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作文命题社会价值导向偏差杂议
高三 议论文 3770字 379人浏览 二源萌的海角

高考作文命题社会价值导向偏差杂议

(《湖北招生考试》理论版 2015.8月刊)

黄硕

毋庸置疑,高考就是一个指挥棒,“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当今的教育需要坚守,但也有许多内容落后于时代,需要与时俱进。而高考作文基本上就是社会的风向标,作文命题的导向性,对那一届考生和下一届备考生甚至社会价值倾向都会产生不同的影响。

有感于此,时隔一年,冷静下来再次审视2014年新课标1卷这个作文题目,笔者认为,尽管命题人力图不带主观倾向,也在材料的处理上作出了一定的努力,如前段末句和最后独立成段的一句话,都是中性叙述而避免了感情掺入,但考试结果表明,它客观上仍不可避免地引发了社会价值导向的部分偏差。以下个人浅思,冒昧提出,期待方家指正。

2014年新课标1卷作文是这样的: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山羊过独木桥”是为民学校传统的团体比赛项目。规则是,双方队员两两对决,同时相向而行,走上仅容一人通行的低矮独木桥,能突破对方阻拦成功过桥者获胜,最后以全队通过人数多少决定胜负。因此习惯上,双方相遇时,会像山羊抵角一样,尽力使对方落下桥,自己通过。不过,今年预赛中出现了新情况:有一组比赛,双方选手相遇时,互相抱住,转身换位,全都顺利过了桥。这种做法当场就引发了观众、运动员和裁判员的激烈争论。

事后,相关的思考还在继续。

——要求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反复审读,感觉材料设计指向尽管力图中立,客观上却扭曲了“比赛”在人们包括考生脑子里的正常印象,从而可能直接干扰审题中的价值导向把握。所以,

有考生考后就说,“读着前面,本来是支持‘坚守规则’的,但整个材料读完,感到命题人又有点倾向于支持‘合作共赢’了,至少是给了两个同等的价值导向。我只好说服和迁就自己,因为现在对我们这些弱势人群来说,似乎更强调‘合作共赢’”。这话十分深刻。诚然,材料末尾部分陈述的赛后出现“激烈争论”“相关思考还在继续”等,着意淡化倾向,但整体阅读下来,多数考生的印象正如上述这位那样,比赛没有坚守“规则”这条唯一底线,而倾向于“中立”、“给空间”,甚至欣赏这种“突破”。

我们认为,命题的这种“中立”或“给空间”,是要不得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在“比赛”这个活动和语境中,大众坚守的常识是,必须分出胜负。不是说,比赛就绝对没有平局,绝对要“你死我活”,比如棋类,和棋常见而我们不觉其怪,但绝大多数比赛,尤其是这种力量技巧型比赛,终究要分出个轩轾高下,这是比赛特性和目的决定的,而有时是娱乐需要。象“山羊”过独木桥比赛,正如材料所示,是传统项目“比赛”,规则在前,参与者只有坚守规则分出胜负这条路,即使必有一方落水,甚至死亡(当然不会),也在所不惜。因为落水的毕竟是 “山羊”(比赛参与者),观众就是要从中找乐子。现在的任意更变,只能使比赛变味,考生会想,这是由一方强权导致的规则改变,或是一群纯粹找乐子的“伪比赛”等。从社会价值导向看,失去了意义,却仍强行提供学生两可的评价空间,看似满足了个性评价权利,却只能使失去基石的变味评价失去价值,或形成价值误导。更具体点说,让双方互相拥抱合作而转身过桥,获得双赢,于情于理也比较幼稚。挑战考生的智商?或许,直接影响部分“认死理”、不相信事实的考生审题方向、写作态度和情绪。据广东高考评卷专家、《语文月刊》副主编胡家俊先生透露,每年作文考试,都有不少这样“反试题”的考生。因此,这种特殊的比赛事例,即使真有发生,也还是不作考题为宜,或者对材料进行必要的改变,譬如,让“规则”意识成为这份材料里评判中的主流意识,从而协调社会价值评判与“比赛”结果评判之间的应有平衡。这并非“强奸”民意,而是对这份结果特殊的材料进行命题导向把握过程中的应有之义。是为就事论事,就事论事有时是必要的。

从理论上分析,“合作共赢”这样的立意,基本上是在伦理道德层面进行思考。有专家就尖锐指出,“从这样的角度立意其实是没有真正学会独立思考”。如果尊重事实,大家恐怕都看到了不少这样的高分范文:它们都以例子为主导,稍加衔接组合连缀便成文,却屡屡被推举,获得高分甚至满分。这实在是拿理性思辨当儿戏。看这个作文材料,只5句话,是个有机体,而“合作共赢”的角度未能从材料的整体出发,仅仅是从材料中的第4句话中生发出来的,虽然符合题意,但在立意上总有点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味道;如果把这样的立意角度推向极端的话,这对选手“互相抱住,转身换位”的做法着实很巧妙,于是,我们不得不进一步放宽约束,便似乎连“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立意,“部分群体利益至上”的立意,“我不要竞争”的立意,等等,都是不算偏题的„„这样的导向,是把学生思维往错误、偏狭、怪异上推,欲令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目标实现,怕是缘木求鱼,实在不怎么高明。

