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花开在夜半
高一 散文 4730字 311人浏览 一二三丰卅

黑色夜幕下,狭窄的胡同处,高中生小樱正面红耳赤的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那个,那个,我有话对你说,彤。”

男人的声音犹如醇香的美酒,低沉性感,蓝色的眸子在若影若现的灯光下显得仿若深沉的大海,粉色的薄唇微微抿起,嘴角上扬,“什么事,小樱?”

“我,我喜欢你。”小樱鼓足勇气,粉色的拳头攥的紧紧的,不敢看向眼前的男人。

“呵呵,”男人轻笑两声,红色的长发长及肩背,正散发着妖冶的光芒。揽住眼前女孩的纤腰,彤缓缓低下头,女孩紧张地闭上眼睛,心中是满满的期待。

蓦地,女孩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男人继续埋头在女孩的肩膀上,锋利的两根獠牙深深地插入女孩的脖颈处,良久,他松开怀中早已冰冷的身体,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嘴角的血迹,“还真是甜美呢!”

一把十字银剑蓦地朝彤冲了过来,彤迅速地闪身躲过,飞身到屋顶,笑着看向来人,轻佻地笑道,“原来你就是最近令芬客思家族再也不敢半夜袭人的新一代猎人夕啊!还真是个难得的大

美女呢!”

“既然你知道了我的大名就应该明白我今天是要来取你性命的!”同样身着黑色风衣的美丽女人夕正是新一代猎人中最强的,她轻轻跃起飞向屋顶上的彤,漂亮的脸蛋上没有一丝表情。

彤一边飞身逃跑一边笑道,“听说你是个冷酷无情的女人,还真如传言所说呢,面对这么英俊潇洒的我都可以下的去手!”

夕黑色的长发被夜风吹起,黑色的眼睛里透着诡异的紫色,手中紧紧攥着长剑,风衣在风中烈烈翻滚着,她对眼前男人的话置若罔闻,从懂事时起,她就被教导要杀死每一个吸血鬼,如今也不例外。

寂静的深夜,月亮时隐时现,乌鸦悲鸣着飞向半空,海浪轻轻地拍打着岸边,远处迷迷蒙蒙的山岗在黑暗中显得若即若离。

彤站在海边朝着正奔向这里的夕微微一笑,“夕,我叫彤,记住我的名字哦!”

女孩冷冷地回道,“我不需要记住一个即将走进地狱的男人的名字。”长剑飞出,“受死吧!”

彤轻巧地避过,白皙修长的大手随意朝女孩握剑的手一弹,女孩的虎口一震,长剑瞬间被抛

出,深深地插进海边的沙滩上,深冷的月光下,银剑惨白的光芒伴随着一声哀鸣宣告着这场战争已经结束。

女孩握拳毫不留情地朝彤攻去,彤笑着握住女孩的拳头反手一扣将女孩禁锢在怀里,冰冷的气息吐在女孩的耳畔,“小野猫,你还真是迷人呢!”彤忍不住用另一只手抚向女孩的眼睛,“这双眼睛竟然是紫色的!”

女孩愤怒地朝彤说道,“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彤轻轻刮了下女孩的鼻子,趴在女孩的肩膀上,冰凉的嘴唇吻在女孩修长的脖颈上,冰凉酥麻的感觉令夕忍不住微微发颤,她紧闭牙关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细碎的吻从女孩的脖子一路向上,最后停留在女孩丰满的红唇上,先是轻轻地舔,后又变成狠狠地咬,屈辱的泪水滑到女孩的唇瓣,彤心疼地将女孩的眼泪吻干,口中喃喃低语,“他们都不爱你,你的爸爸妈妈,你的外公他们都不爱你,我也没有人爱,我们都是孤单的孩子,让我们彼此温暖吧。”像是魔咒一般的声音在女孩的耳边徘徊。

“妈妈,我的爸爸在哪儿?”小小的女孩有

着一双黑中泛紫的眸子,此刻正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的美艳女人,女人有着红色的长发和一双美丽的蓝色眼睛。轻轻叹了口气,女人温柔地摸了下女孩黑色的长发,“夕,你没有父亲,以后不要再问这个问题了好吗?”

女人说完大步朝长长的走廊走去,从此再也没有回来,留下一脸伤心的小女孩愣愣地呆在原地。

“你是个魔鬼,我们不要和你玩!”金发的男孩子一把将小小的女孩推倒在地上,然后和一群小伙伴嬉笑着离开。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陪伴女孩的只有地上的影子。

“夕,好好工作,要记住你是一名吸血鬼猎人。还有你的力量是小辈里最强的,记得要照顾好他们。”外公语重心长地对面前的美丽少女说道。

。。。。。。

夕的眼神渐渐迷离起来,沙哑着声音,一遍又一遍地说道,“我是个没有人爱的孩子,所有人都讨厌我,连妈妈都不喜欢我。”

