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明星也疯狂
初一 议论文 1823字 93人浏览 青春风中飘飘

说起易中天来,他可真不容易,年近花甲,可称“夕阳无限好”,但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如日中天”。一辈子默默无闻,马上就要退休的他却创造了奇迹——突然间大红大紫起来,红得让人不敢相信。请看相关报道:他在北京签售《汉代风云人物》时,不仅书店出动大批保安来维持秩序,警方也出动了15辆警车,几千人的长队把书店围得水泄不通,他一口气签名签了几个小时还是没有签完;在上海签名售书时,和他一起参加活动的众多名人、明星完全被他压住了风头,他一枝独秀,成了名人中的名人。易中天何以这般火,火得遭人嫉妒?

其实,易中天的出名有其必然原因。伴随着社会的进步,电视传媒走入了千家万户。在我们的记忆中,我们崇拜过新闻节目主持人罗京,后来崇拜综艺节目主持人杨澜,再往后便是崇拜访谈节目主持人朱军,紧接着便是崇拜一批军事专家、国际专家,到现在“百家讲坛”的学者又走入了我们的视野。从中我们不难发现,大众的文化知识水平在日益提高,大家要求电视节目能够提供更深邃、广博的精神文化大餐,而“百家讲坛”就是一个品位较高的栏目,易中天借助“百家讲坛”栏目使得自己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是有一定的必然性的。易中天推出的系列节目具有一定的思想性和文化性,他的走红其实折射出了大众对专业知识和高品位文化的需求。

当然,一个教历史的老师,在临近退休时能一飞冲天,成为大红大紫的学者明星,这其中也有着本人素质的原因。正如易中天自己所总结的那样:一是要有哲学修养,二是要有人生阅历,三是要有体验能力,四是要有较强的表达能力。这样,所讲的历史人物才能是鲜活的,有血有肉的……简单地说,就是要用现代观念、立场、方法传播传统文化。易中天正实现了学术的大众化、语言的时尚化和历史的故事化。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学术的大众化是老百姓所期待的。学术是高雅的,但它往往离普通民众太远。易中天的贡献就在于拉近了学术与平民的距离,改变了学术居高临下的地位和一本正经的面孔。《汉代风云人物》也好,《品三国》也好,做的都是这样一件事——把高深的学术变成了老百姓能听懂且喜闻乐见的东西;把历史人物还原为普通人,变成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也会犯错误的人。

语言的时尚化是媒介。历史人物是死的,但描述他们的语言却可以是活的。用现代社会流行的通俗语言来形容数千年前的古人,是易中天的又一成功尝试,这要得益于他几十年教学工作的历练。几十年的教学实践,一来使得他了解年轻人的语言追求,二来也提高了他的语言表达能力。“周瑜帅不帅,孔明会K歌,关羽是爱神。”“刘备对诸葛亮好,好到让关羽和张飞觉得,就像老鼠爱大米。”“鲁肃找刘备要荆州,刘备装哭,鲁肃说:‘你不要哭嘛,不要哭,我这儿有餐巾纸。’”这样“嬉皮”搞笑的现代语言,在易中天的讲座中举不胜举,这就彻底将学术的呆板面孔为可知可感、可亲可近的面容了。

历史的故事化是传统文化走向现代的途径。这几年,戏说、胡说、瞎说历史的书籍、影视作品不少,但都被读者和观众淘汰了,因为这些东西太假,大家看后一笑了之,最多夸你想像力丰富。易中天却在“正说”历史中寻找通俗化的路子。他经常引经据典,却又讲得通俗易懂,趣味盎然,引人入胜,被称为“俗能俗得有品,精能精得出油”。易中天,从书斋走向电视,确实是由传统文化传播领域向大众通俗文化领域的一次成功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人笑称易中天是个门门沾边、门门不精的“百搭”学者。我却认为“百搭”是一种能力,“百搭”是一种才能,一般人还没有这种能力呢!“易中天热”绝不是偶然的现象,他的学问涉及文学、艺术、美学、心理学、人类学、历史学、城市文化学等近10个学术领域,他能够获得很高的社会知名度,受到大众的追捧是很自然的现象。社会现象庞杂,没有多学科知识做基础,是不能轻易对之发表见解的。不懂装懂,或者浅薄平庸,岂不贻笑大方?更重要的是,“百搭”学者往往不甘于苦守书斋,而是关注时事,目光敏锐,善于将所学知识融会贯通于对实际问题的思考,尤其是他们对许多公共话题敢于及时发表自己的观点,具有较强的思想敏锐性。尽管他们的思考和见解不一定系统,有时还显得有些零碎,但却体现出了一种社会责任感和知识的综合优势。

大家需要明确的是,纯而又纯是一种学问,边缘交叉也是一种学问;独守书斋是一种治学方式,启迪民智也是一种治学态度;宁静致远是一种方略,走向大众也是一种选择。“易中天热”的出现,至少让我们知道,原来学问还可以这样做,大学教授也可以这样当,学者也是可以当明星过把瘾的。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条条大路通罗马,何苦一棵树上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