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初二 散文 782字 2381人浏览 花开流年的春天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浣溪纱》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这是一首回忆的词。纳兰词中好句璀璨如星河,而我每次读到“当时只道是寻常”这一句时总会被一次次触动。倘若心情有偏差的时候,几乎会被勾下泪来。这一句亦可以看作纳兰词的精魂。还有一句“换你心,为我心,始知相忆深”,这样的情语是人人可以想到,却无法完美表达的意念。

“当时只道是寻常”似是轻描淡写,却若见知己对坐闲聊,淡而深长。人会老,心会荒,这已不是最初天真的誓约,而是爱情历经岁月翻转轮回多少次后,结就的紫色精魂,看到,会让人沉着寂静。

爱的可望不可及,如同野鹤入云,影迹杳杳。

她是曾经降临于他生活中的女子,与他共度三年。由此他内心留藏许许多多与她的琐事。那年春日,他在轩下醉得醺醺然,恍惚中看见她走过来,眉目婉约的面庞,帮他把被子掖合。 他在半醉半醒之间静静看她,默默感动。那时,他自觉是不够爱她的,起码在他们之间一直无形的横亘着另一个女子。“她”的影子,沉甸甸落在他心里,如同河岸那边的桃花,始始终终挥之不去。那段少年不得遂意的情事,压得他心意深深。

但他们夫妻的闺趣亦有,志趣相合且恩爱互重。在他兴致好的时候,他也会手把手地教她临帖,陪她读书,同她一起玩一些雅致的游戏。像李清照与丈夫赵明诚那样。她浅笑的双眸,新阳熠熠,一如她的人,温暖和煦。她爱他爱得那样安静,甘心陪衬,为他隐没在天际。 他立在残阳疏窗之下,院子里落木萧萧。是西风又来过,轻轻翻动心底片片往事,才会骤然间,想起那么多与她生活的枝蔓,被回忆和内疚之心扩大,如同放置在显微镜下的植物,连细胞和脉络都一一巨细无疑。

思量,思量,焉得不思量?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这般沁入骨血的浓情, 当时只道是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