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盛大希腊婚礼
初三 其它 4446字 890人浏览 jsxzdcd

从差异走向融合的《我的盛大希腊婚礼》 摘要:本文以Hofstede 文化因素模型为理论框架,对影片《我的盛大希腊婚礼》从几个角度(权力距离,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不确定性规避,男性度和女性度) 所反映的美国和希腊文化的巨大差异进行了全面、深入的分析。然差异虽巨大,影片结尾暗示了两种文化正在逐步走向融合。

关键词:Hofstede 文化因素模型 差异 融合

影片《我的盛大希腊婚礼》讲述了生长在芝加哥的一个希腊裔家庭中的女主人公图拉的故事。图拉年届三十还待字闺中,父母和家族有着刻板的传统意识:女儿家只能嫁个希腊人,生一群希腊孩子。而图拉有自己的追求,命运让她等到高大英俊的美国男子伊安闯进她的生活。伊安不是希腊人。于是剧情便围绕着家庭的传统专制和反传统的斗争展开。

其实无论从剧情没置上还是拍摄技法来看,该片都乏善可陈。但成功的秘诀在于:电影人运用好莱坞电影模式攻陷了好莱坞市场本身。具体说就是:高概念叙事+异域文化奇观! 高概念叙事说得通俗点就一句话:用最火的明星演最俗套的故事! 影片讲述了一位老处女巧遇真命天子的俗套故事,虽然主演阵容中没有明星,但是制片人兼出品人却是好莱坞天王汤姆. 汉克斯,这使该片成为了高概念叙事的典型。而所谓异域文化奇观,说白了就是用深厚的传统文化吓晕老外! 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希腊以它悠久深厚的传统文化令只有200年历史的美国人瞠目结舌。但前提是影片必须要展现足够巨大的文化差异来吸引票房。美国和希腊的巨大的文化差异正是影片着力要表现的。因此,本文将该影片呈现的内容纳入到著名的Hofstede 文化因索模型,从跨文化角度来重新剖析一下该片反映的文化差异和最终走向的融合。

一、Hofstede 文化因素模型简介

荷兰的著名文化人类学家Geert Hofstede从1967年到1973年对IBM 公司的近十万名来自七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员工进行了深入的调查,通过对所收集的大量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和分类排名,他建立了Hofstede 文化因索模型。、这个模型对后来的跨文化研究有很大的影响。模型由五个文化因素构成(Hofstede,1980) :

(I)权力距离:社会弱势群体接受不平等权力的程度。权力距离越大,该项的指数越高。其中希腊指数为60%,美国为40%。

(2)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个人和群体的关系。在个人主义的文化中,人们认为个人是社会结构的核心。自我被认为是独立于周围人际环境的自给自足的统一体,个人目标优先于群体目标。而集体主义文化则强调集体的重要性,主张集体里的成员互相扶持,集体主义文化中的个体则表现出更多对他人关注的倾向。个人主义倾向越明显,该项指数越高。其中希腊指数为35%,美国为91%。

(3)不确定性规避:社会群体对未知、模糊和不确定情形的不安程度。不安程度越大,该项指数越高。其中希腊指数为112%,美国为46%。

(4)男性度和女性度:性别所扮演的情感角色。在男性化社会里,性别所扮演的情感角色对比很鲜明。比如,男人表现为坚韧,而有竞争力;女人则富有同情心,喜欢交际。在女性化社会里,性别角色重叠,没有太大区别c ,男性度越大。该项指数越高。,其中希腊指数为57%,美国为62%。

(5)面向长期和面向短期:某个文化背景的群体对物质、社会和情感需求延迟满足的接受程度,面向长期的群体崇尚回报需要长时间等待。面向短期的群体则认为回报应该是立即的。长期性倾向越大,该项指数越高。希腊和美国的该指数没有实验统计。

二、基于hofstede 文化因素模型的影片文化差异分析

从以上统计可以看出,这两种文化除了男性度和女性度,其他三项差异都很大。而美国的个人主义倾

向和希腊的不确定性规避程度更是所有被调查的同家中最高的。正因为如此,两种文化的差异才能够通过这部《我的盛大希腊婚礼》,如此显著地体现出来。接下来,本文就从权力距离,个人主义倾向和不确定性规避这三项能明显反映美希文化差异的因素来分析一下这部影片。

