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自我,战胜自我,超越自我
初一 记叙文 4字 3201人浏览 892865442

旅行,是向外探索未知,向内认识自己的体验。在大自然中寻找生命的意义,寻找自我的价值。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人老了后,或是到了一定的岁数后,都会想去检验一下自己体能?从中更好地认识自己,包括胆识、体力、脑力、反应程度等等。今年,我们摄影沙龙的几个人就想去做一次这样的尝试,于是,便有了这次行程之外的行程。由于这次是去坝上采风,在北京集合,所以,我们提前来到北京,就是为了在长城上,检验一下我们的体能。我们选择了金山岭长城和箭扣的野长城。选择金山岭是因为它" 万里长城,金山独秀" 的风姿,还因为金山岭长城的三绝:文字砖、障墙和挡马石,再就是因为这里是" 摄影爱好者的天堂" 。选择箭扣野长城,是因为林先生的一位摄影朋友说拍长城就应该到箭扣去拍。当然我们也想去看看这个野长城到底有多野?看它的沧桑与厚重,并在那荒野之地检验一下我们的体格与毅力。今年的9月20日,我们一行4人走出北京高铁站,上了由北京润艺摄影有限公司姜老师给我们联系的商务车,司机直接将我们带到金山岭脚下的燕子家。这是一个当地的农民家,四合院里种了一些供他们自己吃的蔬菜,给我们住的房间有点小,卫生间是公用的,我们吃的饭菜由她婆婆做,饭菜很好吃,只是有点咸,或许这边的人的口味重吧?她家的收费不高,房间50元/间,吃饭按人头算每人20元/餐。燕子家的人都很淳朴,不是很计较钱。在金山岭这两天是由燕子做向导,并帮我们中最年长的林先生背摄影包。其实,我感觉住在她家最好的一点,并不是这些吃住的条件如何,而是因为她公公是长城的文物保护员,对金山岭长城上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所以,我们才有幸看到了长城上仅留下的两块最清楚的文字砖,砖上写着“万历六年振武营右造”,距今已有三百多年了。在金山岭长城的大狐顶楼一带,500多米的长城上有许多文字砖,但大都模糊不清了,这些“刻在长城上的军事史”历经数百年的自然侵蚀,目前正在渐渐消失,主要原因是污染加剧,空气中二氧化硫的侵蚀,再加上人为的破坏,据燕子的公公说有些人拍摄完后,怕别人拍,就将文字磨掉。这两块文字砖是被她公公用石头遮挡着藏起来,才保护的这么完好。我们沿着长城随走随拍,十几里路走下来也挺累的,我们没有像其他影人们一样,只守在一个景点,早上拍日出,晚上拍日落,而是选择一路走来,这样自然是累很多,但是既然出来了就想多走走,多看看,因此一直走到天黑才回燕子家,这次来长城本想拍星轨,但因为天公不作美,只好放弃。为了拍日出,第二天早上3:30起床,3:45走出燕子家,黑漆漆的夜色中,只有天上不多的几颗星星闪烁着,村里的几盏灯摇曳着,这时连狗叫的声音都没有,只有我们6个人(燕子和另一个帮着背包的村民)行走的脚步声。金山岭的守门人说我们是今天第一批客人。再次买票进门后,坐缆车上小金山,已有俩村民守在小金山的城墙处,这里放了一个铁梯,是为拍日出的摄影人准备的,翻墙过去每人要收10元钱,想这种办法赚钱,也挺辛苦的,半夜三更的就要守在这。翻过城墙就是一块较平的地带,可供几十个人拍摄。不一会这个小山头就站满了影人,又是一阵为占位子争吵,但凡景色好点的地方都是如此。如果大家都是礼让,你拍几张,再换着我拍几张,也就没事了。中国人呀!不知该怎样说?天依旧是不通透,应该是雾霾吧?成像效果不是很好。太阳在雾霭中渐渐露出笑脸,光打在长城上,像是给长城渡了一层金,此时的长城就像是一条金色的巨龙,匍匐在青山中,卧在中华的大地。看着它蜿蜒的身影,会让人想到毛泽东的诗“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还会想到秦始皇、汉武帝,更会想到孟姜女哭长城„„万里长城的雄伟壮丽也在这千年的修筑中,成为中华民族的标志和象征。8点钟我们已经结束这里的战斗,吃好早餐后,向箭扣出发。箭扣长城位于京郊怀柔县西北的八道河乡境内,海拔1141米,距怀柔县城约30公里,金山岭到箭扣约160公里。我们到箭扣的农家乐已经11点多了,这家的中餐可是不太好吃,北方人都喜欢吃咸,南方人不习惯,再加上菜基本上都是煮出来的,所以,基本没怎么吃。我们让房东找来一个村民给我们带路,下午1点多开始向箭扣长城的“将军守关”出发。人称这里是野长城,没人管理,也不用买票,走的全是山路,路途中有一块牌子上写到:“除了照片什么都不要带

