是真的要进娱乐圈啊?” 此情此景,相信任何一个班主任都会愤怒。唉,我终于明白刚才办公室是那番场景的原因了。但转念一想,她既然来了,还是先安顿下来。先把手续办好,更重要的是要迅速冷却此时班级内外的狂热情绪。否则,接下来的课,就没法上了。

于是,我慢慢走到她身边,拍拍她的肩膀轻声说:“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我给你办手续。”

去办公室的路,其实很短,但那一天,我似乎走了很久。我想了很多,班级目前的状态、这个孩子的到来可能带给班级的影响、即将临近的省一模„„一切都是突如其来的,我心乱如麻。现实告诉我,接纳她无疑是让我本就捉襟见肘的班务工作“雪上加霜”。

但我的职业态度告诉我:即便是艰难,我也应该帮她一把„„

当她出现在我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把自己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帽子不见了,露出了一头和我差不多的短发;包不见了,手也没插着兜儿。但整体衣着还是与学生的身份严重不符。

“老师,我来报到。”

“很好,很有礼貌。”

我虽笑容可掬,但心里却还在打鼓。

“嘿嘿,咱高一(9)班的老传统我不会忘的„„”

这家伙还挺能套近乎。不过,我感觉到了那个我只带过一个学期的班级给她的深刻影响。不仅仅是她,但凡是我带过的学生,都会将我一直以来倡导的四个字的班级精神铭记于心:做人第一。

“好,既然你还记得当年老9班的传统,就应该知道9班孩子到老师办公室应该怎么做?”

“当然记得,进老师办公室之前必须大声喊报告,并且要将校服的纽扣扣好,这叫敬师礼„„”

“既然还记得,那现在呢?”

我依旧微笑,有了一点底气。

“哦,明白。”随着“嗖”的一声,她再次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知道她是换校服去了。我很庆幸,我一直执着地坚持着“做人第一”的班级核心价值观。虽然,因为这份执着,我付出了很多课余的时间,给学生讲人生哲理,讲中华传统美德,讲公民意识„„但是今天,在这个孩子身上,我收获了短暂的幸福。至少在两年以后,她依然记得我曾经给他们讲的东西。这种幸福感更加坚定了我留下她的决心。我旋即给主管领导打了一个电话,了解这个孩子的基本情况。

电话那边的领导在向我简单地陈述了这个孩子的情况后,说:“小伙子,你告诉我,你到底愿不愿意接这个孩子,如果不愿意,现在我还可以把她分到别的班。毕竟,你班上的压力挺大,我们是知道的。”

“请领导放心,这个孩子,我接了„„”

我没有什么高尚的情操,我也知道这个决定必然会带给我更多的麻烦。但是那一刻,我决定了。驱使我做这个决定的,也许就是我骨子里那份对教育的执着吧。

敲门声响起,报告!当她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一身干净的校服,纽扣扣得很整齐。她走到我办公桌前不由分说就抄起茶壶帮我把水蓄满。

“坐吧,谈谈你的打算。”

“其实也没什么啦,音乐专业考试过了,还要参加高考,过一线就可以了。线不高,

但您也知道啦,我这个水平肯定没把握。”

“别跟我说一些没营养的话,我就是想知道,如果考不上音乐学院你准备怎么办?” 我直入主题。她先是一愣,然后推了推眼镜,咬咬牙说:“那我就到街头卖唱去。” “好,很好,有这份决心。我相信你能行。既然你心里还有我们的老9班,我带班的风格你也是了解的,希望你能以咱们老9班‘做人第一,纪律至上’的班魂来要求自己。沉下心来,安心备考。”

她有点惊讶。不过还算淡定地说:“老师,我知道没有老师敢要我,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不过我习惯不好,请给我点时间„„”

现在的她全无刚才的那种痞子气,加之坦诚的态度,这一切都让我十分受用。我甚至在畅想,如果她能跟班级来一个“无缝衔接”,那该是多么完美的结局!但随后的现实告诉我:这是妄想!

