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作文
初一 记叙文 2068字 3321人浏览 忘记你好难__

那年那月那日

诸城市石桥子镇初中 蔡春花 手机:15866510130 Email:caichunhuacai 当岁月默默划深额际,当生命的河床停止了喧嚣与躁动,我用生命去倾听沧桑岁月的低吟浅唱„„年近四旬,不经意间,生命之舟已划出了好远,而童年却犹如昨日,尚在眼前„„

不记得何时就有了记忆,只记得贫穷的记忆中不乏天真稚气、欢声笑语——

七十年代末的岁月里,填饱肚子是家人为之奋斗的目标:父母的影子只会在夕阳不见了踪迹,月亮唱起了主角时候方会在家中显现。这对于我们这群拖着鼻涕,四处乱窜的顽童来说可谓是天赐良机。春暖花开的日子,我们呼吸着新鲜泥土的气息的,吮吸着空气中飘散的阵阵梧桐花的甜味,迎着微风细草,心灵轻松的承载不了一丝乌云。手提竹筐如出笼之鸟,唧唧喳喳奔向草长莺飞的田野,捉云雀,捕蚱蜢,早已把父母嘱托之事抛诸脑后了。直到羊倌吆喝着羊群,乌鸦呱呱的叫着,太阳也一不小心被路边的老树捉住挂在树杈上动弹不得,憋红的腮帮子映红了我们的脸蛋时,才赫然记起竹筐还空空如也。于是,急挥锄头,不管是不是要割的野草,纷纷收归入筐,眼看着太阳与我们捉起了迷藏,只剩余晖斜挂在天际,远处传来父母焦急的吆喝声了。无奈,只得重操旧技:筐底插木棒,上面盖青草。回家自然免不了一顿责罚。

太阳温柔的洒在布满灰尘的土炕上,揉揉惺忪的双眼,呆呆的望着屋顶熏得乌黑的报纸。昨晚被打的情景恍惚在眼前。莫不是做梦了吧?起身时屁股的疼痛及时提醒了被打的真实。“茴香面那,茴香面,走的坐的过来看„„”远处小贩的叫卖声让我猛的记起——集,今天大集!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炕。忘记了父母的责骂,忘记了看家护院的任务,更忘记了屁股上的疼痛。匆匆忙忙捎带上几个玉米饼子,直冲集市。

一路跌跌撞撞好不容易赶到了我的“老据点”——南湾说书场。听书的人早到了很多了,我一边气喘吁吁的寻着好位置一边在心里埋怨着爹妈耽误了自己听书。

说是“书场”实则是我们村南一个大河边上的一块斜坡空地。由于那儿地势不平再加上石头土堆遍地,所以卖菜呀,卖布等买卖不适合。这倒为说书人提供了天然的场地(不用安排桌椅板凳)。说书人一般是盲人。他们往往一袭青色长袍,左手拿两片布满岁月沧桑的已磨得锃亮的半月形铜片,右持乌黑发亮的小木槌,面前摆一小鼓,拖着说书人特有的唱腔“书接上回,话说那打虎英雄„„”讲到精彩处戛然而止,一个半大小徒儿端起铜盘走向听众。我知道要收钱了,这才记起肚子还在唱着“空城计”,把那几个在口袋里早已揉搓碎了的玉米饼子拿出来狼吞虎咽的填入肚中(小孩子是不要钱的)。听众大多是清一色的老头儿,他们听书赶集两不误:赶完集,捎带着买好的葱蒜等家中必用品赶到书场,或坐或站津津有味的品着书段,兴致到来之际还会随着说书人哼唱几句。坐在大青石的我这时就会闻着他们一锅又一锅的旱烟香味,看热闹似的看着台上台下的精彩互动。那场景回想起来,至今都觉着是一场听觉盛宴!

有时,碰上父亲卖了粮食或者小鸡仔心情好时,就会路过说书场带上我到绰号“黑燕子”的老人的老汤锅去改善一下生活(在那贫穷年代,那是极度奢侈的,对我来说不啻于过大年)。足有1.8米高的老人,一顶与脸庞一样泛着油光的小毡帽半扣在脑袋上,腰间永远别着那一杆黑杆子铜烟嘴的烟袋。一看见我爷俩,就会满脸堆笑的用沙哑的声调喊着“屋里坐那,老哥您!”于是我就迫不及待的奔上那油光泛亮的长桌子,随即两大灰陶碗热气腾腾的羊肉老汤在我热切目光的注视下“隆重登场”了。口水直流的我来不及用筷子,“跐溜”一口烫的呲牙咧嘴,末了还忘不了啧啧的品着香味。肉多了买不起,可是老汤是尽着喝的,于是你一碗我一碗,爷俩是喝的肚子滚圆,大汗淋漓,不亦乐乎!

春去夏至,随着麦香味,我的四处撒野无人管制的闲散生活结束了。带着妹妹走进了有着千年银杏树的村学堂。那悠扬动听的老铜钟,向我们诉说着时间的远逝„„孩子们像尊敬师长一样尊敬着这口老钟。每每羡慕被老师叫去敲钟的大个子同学,也常常恨自己的个儿怎么就不像院中的梧桐一样转眼间就能与白云耳语了。淘气的二栓子总会早早跑到老师未到校前,偷偷垫上石头轻轻敲一下“铛„„”那绵长的钟声霎时陶醉了钟下面一群拖着鞋子留着鼻涕的顽童。这时的二栓子再也不会因考了鸭蛋而被伙伴们讪笑了„„

院中的梧桐树吹气似的长着,我再也不能一把搂住爬上去了„„梧桐花开了又谢,我也由一个疯丫头变成了一个规规矩矩的小姑娘了。童年生活渐渐的在我的人生舞台上谢幕了。可不管时光如何逝去,也不管岁月如何沧桑,你,我的童年,那童年里的一石一草都是我一生的珍宝!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在睡梦中与你牵手,诉说着自己的思念„„

作者简介:

蔡春花,女,诸城市石桥子镇中心初中的一名语文教师。1973年8出生于相州六村。1990年入读诸城师范。1993年7月在相州初中任教后调入石桥子初中至今。从教近二十年来,在工作上兢兢业业。也因本人的突出表现,曾多次荣获镇、市级优秀教师、优秀教育工作者等荣誉称号;撰写的多篇论文曾获市各种不同的奖励。十几年如一日,在三尺讲台上笔耕舌耘,让自己的青春绽放出最美丽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