两行清泪从彤的眼中流出,那是从骨子里流露出的心疼,仿佛被触动了什么似的,他深深地

吻着眼前柔弱的少女,沙滩上,两个身体渐渐重合,深深地纠缠起来,海浪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着两具年轻的身体,两个孤独的人紧紧相拥,仿佛这天,这地只有彼此,只剩彼此。

天色大亮,女孩从沙滩上爬起来,衣服整齐地穿在身上,如果不是身上的青紫痕迹,她都要以为昨夜的疯狂只是一个奇怪的春梦。

男人早已离去,却在女孩的中指上套上一个古朴的紫色银戒,戒指上是一个栩栩如生的猫头。轻轻摩挲着这枚戒指,女孩的眼中流淌出异样的幸福光芒。

再次回到家里已经是中午了,外公正在召开猎人大会,女孩对于没有人通知自己早已习以为常,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小黑屋,打开床前的台灯,细细打量着戒指,不自觉地喊了一声“彤”。

将戒指取下,又找来一条结实的银链穿上,夕将戒指戴在脖子上,亲亲地将它藏在衣服后面。关上房门,她正好和开会回来的表妹苏碰到,苏轻蔑地朝她笑道,“夕,别以为自己很厉害,现在芬客思家族新推出了一个伯爵,他的名字叫彤,你要是有本事的话就去杀了他呀!”

夕的脚步微顿,然后面无表情地看向苏,“你

挡住我的路了。”

苏双手环胸站在路口就是不要夕过去,眼神充满挑衅的意味。

夕一手拎起苏的衣领,将她缓缓举起,黑紫色的眸子冷冷地盯着她。

苏一边挣扎一边抑制不住恐惧惊叫道,“你这个杂种,魔鬼,放开你肮脏的手!”

夕的周身渐渐弥漫起杀气,只需轻轻地掐住她的脖子,这个可恶的女人就会从自己眼前消失。缓缓合上手掌,夕在苏的眼中看到了对死亡的恐惧。

忽然一股强烈的压力将夕弹倒在地上,外公晓大步朝苏走去,苏哭诉着夕的恶毒和残忍。外公微微皱起眉头,将苏拉起来,扫了夕一眼,“吃饭了。”

夕趴在地上久久才从地上爬起,随意抹了下嘴角溢出的鲜血,挣扎着站起身,朝大宅的房门走去。

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期间收拾了一个不怎么厉害的吸血鬼,夕阳早已隐入山林,夜的时代悄悄来临,闪烁的霓虹灯,来来往往的人群,各种各样的名车都忙碌在这个城市的街道

上,也不知自己到底走到了哪里,她看着眼前的酒吧,径自走了进去,点了一杯热咖啡,选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默默地欣赏着酒吧里风衣组合的倾情演唱。

“接下来,我要为美丽可爱的夕小姐献上一首‘当黑夜悄悄来临。’”蓦地一个熟悉的身影跳到台上,嘴角一抹坏笑,此刻正定定地看着夕。

当黑夜悄悄来临

我的爱人啊

你在哪里

当大海愤怒地咆哮

当月牙消失了半角

若隐若现的山岩

我看着你美丽的脸蛋

虽然仍觉得寒冷

但是爱人的心

却是熊熊的火焰

渐渐地吞噬了我的情怀

将我温暖

虽然依然觉得寂寞

但是爱人的眼

就像最甘甜的美酒

渐渐将我灌醉

仿佛

幸福就在手边

酒吧里传来男人兴奋的呐喊声,女人的尖叫声,没有人明白这首歌到底唱的是什么,除了台上的彤和台下的夕。

彤优雅地朝众人弯腰行礼,“感谢大家的捧场,现在请容许我失陪一下。”轻松地从台上跃下,彤大步朝夕走去,牵起夕的手,两人迅速地离开,快速地朝前奔跑,房屋树木迅速地在眼前后退,夕笑着看向彤,彤有些发愣,接着也幸福地笑了起来,“你笑了,夕。”

“去哪儿?”夕看向身边的男人,恢复了一贯的冷淡。

“去给你过生日。”彤牵起夕渐渐在夜空中跳跃起来,很快就来到了那个熟悉的海滩上,美丽的海滩上是用红玫瑰堆成的巨大心形,心形的最中间是一个美丽的水果蛋糕。巨大的烟花炮竹正安静地立在一边。

彤走到烟花爆竹旁,点燃了引线,夕呆呆地看着在天空爆炸开形成各种各样形状的烟花,一双冰冷的手从身后将自己抱住,靠在男人宽阔的

胸膛上,夕忍不住轻声说道,“好美。”

彤低低地笑了起来,在女孩的耳边说道,“现在不怕我了?”