当天晚修第一节课,我照例来到班级巡查。期间,就有学生跟我小声反映她那个位置时常传来说话声,即便是没人和她说话,她也会自己唱歌——扰民。第一节下课,她的那群粉丝又来到班级,将班级外的走廊堵了一个水泄不通。这种喧闹不仅影响了本班同学的学习,更影响了同楼层其他班级的学习。更重要的是我发现在班内,一些同学的脸上已然挂着些许愤怒。

虽然,我那个“无缝衔接”的白日梦早已被现实击碎,但我依然执着地认为应该给这个孩子一段适应的时间。于是,我尽量安抚班外那些激动的“粉丝”。跟她们“痛”说省一模的重要性,并提醒大家她回来上课也是为了高考,如果大家真的支持她,就应该给她一个空间让她安心学习„„现实让我陷入思考,如何才能让她和班级的氛围融合在一起?从班主任工作的角度讲,高三,就是一种默契。师生之间的默契,同学之间的默契,这种无意言表的默契支撑着整个班级前行,一旦这个默契被打破,随之而来的必然是“灾难”。而我们班主任还要做的,就是致力于让班级各条线之间形成默契,并且维护这种默契。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我没有等来任何好消息。

先是任课老师向我投诉,大家都无法掩饰内心的愤怒:“张老师,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把这样一个顽皮爱讲话且目无班纪的孩子搞到班上来,你到底想不想3班的孩子好了?”

面对勤勤恳恳的同事,我只能强颜欢笑,并安抚大家,希望大家给我几天时间。毕竟,我做这样的决定,对大家而言确实有些不公平。当把这个孩子的情况跟大家做了详尽解释后,大家都还是表示理解。

不过,问题摆在那里。她的行为习惯根本就与高三的课堂不搭界。这个问题不解决,班级永无宁日。默契,还是默契。如何才能让这个孩子找到自己与班级之间的默契呢?

当前,班级在历次考试中屡战屡败,在这种情况下,同学们都很急。毕竟自己付出的努力与取得的成绩不成正比。我非常理解同学们,作为班主任我不可能因为一个孩子的成长,而去拿其他孩子的未来当赌注。话虽这么说,本质上我依然没有很好的办法。 紧接着,一位家长的来电更是让我焦头烂额:“张老师,你是不是缺钱?不要为了几个钱就毁了我孩子一生的前途。我告诉你,你马上把那个音乐生给我赶走,要不然我告你去。你这是误人子弟。你要是不给拿出一个明确的态度,我就到你们学校去„„” 面对家长的指责,我只能咽下苦果。我没想到曾经对我千恩万谢的家长,现如今竟对我如此恶语相向。无奈之余我还是苦口婆心地解释,希望家长能给我一个机会,同时也给这个孩子一个机会。当我表明了态度,家长也没有对我施以更为恶毒的言语。但,他要求我必须在短时间内把这个孩子管好,不得再影响其他学生的学习。家长的态度,我能理解。舐犊之心,人皆有之。“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句老话,在一个不安分的新同学与自己孩子的未来之间显得那么苍白。

放下电话,我对自己说:“自己选择的路,即便是跪着,也要走下去。”

省一模如期而至,我们班考得奇差无比,离学校指定的高考本科指标相差十几个。在那几天,我似乎老了很多。班级该怎么办?这个孩子该怎么办?一连串的问题让我喘不过气来。

这次考试的失败也引起了领导的注意,年级主任找到我说:“兄弟,顶住。九九八十一难的八十难你都走过来了。别怕,想想办法。你行的„„”

也许,这是我当时听到的最暖心的话。

那几天,我终日彷徨不语,班级气氛也到了即将爆发的临界点。同学们似乎有将考试失利的怒火发泄到她一个人身上的势头。

但是,就在这么一个节骨眼儿上,那个家伙居然还有心思在课堂上带着耳机唱歌,深情陶醉,眼神迷离。按照正常思维,我应该立即把她从课堂上揪出来大骂一通,然后直接把她赶走。不过,可能是我已经“鬼迷心窍”了吧!此情此景,居然让我想到了一个法子,一个让她和班级找到默契的法子。我没有发作,而是轻轻地敲了敲窗户,请她到我办公室来。

“今天晚修我想召开省一模分析会,希望你能帮我。”

“我?老师你没搞错吧!”

