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与甜
初三 说明文 1324字 3416人浏览 lijiaxi721913

在人类所品尝过的诸多滋味中,“苦”大概是最复杂、内涵最丰富,因而最具哲学意味的一种味道了。人的味觉器官对苦的排斥性恐怕是先天的,譬如给一个婴儿吃苦药,往往会遇到最顽强最原始的抵抗。而在人们的日常语言中,凡是沾上苦字的词儿,大都是灰暗而低沉的:经受艰辛叫“吃苦”;无依无靠叫“孤苦”;身体或心灵极不好受叫“痛苦”……佛家语中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儒家语中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苦是人生之逆旋,苦是漫漫之长夜,人们对苦的东西往往避之惟恐不及。

然而,苦的复杂性却正在于此:苦确如魔鬼菲斯特之于浮世德。如影随形,挥之不去,更有些时候,人们竟然嗜苦为命——君不见人类从古至今最嗜好、最痴迷的三大饮料,就全都是“苦水”:咖啡是苦的,可可是苦的,位居世界饮品之冠的茶,同样是苦的。如果再加上虽非饮品而性相近的啤酒,人们岂不是整日与苦水相伴么?这实在是一个难解的谜。与苦相对的是甜,人们对甜的接近性也近乎是天生的。哪个孩子不喜欢吃糖?哪个婴儿吃药时为送之以甜水?人们语言中的甜字也总是作为苦的对应物而出现的,若苦尽甜来。若不吃苦中苦,难得甜上甜,等等。

可是同样令人不解的是,当人们走向成熟之后,对甜的东西却会逐渐疏远。至于那些出于健康或美容的需要而视甜如寇仇。更近乎成为一种现代时尚了,这种苦现甜的二律背反,不是很值得生物学家和心理学家探究一番么?倘若扩及人类的精神活动,这种苦与甜在认为知上的二律背反应更为明显。美术家们一向把那些格调不高、浅薄媚俗的画作贬为“甜”,由此,甜与俗被合成了一个字眼儿,成了画家之大忌。记得一位艺术理论家曾发表过这样一番高论:“一个欣赏者,当其刚刚入门,还不具备够水准的审美眼光时,他往往喜欢甜俗的东西,就像一个幼儿偏爱喝加糖的牛奶;一旦他的鉴赏力提高了,审美口味也会随之改变。对那些看上去有些丑、有些怪,又苦又辣的作品,他会因其耐人寻味而产生共鸣和好感,这就像成年人舍弃糖水、牛奶,而喜欢咖啡和苦茶一样”这番妙语曾使我回味许久,品着挺有味道。甜能给人带来瞬间的愉悦,但来得快去是也快,不易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苦中的滋味却要慢慢咀嚼才能品出真味,仿若青橄榄的苦涩,细细品昧才能苦后回去甘,因而,它是余味绵长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其实,我们的人生之旅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当你在人生之路上跋涉了一段之后,回眸望去,是否一如曹孟德诗中所谓“去日苦多”呢?同样的,当你在人生的深秋黄叶中漫步了遐想你所能深贮于心底的,往往不是那稍纵即逝的甜蜜和幸福,而是那些铭心刻骨的痛苦,或许你会发现,凡是昔日品味过的具有审美价值的痛苦,如今都已变成了久酿的陈酒,于苦涩之中充溢着人生的甜蜜和醇厚,你会觉得,倘若当年未曾体验那些痛苦,你的人生将是何其苍白,何其平淡!如此说来,苦之况味其实并非人类的天敌,它更多的时候乃是人类相伴相随、须臾不可分离的诤友。请不要拒绝痛苦吧,朋友,因为有了痛苦,我们的人生才变得多姿多彩,我们有精神才变得坚韧敏锐。有鉴于此,我们也才会有勇气承受痛苦,甚至享受痛苦!

桌前正摆着一杯清茗,碧绿的茶芽正地片片地沉落杯底。我品一口微苦而涩的茶汁,不由得又想起了知堂老人的那句名诗:“旁人若问其中意,且到寒斋吃苦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