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依旧,心寂沉廖
初三 记叙文 1212字 179人浏览 子系128

正月的风,寥寥轻寒,正月的雨,夹杂雪的无情。夙愿的风,早已伴随那声声敷衍飞舞于那片城市的天。这是一个属于他的城市,喧嚣热闹,霓虹艳染,天空好似晴朗,转眼,又是那个广场,那时,他带她来过,那时,他给了他很多很多美好承诺,记得那年,这片天际飘满了属于这个城市的人们的祈福,漫天的孔明灯,红的、黄的、绿的、紫的,她也一次次遥望着这片天许下了这一生一世的愿望,他不知道,她的愿望里,只有他,唯有他.... 寒风肆虐起来,嗖嗖的吹,她不该再在这个地方停留,是的,她该回病房了,此时,医生护士该是在到处找她了吧。

她不能跑,甚至不能使一点劲快步的走,医生的嘱咐像敢死牌一样响彻耳畔:从现在起,你不能到处走动,随时都有大出血的危险以往那个活泼乱跳,急性子的她在这句话的枷锁下无奈的驻足等待出租或者三轮车的到来,抬头,细雨迷蒙,捂了双眼般让自己突然好想无奈的大哭一场,可是,此时的自己,就连哭都没有力气,她知道,自己不能哭,唯有的是,坚强,一个人的坚强。她知道,失望和绝望之后留下的不是恨,而是对这人生百态的苍凉感知,这个毫无人情味的城市,自己曾经寄予了多少期望和温情,当一切都那样无情展露眼前,痛哭一场,有用吗,她哭了,在医院,在当着那些陌生的医生,陌生的病患,陌生的白墙,陌生的走廊,大哭特哭,还是没有自己期盼的影子出现。她知道,唯有自己,才能救赎自己。

她觉得自己无比的坚强,虽然,心中的那方天地早已溃败的让自己弱如游丝,她还是配合着一切检查,她笑着面对医生的一个个问题,她坚强的回答医生的问题,她是一个人,是的,就是一个人,患者家属没有签名,委托书没有签名,直到医生告知,如果手术必须有家属的签字的时候她再也挺不住了,她沉默,然后无用的任泪水肆意的落。她的泪水出卖了自己伪装的很辛苦的那份坚强。从那刻起,她成了医生护士关注的一个谜,好心的护士给她量血压的时候,说了一番她自己如今想起觉得蛮贴心蛮感动也蛮可笑的话:想开点,大过年的,什么都要想开些,没有什么过不去的那些天,她从来不去正视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她只有自己的那个可怜兮兮的世界,她是个弱者,一个失去了健康的人是个绝对的弱势者,她没有权利去争取自己生命之中的每样东西,工作,生活,亲人,爱人,什么对自己而言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她就像一个瘫子,像一个弱智,她只能任凭自己那无用的身子躺在那个编号为十五号的病床上,然后等待命运的主宰。

她逃避一切,父母的关怀,亲人的温暖,她逃避所有,是因为自己是个不争气的人,让父母操碎了心,让亲人痛彻心扉,她以为,逃了,就可以少一些愧疚,这些年,自己任凭自己的任性伤害了多少人,最终,自己,唯独,还是自己。

最终,她还是侥幸逃脱了一场厄运,这过程,很艰难,这结局,很圆满,健康,真的是主宰人幸福的一切缘始。感谢生命之中出现的每一个人,关心过自己的,爱过自己的,伤过自己的,还有,每一个擦肩而过的人,都感谢,因为,生命的价值唯有存在才能抓住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