“我没搞错,我想让你给同学们唱一首歌。”

“唱歌?他们那么讨厌我,恨不得我死了,还能听我唱歌?”

“从你的话里,我感觉到你是渴望自己的歌声能够被大家接受的。这一点就可以证明你具备了一名歌手的基本素质——用音乐链接心灵、用歌声征服听众。不过,我也听出了你对于自身在班级处境的判断。你很聪明,也很敏感。但你和整个班级就这么相互

别扭着也不是长久之计。毕竟,你没有文科基础,若想顺利通过音乐高考线,必然需要大家的帮助。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谁肯帮你?现在,我给你一首歌的时间去感动这个班级。如果你能做到,我还有更重要的任务托付给你做。”

此时,这个孩子完全明白了我的用意。从她纠结的表情中我读出了一丝愧疚,一丝倔强。随后,她给了我明确的答复:“没问题,不过老师你能告诉我,除此之外你还准备让我做什么呢?”

“秘密,不过一切都是为了你的发展,请相信我。”

“嗯。”她重重地点点头。

“回去吧,好好听你的歌。期待你的精彩,不过,切记:你只有一首歌的时间。” “好咧„„”

晚修第一节,我来到班级,一片死寂。看得出,现在正是班级士气最低落的时候。我信步走上讲台:“同学们,请停下手中的笔。我现在召开省一模成绩分析会„„” 会议开始阶段,我客观地分析了班级整体在本次考试中的得失。然后就班级近一阶段学习状态进行点评。接下来,按照惯例,我应该列在出本次考试中取得优异成绩的学生来表扬,为全班同学树立学习榜样。但这一次,我没有。

我说:“同学们,最近大家学习情绪不对。我知道为什么,大家也知道。不过我想请大家将时间调整到一年以前,回想一下当时我们班的情况。全班还有二十几个还没取消处分,几名同学连学籍都被取消了,班级也是一锅粥。但是我们没有自甘堕落,我们团结一心,奋发图强。还记得去年期末的年级总结大会么?年级主任还表扬我们呢!说我们是钢铁三班!从一盘散沙,到钢铁三班。现在呢?我不想回避问题。我们班又来了一名新同学。大家问我是什么心态?我想说我的心态很简单:我当初是什么心态接收了你们,我就是什么心态接收这位新同学。曾经,我能给你们机会。现在,我也同样给她机会„„”

痛说班级“革命家史”,这没什么难为情的。我们的班级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没有必要遮遮掩掩。同学们心里也明白自己曾经是个什么样子,班级曾经是个什么样子。我的话,引起了很多学生的共鸣。因为在我讲话期间,我一直用余光观察着每个学生的表情,其中有一些人没等我说完就已经惭愧地低下了头。更有一些学生回头向她投以歉意的目光。

“同学们,下面我想给这个孩子一个机会,也希望大家给她一个机会。这段时间,你们憋着,她也憋着在。其实大家心里的想法都是一致的,那就是顺利通过高考。不过,她来得晚,没有什么适应期就要参加省一模。你们有压力,想骂人。她也有压力,她更想骂人,但她没有。现在我希望大家给她一首歌的时间,让她能够在我们班级的舞台上堂堂正正地唱一曲。”

没有掌声,没有伴奏,她默默地走上讲台,推了推眼镜,清了清嗓子——

我曾怀疑我/走在沙漠中/从不结果/无论种什么梦/才张开翅膀/风却便沉默/习惯伤痛能不能/算收获/庆幸的是我/一直没回头/终于发现/真的是有绿洲/每把汗流了/生命变得厚重/走出沮丧才看见/新宇宙/海阔天空/在勇敢以后/要拿执着/将命运的锁打破/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精彩地活„„

她唱得很好。尤其是配合着此情此景,不禁让人泪也潸然。她很投入,同学们也渐渐被她的歌声融化,几个原本的活动积极分子甚至开始与她一起合唱,最后演变成了班级大合唱。那一刻,她紧闭双眼。不过眼泪已经一点一点地流了下来。一曲终了,全班一片掌声。在掌声中,我似乎感觉到她终于与整个班级在心灵达成了默契。

