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惩公车扒手
初一 记叙文 2399字 61人浏览 shencktu

李圣明时常听到朋友和同事跟他发牢骚, 说坐公交车时常碰上扒手, 毫无察觉的情况下, 裤袋里的钱包就不知所踪了, 惊叹时下扒手的功夫实在是已升华到一个出神入化的镜界了。李圣明没见过“鬼”自然是不怕“鬼”了, 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 说只要多留点神任他再大的本事也没法下手, 那股艺高人胆大的神气甚是嚣张。

但再能耐的马也总有失蹄的时候。没过多久李圣明也“中招”了, 在公交车上被偷了五百元, 连同身份证和钱包一块儿被“搜刮”一空。平时在朋友和同事面前夸下的豪言壮语登时贬值, 惹来一阵嘲笑, 颜面扫地更不在话下了。李圣明自当引为奇耻大辱, 恨得咬牙切齿, 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不惩治这些扒手绝不罢休!

自从在公交车上“中招”后, 李圣明终日心不在焉的, 哪有心情工作, 一个劲地绞尽脑汁地想法子对付扒手。一天, 终于让他想到了一个完美的计划, 登时喜不能禁, 乐得手舞足蹈的, 活像个疯子。他是个急性子, 想到好法子哪肯安静下来呀, 于是他的“报复扒手行动”便闪亮凳场了。

李圣明兴冲冲地跑到银行提款机处, 提了五百元钱, 取出单据后爱如释宝地小心收起来, 但又将刚取出的五百元存入账户里, 脸上漾起诡秘的笑容, 得意地坏笑道:“看我这回怎么收拾你们这些害群之马! ”。

半个小时后李圣明已经来到了一个公交车站台, 他在等16路公交车, 这路公交车的扒手是最为猖獗的。他抬头向远处看了看车来了没有, 心情有些紧张, 他心里明白这是大战前的心态表现并不必担心。

李圣明不放心的摸出放在裤袋里的钱包, 抙开看了看, 里面只有一张他刚补办好的身份证, 又开心地把它放到裤袋里。这时李圣明看见16路公交车终于缓缓地停在站台前, 他粗粗地呼出一口气, 一脸凝重地走上车。

16路公交车上这时不但没有座位了, 而且还站满了人。李圣明用审察的目光打量了车内的环境, 他看见车上有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正用贪婪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 他知道那是扒手, 脸上满意地露出笑容, 从拥挤的人群中向扒手挤近。

李圣明不时摸摸自己放钱包的口袋, 看它是否还在, 但连摸了两次钱包都还在, 心中不禁失望。想想他心里不觉感到有些啼笑皆非, 因为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渴望着自己的钱包被偷, 用他自己常说的话就是“变态”。

当李圣明第三次摸口袋时, 已如他所愿:包钱终于被偷了, 心中那份喜悦真是前所未有的。他虽然不知道自己钱包什么时候被偷, 也不敢肯定是刚才那个贼眉鼠眼的男子下的手, 但他知道从他第二次摸口袋到现在车子没停过, 说明扒手现在还在车上。他也知道前面一个站台再转两个弯就是派出所, 真是老天爷也在帮他似的。但眼下当务之急是他必须在车子到达下个站台之前, 让司机把车开到派出所, 否则今天就白忙活了。

李圣明立刻向车头挤去, 凑到司机耳边告诉司机自己的钱包被偷, 让他把车开到派出所去。司机听后看了看李圣明一眼, 又转过头向车后看了看, 想了一想, 向李圣明点了点头, 当即睬油门加速直奔派出所而去。乘客们看见司机到站不停车便议论了起来, 更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叫嚷道:

“司机怎么回事呀, 到站也不停车, 我要下车呀! ”

叫嚷的男人正是李圣明刚才看见的那个贼眉鼠眼的男子, 所以李圣明此时已八九成认定他不是扒手了。

男子看见司机不理睬便急了眼了, 立刻向车头挤过去, 正要对司机发火, 突然“唰”一声急刹车, 向车窗看去时, 原来车子已经停在派出所大院内。

“你到底搞什么鬼? 把车子停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可赶时间呢! ”男子神慌意乱起来。

司机站起身来, 对着乘客说道:“各位乘客, 实在不好意思, 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因为有一位乘客向我反映, 说他在车上被偷了钱包, 所以我只能把车开到派出所来交由警方处理了, 请大家

谅解! ”车上乘客听司机这么一说都表示理解, 便安静了下来。只见那男子额上直冒冷汗, 一脸的惊恐, 不时地东张西望。

司机说完话弯下腰按了方向盘附近的一个按钮, 车门便打开了。他一边走下车, 一边又对车上的乘客说道:“请大家配合我的工作, 不要下车, 在车上等着, 等警察来处理, 谢谢! ” 车上乘客也许是为了表清白, 很配合, 都在车上等着。

不多时, 只见司机已领着三名警察回到车上。领头的一名警察一脸严肃地说道:“不好意思, 耽误大家一点时间, 因为有乘客在车上被偷了钱包, 所以请大家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我们要对各位进行搜身, 请大家合作! ”说着正要对乘客进行逐个搜身, 李圣明拉住领头的警察说:“警察同事, 不用逐个搜身了, 我知道我的钱包是被谁偷的, 是他。”说着便用手指着贼眉鼠眼的那个男子。

“这位先生, 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领头的警察对贼眉鼠眼的男子说, 示意要对他搜身。一名警察不由分说便上前搜他的身, 果然搜出一个钱包来, 交给领头的警察。领头的警察打开钱包一看, 里面只有一张身份证, 正是李圣明的。男子见警察已搜出证物, 已无话可说, 沮丧地低垂着头。李圣明佯装出一副生气的表情, 说:“我里面放了五百元钱, 你看, 这是我刚款的单子。”言毕把一张单子交给领头的警察。

领头的警察接过单子, 看了看, 果然是刚刚取出五百元钱, 而且还是不到一个小时之前取出来的, 故而对李圣明的话深信不疑, 要求男子交出偷的五百元钱还给李圣明。男子一脸的委屈, 一再向警察说他偷的时候里面就只有一张身份证。但这扒手这时就算掉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一旁的李圣明心中不禁暗喜。

最终扒手不得不交出五百元钱给李圣明, 而且还要受到警方的刑事追究。

李圣明走在回家的路上, 多次摸摸靠自己的小聪明拿回的五百元钱, 可是这时他心里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也许是因为自己用了不太光明正大的手段拿回钱吧, 即使扒手是罪有应得, 但心里还是感到有些不太痛快, 毕竟“以暴制暴”并不是可取的手段, 不能恬不知耻地说自己的行为是“以其人之道还之彼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