(一)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

两种文化在这一指标上整整相差50多个点。影片不仅仅以个人主义文化的个体(伊安) 进入集体主义文化为主线,还穿插着在个人主义文化大背景之下(美国) 集体主义文化个体(图拉的希腊大家庭) 的适应问题。这些鲜明的文化对比集中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美国和希腊的家庭观

虽然在英文中,“family ”一词同时具有“家庭、家族”的含义,但在美国和希腊文化中,一提起它,人们心中却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图拉和伊安相识的初期,有一次伊安谈起自己的夏令营,图拉脱口而出:“难道你的表兄弟不去吗? ”伊安对这个问题非常惊讶。图拉怕吓住伊安,避而不谈家庭情况。最后在伊安的循循善诱下终于说出的情况是:“我是希腊人,我有27个表兄弟,而且都是近亲……我的家族又大又吵,每个人都在管别人的事……我们认识的都是希腊人,因为希腊人只娶希腊人……”这种家庭观上的差异也反映在以下方面,两种文化中的吃饭和婚礼上。

2 两种文化中的吃饭

图拉和伊安关系确定后,第一次到准公婆家吃饭,非常简单的餐食:咖啡、芝士饼;冷冷清清的气氛:一共就四个人,既不拥抱,也不亲吻。准公婆问了她名宁和姓的含义后,就无话可说。后来竟然把希腊,亚美尼亚和危地马拉这三个毫不相干的国家搞混了。而这恰恰是典型的个人主义文化的体现。个人独立于周围的人际环境之外,主张个人管好个人的事。因此伊安父母对希腊这个与自己不相干的国家知之甚少。甚至连准媳妇的家庭背景,工作单位、受教育情况这些在很多中国父母看来十分重要的信息都没多大兴趣。在他们看来,自己的儿子伊安也是独立于他们之外的个体。

而当图拉决定请伊安的父母来家里吃顿饭时,情况就很不一样了。她计划是两家七个人吃一顿安静的家庭便餐,不想妈妈却邀清了整个家族的人来参加。当伊安的父母从车里看到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的图拉家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现场还有专业歌手伴奏,大家载歌载舞,热闹非凡。图拉父亲的介绍让他们头昏脑涨,人群中有太多人叫力高。接下来,姨妈对第一次见面的伊安的父母大谈自己身上曾经有个肿块,后来发现这个肿块是自己的孪生姐妹,并毫无顾忌地说道“更年期”等词。这些在美国文化中属于个人隐私,不会有人在这利t 场合淡,所以伊安父母不知该如何应对。而在很多集体主义文化中,个人隐私是不存在的,一切秘密都应该在集体内部公开。所以姨妈的这番话其实是在说:“欢迎你们进入到我们这个希腊大家庭! ”

3 关于婚礼

伊安的父母以为只是在俱乐部搞一个简单的婚礼即可。但图拉的父亲却坚持要租一个教堂,请大量的宾客、搞一个盛大的婚礼。至于请哪些宾客,还是由父母说了算。

每一个小小的细节都在表明:只要是家里某一个人的事情,就是家里所有人的事情,而目,其他人可以替这个人做决定,这是一番好意,别人还必须领情。图拉结婚的请柬、婚礼当天的婚纱、伴娘的礼服,甚至是配婚纱的耳饰都是其他人替她定的。而在婚礼当天,最激动的不是新娘本人,而是那些来宾和伴娘。看她们激动和忙乱的样子,你会以为是她们的大典。