在这个时候,我趁热打铁。

“同学们,她想学好,但拿起笔却什么都不会;她想问同学问题,却不知道从何问起。她一定要通过高考音乐录取线,否则她之前所有的努力就会付之东流。对她而言,实现理想就差这最后一步了,但这一步就是那么艰难。同学们,你们是经历了完整的一轮复习的,你们现在的基础是通过日积月累出来的。但是她没有,她有的只是跟你们此时此刻一样的焦虑。大家觉得这次考试考差了,受不了。但有谁关心过她这次考了几分?今天,我要明确地告诉大家,我不会赶她走。而且,像在座诸位刚刚来到这个班级时一样,我还要为她制定特殊的适应计划。

我以作为3班班主任的荣耀向大家保证,她是想学好的。但请大家意识到,她是一个独自在外漂泊打拼了一年的孩子,她比你们承受得更多。但她现在已经是我们3班的一员了,我们是一家人。我们决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家人在终日的抑郁中度过。因此,我希望同学们能够把暂时不用的笔记借给她抄抄,这样在上课的时候她就有事情做了。作为回报,她每天要在晚修之前给大家唱一首歌。同时,如果平时大家觉得学累了,就去找她。请她给你唱首歌,听完了,你就把自己的学习方法跟她聊聊,或者把复习资料跟她分享一下。我相信,有她的歌声相伴,我们是幸福的。

我们是3班,是一个经历了无数挫折的幸运的班级。为什么我说咱们幸运?因为挫折是上帝对于强者的眷顾。我们不怕失败,我们永远斗志昂扬。大风大浪我们都过来了,还怕一个小小的省一模么?有人说这是高考的风向标,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这种说法仅仅是一个心理战术。对考得好却心理素质差的学生能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对考得不好的同学起到一定的自省作用。而对于我们呢?它起到什么作用?”

“自省。”

“对,自省。我们要自省,我们的心理素质,我们的知识储备,我们的学习思路,我们做人做事的态度。我们3班不是笼中的金丝雀——经受不住风吹雨打。我们是一群勇敢的斗士,我们拥有斗破苍穹的勇气。同学们,最后,我想说:从现在起,让我们一起

共创奇迹。我的讲话完了,散会。”

台下先是很静,然后出现了星星点点的掌声,最后是全班同学雷鸣般的掌声。在掌声中我看见她又哭了,而且还不住地向我点头。那一刻,我很欣慰。之前的那些阴沉的情绪也一扫而光。掌声中,我读出了此后她与班级在行为上达成默契的可能。

接下来的日子里,抄抄写写之余,她成了班级气氛的“调节剂”。以“笔记换歌声”的活动也开展得非常顺利。在这个过程中,大家都看到了她的进步,更看到了她对于班级的价值。而她自己,也伴随着简单的抄抄写写逐渐沉静了下来。渐渐地,我耳边的投诉声少了。老师们也开始关注她在课堂上的变化,并且利用课余时间为她圈画一些重要知识点,时不时地还给她开个“小灶”。作为班主任,更是她的语文老师,我自然也是以身作则。课堂提问,课下交流,作业反馈,试卷分析,一样不少。

2010年高考,我们的3班以全年级文理科平行班“标王”的姿态高傲地通过高考独木桥。而她,也顺利地通过了我省音乐高考重本分数线(这个分数比正常重本线低很多),走进了她梦寐以求的星海音乐学院流行音乐系——开始了她的寻梦之旅。现在,我偶尔还能听到她的一些消息。听说她在大学期间再次参加选秀并冲进了广州赛区的三甲,听说她现在正在参与某部电视剧的拍摄„„

从屡战屡败,到“一战成名”。正是一份执着支撑着我和我们的班级破茧而出。时至今日,当我在网络上遇到一些渴望传经送宝的青年班主任时,我都会说:“做班主任,技术真的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一份执着的职业态度,并且坚信执着的力量。也许,因为执着你会暂时失去很多荣誉;也许,因为执着你会承受更多的压力。但是,当一个个孩子因为你的执着而绽放生命的光彩时,那份内心的幸福感是别人无法体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