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占有为话题的作文
高二 记叙文 1814字 954人浏览 伴我成长耶

以占有为话题的作文

以占有为话题的作文

占有的责任

钟周哲

尼采曾说一代代人的爱情表现为占有。这不假,从对肉体的占有,对时间的占有,乃至到对精神灵魂的占有,都是爱情的表现形式。无外乎男人最痛恨的事情如下:女人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想着另外一个男人。这无疑是对他权力意志的极大讽刺。至少他无法通过物质手段挥洒他占有的欲望了,因而他会感到的只有无比的挫败。挫败常常导致疯狂——当然只对于男人而言。所以佛里德里希洋洋自得地说男人的本性是意志,而女人的本性是顺从。但这是胡说。

女人的占有通常更加旷日持久而且不同寻常。很有意思的是,她们常常会通过自我的充溢,以表现自己与男人不相属的占有——也许在占有别人之前,先把自己占有了吧。因而在爱情的斡旋中,男人往往比女人更加理智,这也许对,当然也许不对。于连斤斤计较瞻前顾后只找出个“职责”来,但瑞那夫人和玛蒂尔特小姐则更多是本性之下的冲动。因而我至今仍然怀疑于连的爱情是否是爱情。正如玛蒂尔特所做的,她精心描绘的倒不见得好,唯独随手勾勒的才更显于连的姿态来。我不敢揣摩出别的来,但这至少表明司汤达的爱情观——激情。

我其实很想把这激情单独罗列出来做个原因,但思前想后突然发现激情其实也就是突然而来的占有的欲望。你要说欲望,那还是占有在人类身上的延伸。爱情的本质就是占有吧。

周日的时候去看《泰坦尼克号》,转换成3d 之后一如既往地迷人。看完之后只有一个感觉——尼采讲的太对了。谁说这所谓的伟大的爱情就和普通人的有所不同呢?你能保证rose 和她新婚的丈夫坦诚相见的时候,不会心心念念她在车窗上印下的湿漉漉的手印?别看jack 已经葬身海底,但事实上已经完成了对rose 不着痕迹的占有。rose 这辈子都很难摆脱一个概念——自己是为了jack 而活。所以即便是jack -直静静地躺在海底,事实上他所拥有的远比他活着,和rose 生活在一起要多得多。rose 活了下来,但这辈子都为jack 而活,两方都不吃亏。

我其实一直很怀疑瑞那夫人所谓的单纯度。很多人很笃定地告诉我瑞那夫人比玛蒂尔特更爱于连,多数时候我都只能表示不以为然。她居然主动提出让予连去神学院,去贝藏松。这其实让我很诧异。一方面我惊异于这个女人的心计——欺骗起自己的丈夫来心思缜密而天衣无缝,一方面她的屈从又超乎了我的想象。单纯而从未有过爱情的女人居然能够如此游刃有余地处理爱情和现实,事实上可以看作她轻松地将自己对于连的情愫斩

这也就构成了整部《红与黑》里我最大的疑窦——于连的爱情是爱情吗?很大程度上他的爱情目的性太强,脱离了我个人主体之下的定义。但是思前想后了很久,突然发现除了目的以外,还有爱情吗?极端一点来看,所有的情感无外乎都是目的罢了,不过是连接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而凝聚出来的在人个体身上表现的形式罢了。如果单纯以目的论否定于连的爱情,也许没有用目的所指向的对象本身来反驳来得恰当有力。所以我暂时把这个问题放了下来,没有多做思考。

但是读到后来,突然对我这个疑窦存在与否产生了怀疑,想了很久突然想明白——司汤达不愧是大师!他以潜移默化的手段慢慢地将目的对象偏移了开来,偏移的手段还很巧妙,反正我一开始看于连费劲心机使尽手段想要重夺玛蒂尔特的爱情的时候,一直觉得他还是把玛蒂尔特当作是他进入上流社会的敲门砖。但是到后来突然发现不是这样,这使我感到无比的畅快。尤其是于连在狱中大彻大悟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于连的爱情是真正的爱情。

玛蒂尔特的爱情让我感到恐慌。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对她这个人的人品是有很大怀疑的。一直到最后我看到她效仿玛格丽特捧着爱人的头颅——我承认,这是最打动我的情节——我才稍稍放下顾虑。但是她的爱情观实在让我感到不安,不为于连,也不为玛蒂尔特,而为他们日后的生活。

在相当的程度上,于连只是玛蒂尔特反抗现世,反抗自我命运的一个工具罢了。而且于连作为工具的这一职能,相当程度上还是她自我叠加臆想出来的。她是个失败的反抗者,但也是个成功的反抗者。她没有成功脱离她所生长的基础,但是至少赢得了我的尊重。

我把我的>读后感和某人交流,他对我除了嗤之以鼻还是嗤之以鼻。按照他的评级,我仍然处于第一遍读的层次(即便我看了不止一遍)。关注《红与黑》中的爱情是最浅薄的读后感,还不如去看形形色色的言情小说。我虽然不以为然,但也没有反驳。也许就是这样,又也许不止这样。

那就这样吧。 《以占有为话题的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