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那片海
初一 散文 2548字 293人浏览 SASLAX莎斯莱思

那日行走于空旷寂然的天地间,仰头望见漫天飘舞的雪花纷扬而下,不知名的植物依然是翠绿的枝叶,在晶莹的冰凌的覆盖下绿得发亮,叶尖垂下一排冻结的琉璃,如同凝结的眼泪。我踏着草地上的冻雪,望着一池碧水之上微微的凌波荡漾,在那一刻,好想涉水而去,于茫茫的天地间独自为你起舞。

这般广美的天地,我愿你在。

那夜,雪安静地落了一夜。

一切白色,长时间地盯着那片白,眼睛酸痛得几乎盲掉,有热闹的人群,抓起雪掷出去。跑,摔倒,疼痛,依然是欢笑。我只是站在远处,观望着这盛世的情景,兀自笑出声来。

而我亦只能在人影稀疏的深处,在未被踏出痕迹的落雪之上,一步步踏出“我爱你”。我躺下来,在这茫茫的纯白天地间,背上是冰雪侵染的凉意,纷扬的落雪伏在脸上,我侧过脸,看到“你”,仿佛看到你的脸,仿佛你就在我身边。闭上眼,这是一次盛世而唯美的死亡。 在20岁的时刻,因着这份无望只这般压在心头,你不会知道,我是如何的深情与薄情,你不会知道,我是怎样的想念你。那是一份炽热的情感,是我记在心里念念不忘却又不愿主动索要的情感。我希望它能在我的身旁并且不会离去。而我深知你的无情,便也劝自己得以释怀。

我想起她写给我的信:“想要赶快离开这里,有时候想起你曾写给我的话,似乎就又充满了走下去的勇气„„很多时候,我都是因为那些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支撑我不要倒下去„„而你,是这样深情而又薄情地生活于世间,让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值得你去爱„„”在某个深深的夜里,她这样对我说道。

我翻转过身,觉得极累,脑中是杂乱的思绪,未有头绪。一直这样,深夜无眠,凌晨无眠,天亮无眠,不断不断地从床上爬起来,摸到手电,照亮手腕上的表,却一次又一次地看到只是隔了一两个小时甚至是几十分钟,强迫自己闭上眼,却又生出生硬的头痛,紧皱了眉睡过去,便又会在繁乱的梦境中疲惫地醒来。我在寂凉的夜里起身摸索着倒水喝。我握着杯子,转头望见窗外的落雪映出的亮光,静幽的夕月倾泻一地潺潺流动的如水月光,夜风吹皱满地的冷月,路灯昏黄的光线映出植物静美的轮廓。那一刻,只知道世间清凉安静的美好,顷刻间想起你来,想要拥进你的怀,垂下眼,竟潸然泪下。

我又拿出那个本子,今天第七次轻声阅读那篇文章,期待内心的平静。是性情中自有的隐忍与沉默,使自己默然地担当着无望的深情。曾经多次地想要对你诉说,我对你这样深情的眷恋,只此这样,我望着你时,无声地希望了。

在某个初晴的冬日清晨,我行走在沾满残雪的空旷操场上,砖红色的跑道上偶尔有情侣走过,轻声交谈。我望着脚下潮湿的跑道,想起那个剧烈奔跑的夜晚,在那个心绪不平的晚自习上,我在操场400米的跑道上,一圈一圈飞快地奔跑着,心脏发出钝重沉闷的声响。我终于累到无力,用力抵住胸口,胸中是撕裂般让我窒息的疼痛,眼泪止不住地簌簌涌出,如雨而下。那是如此真实的逼近死亡般的感受,却只有这般的极致,才能让我感到生的强悍与不可违背。我那如同远涉重重山岗的想念,在漫长的跑道上累的疲倦。这年华里最初的想念,渐渐缠绕起我曾经明亮的笑颜,这样缱绻的情思,在这优美的年华里显得沉重难言。这是我盛开在年少岁月里郁郁如诗的情愫,是我生命里流逝的再也追不回的一段岁月。

十乔说:这看似无望的,并非是环境对我们的催眠而引起的心理偏轨,它是生之本质,我们无须找各式的借口阻挡它的攻势,那亦是无用的,我们除了接受别无他法。

她总是在一个个深夜或凌晨给我发这样的句子。我们在那样的环境中拥有小小的生

活,拥有真实的喜悲。应该是这样活色生香的俗世凡尘,而每个人的内心却是阴郁无望的悲伤世界,那些羞于启齿的言语,在自己心中一留再留,在大脑中思考再思考,提笔写在纸上的,是这样苍白无力的表达。而它却真实坦然地昭示着这巨大的生。在高三那个人人自危的环境中,在夜里趴在床头做着一道道数学题,背长长地政治论述题,历史事件意义,以及复杂的英语语法,早上慌张地起床,洗漱,进教室,却又困得睁不开眼。桌上的咖啡低调飞扬的醇香,伴着我们战胜了一个又一个昏昏欲睡的午后及夜晚。我偶尔在黄昏的篮球场上看男生汗流浃背地练球,在夜幕低垂的晚风中低下头,起身离开。

我在高考第一场考语文写作文时严重地走神,然后用25分钟飞快地写了800字的不知所云的文章。高考结束的那个下午,我淋着雨回到宿舍收拾东西。我看到那些在晚自习上传的纸条,厚厚的一摞,我拿出来,一张一张地看过去,上面记录着一个个心绪不平的时刻。我想起我一边做题一边咬牙切齿的样子,心里全是离开的冲动。好像只要能离开那里,无论外面是怎样的风景,我都有勇气敢去走一遭。我把这些纸条全都塞进一个口袋里,如同拎着一袋子的记忆。柜子里,床头,床底下,衣服鞋子,大摞大摞的试卷,高一到高三复习用到的课本,一堆一堆的被我整理出来。这些东西支撑着我三年辛苦的高中生活。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宿舍里手忙脚乱全身无力。我坐在床上大哭,却又不知为何突然有这样激烈的情绪。我还未意识到,自己的高三生活就这样结束了。

第一次看到海的时候,天有些阴。一夜行车之后的清晨我透过车窗看到外面起伏的丘陵与山地,黑暗之中悄然远离了生活了20年一望无际的平原,看到这样的景象,恍惚觉得是一个传说。在这样的时刻,我因这一些事情独自来到远方,走一些未曾走过的路,看一些未曾看过的风景。只是记得与忘却,在路途之上显得更加沉重难言。

在昏暗的地下隧道里,我抬头望着头顶游过的各种庞大的海底动物,仿佛触手可及。里面有仿制的破旧沉船,软软的水草随波摆动。它们演绎着另一个幽深世界的传奇。在走出出口的那一刻,我看到远处海天相接的一抹暗色。在那个时刻,我低下头,再一次的想起你来,想要握住你的手,对你说,这就是远方的海了。

我回到旅馆,吃了蛤蜊跟海蟹。这鲜美的食物让人感到温暖欢喜向窗外望去,能看到远山的轮廓。

天好冷,将近黄昏的时候,我独自来到一个荒草蔓延的山坡。这是远方的暮色,无声的远山与村落,宁静而祥和,炊烟袅袅,薄暮朦胧,如同一幅静好的美画。

恍惚是谁,安静温暖的笑颜,还是谁,湿泪盈睫的眉眼。

在薄凉的海风里,我沿着漫长的海岸线独自行走,仿佛置身于很久以前的梦境中。 梦里。是一片沉默幽蓝的背景。模糊的暗色夜幕低垂,仿佛有寂凉的风,我辨不得方向,只听得阵阵汐声。

前方,是一方深蓝的,深蓝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