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会绝对满分作文
初三 散文 2142字 63人浏览 落旅

背会绝对满分作文.txt49礁石因为信念坚定,才激起了美丽的浪花;青春因为追求崇高,才格外地绚丽多彩。50因为年轻,所以自信;因为自信,所以年轻。 你来到这个世界是一种缘分,你和蓝天绿地碧水青山相处是一种缘分,你和白云小草泥土浪花相邻是一种缘分,你和一个人相伴也是一种缘分,也许像那隔海相望的礁石,只拥有一种海角天涯遥遥的相思和祝福;也许如那雨打的浮萍,只拥有一种短暂而偶然的相聚,而后只有分离;也许如那树上的青藤,缠缠绵绵长伴一生,不论怎样,人生路上每一处坎坷,每一道风景,你都要以一种淡淡的心情去面对。

以一种淡淡的心情去面对,徐志摩是:“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以一种淡淡的心情去面对,林语堂是:“你去,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

以一种淡淡的心情去面对,舒婷是:“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以一种淡淡的心情去面对,席慕容是:“把含著的三百篇诗,写在云淡风轻的天上。” 以一种淡淡的心情去面对,我是:如果你要去飞翔,我不会是雨水打湿你的翅膀。 以一种淡淡的心情去面对,冥冥中你也许会失去很多,失去了很多的你总还有一个旷达的胸襟,面对别人你一样可以潇洒自如。

淡淡的心情

以一种淡淡的心情,生死聚散,你至少都会经得起考验,时间、空间,一切惩罚在你面前都算不了什么,你不会毁灭,面对坎坷你永远是一曲悲壮苍茫,余韵悠长的动人的歌。 以一种淡淡的心情去面对,去欣赏一个物体,一件事或一个人,即或失败了,失败的你也是一首低回婉转,让人击节的美丽的诗。

以一种淡淡的心情去面对,你也许并不神奇,并不伟岸,然而拥有一种淡淡的情致你的本身便是一道瑰丽的风景。

以一种淡淡的心情去面对,你可以把世界看作一道美丽的阴影,但你却不能站在影子之外,没有心的牵涉,虚无和虚伪都只是纸做的玫瑰。

不论怎样,人生路上每一处坎坷,每一道风景,你都要以一种淡淡的心情去面对。 愿你

真诚地愿你拥有一种淡淡的情致。

\\\挚友如斯

能交到几个永远不说谢的朋友很不容易!” 朋友之间,也许说一句“谢谢”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甚至简单到脱口就能说出。但是,真能够做到不必说一句 谢谢,却是一种难得的境界. 真正的朋友一辈子不说一个‘谢’字,他们之间的情感和友谊, 不会因为缺少了‘谢’字,而有丝毫逊色,相反更为弥足珍贵。

不说谢字,这份朋友之情便蕴含了一份浓浓的亲情;不说谢字, 这份朋友之情显得更为朴实自然。当我们丢掉许多不必要的客套后, 呈现在彼此面前的是自然而真纯的友情,没有伪装,没有虚假,有的只是心灵的贴近与沟通;不说谢字,并非是心灵的冷漠,而是将表达 和回报变为另一种形式,那就是抛弃空洞的许诺,把真正的友情珍藏 在内心深处,内化为一种力量,构建起真正的友谊大厦。 想想我们自己,在所有的朋友当中,又有几位能够一辈子不说谢字 的朋友?人海茫茫,世事沧桑。当我们面对越来越多所谓现实的时候, 寻找一位不说谢字的朋友,又是何等的艰难。 假如你拥有哪怕仅仅拥有一位不用说谢谢的朋友,请你好好珍惜吧。 你要知道,这份友情是金钱买不来的,是时间换不回的,那份真挚的友情是心与心的交融,是属于你一生的财富。 当你付出之后,不必老是企盼朋友对你说声谢谢。一千遍,一万遍的感谢,也许比不上一个理解的眼神!我拥有至少5个不用说谢的朋友, 所以我感激上苍, 也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情分!

飞绝的域西,走过那十里荷花香的江南。一路的餐晚风饮朝露,一路的枕松涛眠孤月,使雨中的流浪,看起来似乎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偶尔想起的时候,依旧泪湿衣襟,怎么的豪情才有那般的开怀?我依旧没能够释怀于现在的枯燥生活。

许多的事情依旧还是匆匆太匆匆,无不得意于现在还能够散发乘夏凉,荫下卧闲敞。人生总也有如意之时,聚散匆匆总是缘飞缘散时,要不怎能够人生得意须尽欢,哪管他明日今朝谁是谁非。

总也有想莲步轻移,婀娜多姿的时候,总也有为悦己者容的时候,总也有被他说成我是个习惯向右走的女子的时候,但是也总有人忘记其实他是个习惯向左走的男子的时候,那么痛并快乐着看花开花落,总比一个人寂寞如烟花的时候好吧。何须在意那么自己本不应该在意的时候,让自己能够更快乐些。

端坐于花下,伸手接一飘落的花瓣,含入唇中,掬其沁凉与幽香,看那破蛹化蝶复成茧又是怎么的开怀?没人能够邂逅奇迹不游走于这个世道。犹记得曾想邂逅水妖,从此避世,终归那也是我有个美丽的梦而已,何须期待太多美丽?

青黛色的烟霭笼罩在银白色的晨曦中,迷离在眼前的时候,天亮了,那么我看闲花开花落的时光还有多少?人生本没多少日子,除去我偶尔的伤感,这个该有的人生应该不是个错误。 白驹飞驰,春去秋至,我倚栏相望,穿了秋水,竟是一袭长袖摇曳着似水流年的传说,却倾泻了我一地的心事。夏将尽,长日渐短,人却开始迷糊。

曦,美丽如常,而我,昔日的心境已不再。心境如疾速的烈风,瞬间感到了落水的冰凉。 步履踉跄,像酒醉的风光,欢歌漫唱全凭自己的无颜,而我又能唱响几多婉转,隔了旁人的心肠流传的是何种笑谈,还便装扮成矜持的假面,在无人过问的舞台上且歌且吟,展示独角戏的绚烂,那管掌声与鲜花的无从装点,而我,真的,真的很想闲看花开花落。 沧海依然横流,桑田依旧难老。

什么时候人世间竟然流行抓不住的过眼云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