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院儿
初一 记叙文 1208字 27人浏览 心探索电子杂志

从出生到今日,我最开心的日子莫过于在老家大杂院里的时光。那时老爷爷、老奶奶尚在世上,大伯、二伯也没有分家,一起在那古杉木门里生活着,倒也自在。

那时,一家七八户人都住在用土砌成的高墙内,院子十分狭窄,再加上点杂物,可供人走动的地儿也就只有十几个平方了。即使这样,我们仍然幸福。父母把我从城里送回乡下,我在大杂院生活的时光也就是四、五岁那两年罢了。记得在院里像我四、五岁的孩子是极少的,所以大家都宠着我,但是我却不能迈出那高墙半步。老奶奶是个很幽默的人,平日里看我怪寂寞,就整日给我说笑话解闷,但是我还是希望飞出高墙。渐渐的我习惯了这种生活,开始自己找乐趣,那十几个平方米的土地自然就成了我嬉戏的园地。很多时候,我会拉着老奶奶一起玩耍,有时拿烧水的炭壶来熏香肠,有时从地上捡些豆子烧来吃,老奶奶总是恐吓我说:“阿三娘看了会生气的。”我却不以为然,朝阿三娘房间的窗户大喊:“捡豆豆,吃豆豆,烧黑豆豆,喂狗狗。”阿三娘作为给我家讲经的神娘,自然会下来数落我几句,不过她并没有恶意。

当时,我和哥哥住一个屋。每次钟敲了十一下后哥哥才肯回来,那会儿老奶奶睡下了,就剩我跟老爷爷等待哥哥回院。一向不发话的老爷爷这时才会露出他严厉的声音:“你还知道回来?去,到院子里跪下去。”我听了就是“呵呵”笑两声,不过,接着便被老爷爷冰冷的目光打回去。一开始,我还会帮哥哥求情,后来知道没用,便不多费口舌了。回屋后,我们并不急于睡觉,哥哥会给我讲他在外面发生的事儿。他打枣儿时,会把同伴的头一起打破;抓住了小虫,他们会去吓唬正在挑水的大姑娘;抢人家馍馍时,兜里的枣总会撒落一地……在我看来,这些故事要比老奶奶讲的笑话有趣多了,经常被逗得哈哈大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每日天刚亮,我便会被伯妈硬拉起来,虽然会因为睡不够嘟囔两句,但马上就可以喝到馍馍粥了。老奶奶会把熏黑的馍馍片剁碎,放入辣椒油和冻油菜捋慢慢熬,接着便是全家人一拥而上去喝粥,即使最后嘴巴辣得通红也在所不惜。正午,总会有些亲朋邻居来讨茶吃。老奶奶便拿出上好的茶叶沏上,给他们吃。当然,那是用香香的大馍馍来交换的。

夏天的夜晚,全家人都会出来乘凉,在院子里挤来挤去,大的抱着小的,少的靠着老的。当初我很烦,认为这乘凉越乘越热,还乘个什么凉?老奶奶看出了这一点,便用大蒲扇帮我扇着,教我看星星,还帮我夹来酸酸凉凉的莴苣泡菜。直到老爷爷去世后,我才明白那不仅仅是乘凉,而是乘一种幸福的感觉。因为从老爷爷去世后,莴苣泡菜就失去甜味了。

我到大杂院快两年时,老爷爷就去世了。当时全家人都哭得很厉害,但是我却不知道大家为什么要哭。哥哥比我懂事些,他让我哭,我问他为什么,他思考了一会儿后对我说:“这可能是习俗。”这样,我也循规蹈矩的哭了起来。不久,上天又夺走了老奶奶。大伯、二伯分家了,阿三娘也走了,我又回了城里,真所谓“人去楼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幸福好似炊烟,短短暂暂出现,又匆匆忙忙飘散。这时,耳蜗里鸣叫的只是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