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之行
五年级 记叙文 1655字 58人浏览 华盛顿小邮差

华山之行

华山是五岳之一,它以险着称。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在这里吟诗作对,而我有幸沿着前人的足迹领略了华山之风采。

那是07年的夏天,我和妈妈随三姨一家从西安坐火车到华阴县华山脚下,准备晚上登山,采购了许多食物,还有手套和手电,并在上山之前品尝了陕西独特的风味小吃。

大约晚上10点钟,我们随着上山的人群从华山脚下的玉泉院出发,由三姨家的哥哥带路,我们打着手电,光线只能照到5米内,看不见旁边的悬崖深谷,根本感觉不到一点儿害怕。前方黑乎乎的,只能听见悬崖下湍急的流水声和呼呼的风声。

走过五里关、石门、莎萝坪,来到毛女洞,洞旁边的石碑上有关于毛女的传说:从前有一个皇宫里的宫女为了躲避给死人陪葬,逃到了华山里,饿了吃树叶和野果子,渴了喝山泉水,日子久了,她身上就长出了绿毛,所以人们把她叫毛女仙姑,将她住的洞叫毛女洞。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千尺幢和百尺峡了。那两段可险了,路窄而陡,人们好像从石头里钻出来的,看着头顶的巨石,我的腿都在颤抖着,我问这些石头倒塌了怎么办?姨夫说:“这些石山是天然形成的,非常坚硬,不会倒塌的。”我半信半疑想,大自然的力量可真大啊。放眼望去几乎是七十度的角度,令人头晕目眩,宽度不足一米,上山的队伍像一个盘旋而上的长龙缓缓的向前推进。经过了卧牛台和擦耳崖,来到了一个几乎是直角的天梯,台阶很窄,手抓不好铁锁就会摔下来,我大胆地往上爬,妈妈紧跟在我的后面,那时我爬天梯的情景就像壁虎在墙上爬,除非有强力吸盘才可能爬上去。三姨一家被天梯下了个半死,哥哥声音颤抖的喊叫:“姨妈,我连吓带饿走不动了。”把我笑得前仰后合,陕西方言在我看起来极具风趣。三姨一家到了日月崖租了一个帐篷去休息了,此时已经凌晨3点多了,妈妈也想休息,而毫不疲乏的我坚定的说:

“你们不去我自己去。”妈妈不放心,同我一起前行,一路跋涉到清晨5点多,爬上了海拔2100米的东峰,上观日台看日出,还抢拍了我亲自用手托起太阳的照片,随后又去了中峰和西峰,西峰又叫莲花峰,上面有陈香劈山救母的石头裂缝,还有一个2米多高的宝莲灯和一个巨大的神斧,这些据说都是当年陈香所用的。

我终于爬上了期望已久的华山最高峰——南峰,山顶有一个石碑,雕刻着“华山极顶2160米”还有一个神秘的符号,石碑周围有两道铁锁,上面挂满了红丝带和吉祥锁,我也在显眼处挂上了一把平安锁,石碑旁边有一个小水潭,清澈见底好似我们新疆的小天池,美丽极了,我迫不及待地让妈妈给我照相作为纪念。此时的体力已透支到了极点,我一屁股坐下来,发现脚底的石头上有许多文字,我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面包和水果,一边欣赏这俊秀的字体,真正体会杜甫“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含义。

休息片刻,听一游客说华山还有更险的地方叫华山栈道,我立刻来了精神,虽然妈妈的腿早已不听使唤,但为了我的安全还是陪我去了,妈妈被眼前山边只有一尺来宽悬空的木板栈道给吓坏了,惊讶的说:“这万丈深渊,万一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说啥也不让我冒险。我清楚地看到妈妈的腿在颤抖,但倔犟的我手抓铁锁小心翼翼的迈开了步子,其实并不可怕,只是更惊险、更刺激、更好玩。

大约上午11点多我们准备返回,妈妈说:“还是坐索道下山吧”,而游行未减的我却说:“我到华山旅游,以登山为最大乐趣,我们从这里一直走下去,体味下山难的感受”,妈妈还是顺从了我。

从山顶往下走,石阶依山体曲折而下,有时陡峭无比,我手攥紧铁锁生怕滚下去,战战兢兢十分小心,此时我的双腿早已像灌了铅一样,就在我疲惫不堪时,遇见了几个拄着登山拐杖的台湾游客,友好的和我们交谈起来,当得知我从昨天晚上一直走到现在时,还举起大拇指夸奖我是个了不起的小姑娘,我的心里美滋滋的,也不觉得累了,于是我们结伴而行。没走多久又遇见一个美国留学生和她的中国干爹。妈妈还给我们拍了一张友谊照片,这可是一张最有意义的照片,直到下午5点多,我们终于回到了华山脚下的玉泉院。

华山那秀美的容颜,徒步19个小时的非凡经历,台湾兄弟的热情,美国朋友的友好,都深深地刻在我的心上,给我的童年烙下美好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