(二) 不确定性规避

希腊文化中的不确定性规避在所有被调查的国家中是最高的,达到112,而美国文化的这一指数相对较低,两者相差达到惊人的66个点。

在新的文化情境下,人们适应异文化的策略通常有四种:同化、隔绝、边缘化和融合。在影片中,图拉的具有民族沙文主义意识的父亲显然采用的是隔绝,尽可能保持希腊文化不

受美国文化的影响。他用来隔绝的行动包括:盖希腊式的房子,将希腊的国旗画在车库的门上,门厅里是帕特依神庙的圆柱;让子女学习希腊文,传授希腊价值观,他坚信不移:每个英文单词都有希腊语的词源;开希腊餐厅,和其他希腊人保持紧密接触。而图拉的父亲之所以选择隔绝,说到底就是对美国这种未知文化和伴随而来的种种不确定情形怀有强烈的不安。对这种不确定性要进行最大程度的规避的必然结果就是隔绝。典型的例子是图拉想要去学电脑,尽管她当时已经是三十岁的人了,当她怯生生地征求父亲意见时,父亲一开始表示强烈反对,反列„理…让人哭笑不得。父亲说城里有很多贩毒分子,担心图拉卷入其中。可见,作为一家之主的图拉的父亲对美国这个未知的社会充满了不安和恐惧。而当图拉和伊安的恋情曝光后,其父大发雷霆,原因是伊安不是一个希腊人,他对他一无所知。影片里从图拉父亲的表现可以看出他对不确定事物的惶恐和不安。

相比较而言美国文化的不确定性规避程度就很低了。当伊安的父母得知自己的儿子正在和一个希腊女孩交往时,他们既没有表现惊讶,也没有强烈的兴趣去了解对方,更没有过多地关注这件事情。他们非常平静地接受了图拉这个希腊女孩。后来在图拉家的宴会虽然搞得他们头昏脑涨,但他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感和排斥。最后在婿宴上,他们甚至融人其中,欢快地和众人跳起舞来。

(三) 权力距离

这一项,两种文化差了20个点,差异还是比较明显的。希腊文化里的权力距离明显要大过美国文化。在图拉这个大家庭中,她父亲是显而易见的一家之主。三十岁的图拉连要去城里学电脑这点小事也得怯生生地,婉转地征得父亲的同意。图拉想去姨妈开的旅行社工作,这件事情竟然连姨妈本人也做不了主。最后是图拉的母亲、姨妈和她三个女人串好了台词,哄骗她父亲想出了这个“绝妙”的主意。图拉这才如愿以偿地去了旅行社,那个成为她命运转折点的地方。当图拉和伊‟安交朋友的初期,她不敢和爸爸说这件事情,因为她知道爸爸会要求她嫁一个希腊人,并且想把她送回希腊去嫁人。当伊安第一次上门时,啼笑皆非地听到图拉的父亲说:“你有问过我可以和我女儿谈恋爱吗?”而伊安之所以觉得好笑,是因为在美国,谈恋爱、结婚完全是个人的事情,父母不会也不能干预。从伊安开始和图拉恋爱,到结婚,到婚礼的举办地,甚至连皈依希腊正教这种一生中的大事情都是伊安自己做主的,没有征得父母的同意,父母也没有任何的干预,足见美国家庭内部是几乎没有权力落差的。

三、从分歧走向融合

影片虽然反映了希腊和美国的巨大文化差异,但很多细节在表明这两种文化正在逐步走向融合。图拉就是从这个禁锢的希腊家庭中勇敢地走出去的。而图拉成功地获得了幸福也大大鼓舞了家庭中的其他成员,包括图拉的弟弟尼克。

而伊安为了图拉不惜改变自己的信仰,皈依正教,主动融人希腊文化。可见,两种文化要融合,不能完全靠弱势文化(希腊文化在美国相对属于弱势文化) 的退让和妥协,而是要靠双方积极努力和配合。最后在婚宴上,图拉父亲关于苹果和橘子的那番话,虽然当时引得哄堂大笑,但细细回味,浓浓的温情着实感人。

通过H0fstede 的文化因素模型,本文对影片《我的盛大希腊婚礼》所反映的希腊和美国的两种文化间的巨大差异从三个不同的角度进行了客观、详细的解构。同时,影片也真实地反映了第二代移民在美国所面临的困惑:是坚守上一代传承下来的民族文化,还是完全接受美国文化,抑或是在两种文化中走平衡路线? 但无论怎样,正如影片结尾暗示,两种文化无论差异如何巨大,走向融合是必然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