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笋记事
初三 记叙文 2574字 52人浏览 蝴蝶飞飞5559

其实你不应该把自己的过去 毫不保留不经修饰得供出来 生活是个无嚼劲的硅胶圈 几天前我买的一个奶嘴 当我含了多天,品出一个道理来 为什么孩子能咬着奶嘴? 因为对孩子唯一的烦恼 是什么时候饿了 我老家的风景城里去的人都说好 偶尔路过的朋友都说羡慕 对于我似乎每个角落都能拾掇那么几件屁大的事情 在脑子短路的时候灵光一闪 我不懂得挖笋,很多年前当我抗起锄头 在放学回家后,在放假窝家里的寒冬时间 冬笋这个词语,有现实的意义 它能改善你的伙食,调节你的胃口, 还能让你赚到外快 老家毛竹很多,所以盛产毛竹笋

老家经济落后,农民很多,

出卖劳动力是人的天性 读书的时代,上山飞也似得, 割稻都能割出个乐趣来 一亩稻田,分割包围, 我和弟弟经常在田头较量 谁的镰刀割稻快, 谁攻占的稻把堆得多, 那是有奖励的,爸爸就是发起人 没到半夜10点12点,收工不了 爸爸说事情不做完, 哪怕到天亮都是要做下去的 也许是哪个时候养成的习惯 事情无论好坏,既然做了, 那就一做到底 将错就错也是那时候养成的一个负面 可是让我意识到自己是那种一件事件意识到要做 就要马上去做,必须做完的人的时候 我知道我注定是我,

很多习惯都是养成的

10来岁光景,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 山上挖笋跟锄草开荒一般 把诺大的毛竹林,北大荒翻耕的劲头 等胳膊酸了,腰僵了 运气好点也能挖到几对 对头笋 冬笋是窝长的 运气好刨刀一窝,自有邻居收购去 原来是1元到1.2 1.5 2元一斤,到2.5 不知道那时赚的这几毛几块 可曾在被窝数了又数?? 那天下雪了,等我们出门已经下得很大 大谋(东阳话,估计是傻瓜的意思)是我爸爸的好友 跟我们相熟,各扛一把锄头 迎着雪就出门了,有钱赚,听不进妈妈的劝告 弟弟也跟去,那年我16岁 穿着解放鞋,其实袜子很薄 保暖谈不上,走着也就开始稍微觉得冷 不久就麻木了

新城这个村离开我们村5里路,

约莫走了3里路光景 在山嘴头的小溪浅滩边, 我们开始了挖笋的第一道过程:赤脚提鞋过零下3度的小溪 100米宽的小溪,水不深,但是石头很滑 用锄头的罩铁的部分当柱子 哆嗦着哆嗦着,其实当时不觉得冷, 应为是必须的,但是现在感觉到当时的情况 冷是最现实的感觉 我无法描述过河的当时 当我想体验了 来年冬天再去走走 忽略了那天过河后的5个多小时里 是否是一直在爬山,找竹林,挥动锄头 尖叫,彼此呼叫, 也忽略掉雪在渐渐下大,我们好像没有带着凉帽(一种竹条和棕树制作的帽子) 头发也许是湿透的,但是身上是湿的,甚至有汗 从密不通风的芦苇和灌木中穿行 我似乎已经忘记我当时那里来的勇敢 笋是能卖钱的,这个我倒还记得

下午回来,是在村子下游的一个空旷的 溪滩上

我和弟弟总共就挖到5棵笋,大小不均, 重量还不到2斤,弟弟已经冻得发抖, 但是河水涨了很多 原先挽起裤腿可以过河,现在时全部脱光, 游泳过去也未必能过 就这样腊月寒冬的某个下雪天 竟然为了能赚个2-3元的外快 也能不顾什么叫冷 我弟弟也能有这样大的勇气跟我去走了这一遭 这是我印象中最觉得冷的一个冬天 后某个留下深刻记忆的冬天的某天 不过河就很多天过不了河 结果就这样3个人手牵走顺着河水的流向 在被斜冲了200多米后 我们像落汤鸡一样奔回了家 弟弟脸色铁青,全身发紫 一回到破落的家里我们已经躲进了被窝 一起发抖 一起哆嗦

我弟弟小时候吃的苦不少

我虽然怎么护着他 实际上他还是很坚强的 下暴雨骑着没有刹车的自行车 傍晚5点去接山里的爸爸 给他送中饭,回来的路上跌落7米高的桥墩下, 一只手跌断,一只手骨折 额头11CM 长的口,能看到骨头 我弟弟竟然能忍住不哭 我们小时候经常被人欺负, 我很没用,都是弟弟在保护我 虽然那种保护在当时看上去是那样的脆弱和无用 但是我不知道我们兄弟之间从小3天吵架2天闹 但是一吵后没多久就和好 也许本来我们就是同根生 虽然性格不同,爱好不同 但是我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 也许习惯了彼此犯错误彼此发脾气 也早就习惯了仍受彼此的无理 但是一起走过来的跟欺负我们的人抗争 跟年长的奶奶去山上背毛竹

跟妈妈去深山老林摘猕猴桃

…………………… 都是我们值得回忆的过去 时至今日,我弟弟都成家有孩子了 我八字没有一撇 我并不觉得我能怎样 生活的车轮总是指引着我们 包括16岁17岁那些年 吃过的一些别人认为的苦头 对我们来说,习以为常的 包括赚的1元2元外快 无一例外都是自己流汗赚来的 也是现在我觉得值得回忆的一些珍贵的童年记忆 那么就在我此刻深夜无眠的时候 眼睛鼻子总是会引起我思想的一些相同的地方 那就是感情,我们都是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