走,除了脚印什么都不要留下。保持长城古朴的魅力。”我们对着牌子莞尔一笑,这样的牌子,在这样的地方,或许只能起到提示的作用吧,最终还是要靠人们的自觉性的。箭扣长城是明代万里长城最著名的险段之一,这里的长城多修于险峰断崖之上,雄奇峻峭,气势恢弘,走势极富变化和韵律。因整段长城蜿蜒呈W 状,形如满弓扣箭而得名。这里的险,比我们预想的还要险,很多地方都是陡坡、乱石,遍地野草丛生,走在这样的地方,就会让人想起鲁迅先生的:天下本无路„„像箭扣三十八蹬这个地方,约80度的陡坡,赛过天梯,因此,用“走”字形容不太准确,许多地方是四肢并用的,应该用“爬”比较准确。从“一撮毛”到“擦边过”,有5-6处连台阶都没有,全是陡坡,嶙峋参差的石头像是呲牙咧嘴的怪兽,狰狞着向我们张着嘴„„也像是有意检测我们的勇气„„残破的碉楼,早已不见当年的雄姿,斑斑城墙承载的是历史的沧桑与厚重,它那古朴浑厚,不事雕琢的气质,依然能使人感到它千年之前的风骨,和现如今沧桑颓败、气若游丝以及窘迫的境况。所以路上的牌子,昭示着人们珍惜它、善待它也是有必要的。但愿它能像罗马街头的古物般得到人们的爱护与珍惜。“擦边过”就是一堵墙,两边都是深渊,人要贴着墙,手扶着城墙过去,有点像攀岩运动,这时你根本就不敢分心往下看,硬着头皮只看脚下,只看前方,当迈过了这道坎往两边看时,才觉得心惊肉跳,才觉得后怕。据说这里曾经有游客摔下去过,直到救援人员下去用绳索将他吊起才得救。似乎有点惊心动魄,可它真的比我们想象的要严峻的多。只是觉得既然山势如此的险峻,当年修不修长城御敌又有何妨?走在这样艰险的路上,就像是走在历史的长河里,眼下只有这些残垣断壁在这里静静地守候着岁月,见证着时代的变迁。此时,尽管我们衣服都湿透了,但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累,或许是被眼前的一幅幅沧桑的、扑拙的景色打动;或许是一路的艰险使神经绷得紧紧的忘却了疲劳吧,所以我们的美女阿玲说:“以后再碰到这样危险的行程,打死我我都不来了。”呵呵,我说:“以后我要去比这还要危险的地方。”其实,当初我和阿桂制定这次路线的时候,我就对这段路异常的兴奋,或许我就是那种越危险越来精神的人吧?也或许这就是挑战自我,战胜自我,认识自己最好的途径吧?这就像是人生,当你迈过了一道一道的坎,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之后,以后再碰到类似的坎时,你不会再把这些坎当做是“坎”了,你便会大踏步的向前奔的,就像这些山民一样,爬这样的山如履平地般。当我们走完了这段路时,阿玲兴奋地扬起双手高喊:“我们胜利了„„”那发自内心的声音,在峡谷中久久地回荡着,那种挂在她脸上的自豪感,使她比任何时候都美丽。这个时候,我真为她,为近70岁的林先生感到欣慰呀!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多大的毅力,才能战胜自己,超越自己?有的时候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的极限在哪里?只有当你真正的体验了,尝试了,才恍然大悟,哦,原来我还有这么坚强呀。值得庆幸的是这次没出什么事,除了我负了一点轻伤外,大家都平安无事。都说箭扣是天险,是勇者的试金石,那么我们可以很自豪的说:箭扣我们来过了,也测试了自己的体能和胆略,你的无限风光已经留在了我们的镜头里,那种把命挂在悬崖上的经历,会让我们终身难忘的。今天下午在箭扣除了我们5个人以外,没有碰到任何游客或影人,真正地觉得爽!今天大约又走了15里路,当我们走在平坦的水泥路上时,才觉得两条腿沉重的像是灌了铅,或许是放松下来,才感到疲劳吧。后来才知道这只是我们自己傻傻的爽,原来其他影人们,都是住在山下,看天气,天气好了才上山,而且也不会像我们一样沿着长城一直的走,他们只是上到山上的一个固定的位置等候,拍完后直接下山,这样就比较省力气。可是,这样的经历人生能有几次?我们不会为这次行程后悔的,累一点,苦一点算什么?等到我们白发苍苍,哪里也走不动的时候,捧着这些照片,该是怎样的自豪和欣喜呀?或许那时我的这篇文章还能帮着我们回忆起某些细节,还能在儿孙们面前显摆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