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与爱
高中 其它 983字 1372人浏览 yangbaotian818

老张披一件夹克坐在村头小河边。不远处一座化工厂正散发着臭鸡蛋的味道,脚下的小河漂流着大块大块的泡沫。虽是秋收季节,可老张的眼前竟是荒烟漫草。“村人撂荒得太久了!”老张愤愤地将还有半寸长的烟头踩灭。 老张是刚和老婆红梅吵了一架才出来散步的。“要回来你一个人回来,我可不想再回到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这句话,老张已记不清红梅跟他说过多少次了。 当初老张还是小张的时候,村里的日子确实不好过。那时老张带着新婚不久的红梅南下,老张有一手好瓦工活,老张做大工,红梅做小工。慢慢地他们有了自己的建筑队,有了自己的房产公司。可老张不管生意做得有多大,有一个习惯几十年来不改,抽烟只抽一个牌子——五元一包的红梅。 早年忙于生计,对家乡关心不够。后来听说村里有外乡人来办了个化工厂。老张想:村里人也能半工半农了,好!后来听说村头小河的水黑了,臭了,老张心理咯噔了一下;再后来他回村里的次数多了,不为别的,就为奔丧。哪一次不是伤心的回,揪心的去?村里的亲戚本家中,老的小的死因都是肝癌。 那次到二叔家奔丧,他坐在二叔的灵柩旁一宿没睡,一夜整整抽了两包红梅。 早晨,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三叔。三叔说“大侄啊,你爱村里人,你为村里人担忧,叔理解。可村里三年换了五个村主任,村里有点本事的早走了。” 中午,他打电话给南方的朋友。朋友说“你爱你的故乡,你想为村里人分忧,我理解。可那是一笔不小的无回报的投资,请三思。” 晚上,他把想法告诉红梅,红梅说“要回来你一个人回来,我可不想回到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 …… 老张点燃一支红梅,缓缓地站起,前面不远处河水较浅,那是他儿时与小伙伴戏水的地方。那时的水多清啊,她分明是上苍赐予村里人的从九天上涌下的银河之水。那时只觉得《上甘岭》中的插曲《一条大河》的词作者,分明是看到了这条小河才写成的。跟他差不多年纪的,谁没在这河里捞过鱼摸过虾;村里的女人,有谁没在这河里洗过衣服、淘过米。就这小河边,又留下了他跟红梅的多少足迹。河边的小树又偷听了他与红梅的多少悄悄话。 那时,这河水灌溉着岸边的一片绿油油的禾苗。就在这脚下的田地里,他跟红梅比过插秧。可眼下哪有庄稼啊,荒草长得比人还高。 望着眼前的荒草,远眺村里稀稀落落的炊烟,老张的眼睛有点湿了。 老张掏出手机,坚定的拨了个号码。 “陈教授吗?最近有空吗?我想请你到我老家一趟,麻烦你给我村做个发展规划。”

忧与爱23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