或曰:题目并未规定你必须写合作共赢的呢,你大可以写反对合作、坚守规则嘛。不错,道理上是可以这样讲,可另一个不争的更加残酷的事实是,学生审题,几乎都有一个揣测命题意图的环节。合作双赢,课堂上讲,课外广播电视也讲,政府政治更常讲,其理念不管是不是真的被接受,但至少早已人所周知,积习为常,比当前这个讲求个性,标举独立的时代正在倡导的“规则意识”根深蒂固得多。你这命题,可能不持倾向,但理应预测到,到了部分考生那里,经过一番“揣测命题意图”,便很大程度上会立马倾側于“合作双赢”这边。你还指望多数学生斗胆反对,不作合作双赢之想?那基本不是事实。所以,即使有学生真的不愿苟同“合作双赢”,但到了考场,恐怕实在不敢拿自己的高考人生当儿戏。于是,在“坚守规则”和“合作双赢”两意之间摇摆者,回视一下自己的素材和观点“存储”,抬望一眼那两个均在向着自己招手的“目标”,多数考生恐怕还是会去迎合后面这个似乎更讨阅卷人喜欢的“目标”,乖乖就范。这又等于是无形中逼着部分学生去说不想说的话,或者说谎话。而持“坚守规则”态度者,得有很大的胆量和非凡的定力才行。几个省份阅卷后发布的优秀作文立意选择的对比数据,恰恰印证了这个判断。

当然,“合作双赢”是好理念。“合作共赢”“坚守规则”理念对比,客观地说,实在没有高下优劣之分,合乎整体利益,任是哪个,都可作为行动首选。

命题,想同时实现这两个意图,传导这两种种态度观念都没有错,也很好,但完全可以有其他更佳选择。比如大可以选择“企业合作双赢”类材料,或者选择“朋友合作双赢”类材料,等等,恰恰不应选择“比赛”这个特定背景来实现这个意图。本文前端已有所分析,不再赘言。

高考作文命题,不仅肩负完成人才选拔的使命,还因客观上受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而承担着或隐或显的社会价值导向功能,所以,必须慎之又慎,不仅知识信息无差错,而且对命题导向宜先作足够的分析预判。命题人应该明白,自己对材料形成的价值判断,不必然是多数学生的价值判断;材料的价值导向不能偏离最基本的社会共识和规则。否则,命题的偏颇或失误,小而言之,可能是对部分考生的误导,大则是对考试公正公平性的挑战,甚至可能是对整个社会正确的运行规则的破坏。对良好合理规则的破坏,是任何社会都不容许的,何况我们已经处在对讲规则讲规矩十分敏感和重视的时代。目前这个材料实现不了这个目的,而只能是为“找平衡”却无意间破坏了“规则”。

作文命题具有双重价值:导向现实生活的社会价值和导向文学语言的人本价值与审美价值。以上所谈,未涉及后者,仅就社会价值导向作了浅显分析。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作文是生活的,作文是一种语言形态,学生操有现代汉语的书面语形式,基于生活语境中的共同关注话题,与社会大众进行交流,这决定了作文的干预生活的可能性和学生发展成为社会人需要具有的价值观与判断力的基本水平。作文无疑不能背离社会生活语境、学校生活语境和家庭生活语境。这个作文命题导向,确有可反思总结之处。

写到这里,又想起了2012年安徽省高考作文题,《梯子不用请横着放》。不妨再稍稍延展观察一下。正如笔者在《强化“词句”细读与“社会”的对接》(《语文学习》2012年第7、8期合刊)一文所评价的,本是个好题,可毋庸讳言,考后的社会舆论对此题总体评价却不太理想。自然,作为认真负责的命题研究人员,我们不能苟同这些意见,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份命题材料中的两个“提示语”,无疑是左右和干扰学生思维的关键。客观分析,除了对考生只关注提示语这种整体阅读习惯偏差和能力欠缺因素考虑不足外,命题人对材料中的“梯子不用请横着放”的提示语之于“注意安全”提示语的区别,对大部分考生阅读材料的整体理解能力和分析问题难度的制约性因素,显然分析预判不够,从而造成不少

考生审题纠结,偏题离题,也引发一定的社会价值导向模糊或偏差,未能圆满实现命题意图,不能完全怪罪社会广泛诟病、吐槽。

小文收笔之时,正好读到山西语文名师郗晓波先生文,据称,教育部考试中心专家在山西省阅卷快要结束时来到阅卷现场,表示,“专家认为其命题倾向是要考生议论关于规则的问题”,“始料不及的是山西省居然有如此众多的考生写‘合作共赢’的立意”。专家的“意外”,正印证了我的质疑和担忧,对今后的作文命题也是个提醒。看来,对命题的反复审读和考生审题答题可能情况的分析研判,仍需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