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忆
初二 记叙文 839字 1381人浏览 疏阔456

故乡风物记之童年记忆(绵阳电视台散文诗原文)

故乡,是记忆里的那片青瓦白墙;故乡,是水墨画一样淡远而隽永的记忆。当第一枚飘飞的雪花在头顶翔舞,红色鞭炮的碎片洒满归乡的潮愿。

蓝布围裙的母亲在小路口张望了又张望,年关近了,故乡近了,所有的母亲无一例外的——老了。 云飞雪落里,母亲的春天,是记忆里的粉蓝碧绿。故乡的山低了,故乡的水瘦了,因为栅栏里那个翘首望天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可是那些记忆,已经永远镌刻下来了。

的下午,懒懒打盹的小黄猫。冬腊月,小院子里,挂满了母亲做的腊肉香肠。村子外,再远一点的小河里,黑红脸膛的渔人,撑着他的小小的渔船,舷边的鱼鹰——沉默而孤独。

这是顽强地嵌入一个少年生命里的关于童年的记忆。山野里,少年的记忆是寂寞而喧腾的。热腾腾的是院子里的鸡飞狗跳,是扑面而来的青葱和着豆腐的家常气息。谁能忘记母亲的厨房呢?炊烟里,母亲的手已不复往日的娇柔。家,是母亲蒸出的粗茶淡饭的滋味,噼噼啪啪终日不息的火塘,那份贴心贴肺的温暖。

堂屋里坐着永远沉默的父兄,四季的劳作,已经简单了一个农人全部的语言。在冬日的黄昏,他们沉默着相对而坐。户外,是渐渐深浓起来的夜色。

故乡的老房子还在固执地等待,等待离去很远很远地方的游子,等待中,那古老窗棂外流过的天光云影,又恢复了往日的颜色。浆,一声

欸乃,鱼鹰一个展翅。

我的更小的孩子也回来了,回到他眼中的童话世界来了。奶奶戴着古旧银镯子的手,缝着小小少年掩不住的惊奇,她不知道,奶奶,也曾是年轻美丽的母亲。没有贫穷记忆的小孩眼睛是多么纯澈啊!

红火,世界于这一刻是全新的。她不能明了的是一个少年寂寞而清醒的童年,所有我和我母亲走过的路,都真的已经渐行渐远了。

一个记得起的老地方留连,清晨到黄昏,直到母亲唤儿归家的声音,高一声,低一声,穿过竹林,穿过青菜茁长的田野,传来、传来......

匆过客呢?可是注定的,当漫天飞雪又起,当岁末迎春花开,我要归去、我要归去...... 归去,向着那片小小村落,村落里,有我魂牵梦萦的童年记忆和白发亲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