女孩朝虚空伸出手,仿佛没有听见彤的话一般,“你看,美丽的东西都是短暂的。”

“那又怎么样,至少,我们开心过。”彤放开夕,然后在空中飞起,快速提起花中的蛋糕。点起十八根蜡烛,旋转到女孩身边优雅地弯身微笑道,“美丽的夕,请闭上眼睛许个愿望,然后吹灭蜡烛。”

夕微微弯起嘴角,闭上双眼,烛光映照下,女孩美丽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蜡烛熄灭间,女孩睁开双眼却被一个冰凉柔软的唇堵住呼吸。

沙滩上,女孩躺在男孩的怀里静静地听着男孩诉说他的往事。

彤说他的父亲在他的记忆里就经常来这个海滩,他说父亲和母亲的相遇就是在这个海滩上,彤还说父亲后来离开了芬客思家族去寻找母亲了,海风吹的女孩有些寒冷,男孩将所有的衣物都裹在女孩身上,而自己只穿着长裤。

第二天夕一回到家中就被外公囚禁了,因为

同样是毕业了的猎人表哥杰告发了夕,说是夕在和一个血族男人恋爱。

一般的猎人根本囚不住夕,夕很快逃脱,来到了海滩旁,希望能够重新看到彤。夕赶到的时候,彤正站在海边一棵高大的枯树枝上微笑着,夕的眼神渐渐柔和起来,彤飞到夕的身旁,拉起夕的手,温柔地对她说道,“夕,我们私奔吧。”夕没有说话,只是更加坚定地握着彤的大手,彤拉起夕在黑夜中快速跃起,奔跑,忽然眼前出现了夕的外公以及两位长老。他们站在高高的悬崖上,冰凉的海水不停地咆哮着拍向黑色的岩石,碎成片片斑驳的浪花,悬崖顶上银质的十字剑泛着阴森的寒光,仿佛暗夜里饥渴的野兽,时刻准备饱饮下面两人的鲜血,彤停下脚步,对着夕说,“夕,你先走,我来对付他们。”夕摇了摇头,死也不肯离开。彤无奈地摸了摸她柔软的长发,“真是个任性的丫头。”

“夕,你快点离开这里。”外公晓担忧的声音从悬崖上传来。

“不!”夕冷冷地看向悬崖上的老人,“我要和彤在一起。”

“那就不要怪我们不顾往日的情分了,夕!”

晓左边的长老狠狠地说道。

两个长老飞下高高的悬崖,长剑直直地指向彤,彤揽住夕纤细的腰肢快速闪身离开。

彤将夕放在海滩上,蓝色的眼睛渐渐变成血色的鲜红,长长的獠牙从嘴里伸出,红色的长发瞬间拉成至脚尖,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镶着猫头的长剑,彤飞向那两个长老,和他们缠斗起来,夕站在一边,想帮忙却又插不进他们间,激烈的博斗掀起巨大的海浪,周围的枯树被连根拔起,飞沙走石间,三人的身影渐渐分不出彼此,夕既担心又痛恨地看着争斗的三人,没有注意到高高的悬崖上一双阴冷的蓝色眼眸此刻正阴笑着看着她,晓快速朝夕飞去,等夕注意到身后有人的时候,长剑已经朝她刺了过来,彤在瞬间抽身离开战场扑向夕,冰凉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打在夕单薄的后背上,夕惊恐地睁大双眼,抱起浑身是血的彤,尖叫一声,“彤!”彤浅浅的笑着,染血的右手缓缓抚上女孩美丽的容颜,“夕,我的妹妹。”夕摇着头哭道,“我。。。早就知道了。。。你。。。你的后背有和我一样的蔷薇花胎记。。。妈。。。妈妈说有那样胎记的男孩。。。是。。。是我的哥哥。”

彤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抚上夕的手无力

地垂下,夕嚎啕大哭起来,紧紧地搂着彤的尸体,直到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病床前外公淡淡地对夕说道,“夕,你昏睡了半个月了而且你怀孕了。”

夕呆愣在床上,但很快,她的眼里滑过一丝微笑,右手轻轻滑至小腹,“是吗?我有了彤的宝宝?”

外公无情地转身,背对着夕说道,“这个孩子不能要。”

夕冷漠地答道,“那个没有温度的家我再也不会回去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母亲宁愿和血族的父亲私奔也不愿意呆在那个所谓正义的猎人家里,而且,你没有权利对我指手画脚,孩子我会一个人带大。”

外公高大的身躯有些微的颤抖,随后,他大步朝门口走去,门啪的一声被关上。

九个月后夕在一座无名的小城生下了一对龙凤胎,两个孩子的背部都有一朵醒目的红色蔷薇胎记,夕按照记忆里的家族仪式,要孩子对未来进行选择,是选择做猎人还是选择做吸血鬼。很快结果便出来了,妹妹选择了做猎人,而哥哥却成了离不开鲜血的吸血鬼。看着怀中的宝宝,

夕渐渐明白了为何外公看向自己的眼神总是那么复杂,传说眼睛是紫色的孩子是带着诅咒出生的魔鬼,那么悲剧也将会再次发生。

夕将女儿带走,儿子交给了芬客思族,随后和女儿在外流浪。她希望将悲剧终止在自己这一代,然而,孰不知命运的轮回已经悄悄启动,一切早已是定局,而酿成这一悲剧的到底是不可更改的命运还是别的什么,又有谁肯去思考。

寂静的夜,还会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