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翅荆棘鸟
初二 散文 886字 14人浏览 zwlj2222222222

传说中有一种鸟,它毕生只歌唱一次,但歌声却比世界上任何生灵的歌声都悦耳。它一旦离巢去找荆棘树,就要找到才肯罢休。它把自己钉在最尖最长的刺上,在蓁蓁树枝间婉转啼鸣。它超脱了垂死的剧痛,歌声胜过百灵和夜莺,一次绝唱,竟以生命为代价!然而整个世界都在屏息聆听,就连天国里的上帝也开颜欢笑。 ——引自《荆棘鸟》

我尽量以轻盈而优雅姿态展开双翅,前面就是枝节横错的树丛了,我在想,那里一定有我宿命的理想。我是荆棘鸟,从一出生我就明白我一生完美的宿命,就是寻找到最尖利的荆棘刺进心脏,流尽最后一滴血,鸣转世上最凄美的绝唱。

我飞着,在羽翅稍丰时,我就一直飞着。穿过了寂寞的幽径,我就要到那片树丛了。忽然,我看见一团幽幽的光芒,仿佛穿过洪荒的远古才来到这里,神秘而幽远。我知道那是蛮古中余留下的火种,就是它让远古人类懂得了人间烟火。此刻,它在我眼前忽闪深隧的诱惑,我竟有种飞蛾扑火的遐想。只稍稍的一顿,我没有绕过它,向着它继续朝前飞去。 经过它时,一种辣而灼热的感觉却顷刻间传遍了全身。我浑身一颤,但没有停止飞翔的姿势。抬起的翅膀,却远比刚才更沉重、也更麻木。飞翔是越来越迟缓,终于我再抬不动翅膀了。当我停歇在树丛间的时候,我静静的想,火种突地爆裂的时候,有一道火舌微笑着,清晰的舔上了我的翅膀。它,灼伤了我。

没有刚刚没绕过火的懊悔,我的心里暗藏了爱与痛,痴与狂的复杂。有些领悟飞蛾扑火近乎残忍的执着。释放歌喉是我完美的宿命,而经过火焰的光芒,我同样是如此深刻的迷恋。我是快乐的,这快乐中纵有一种残酷的疼痛我没什么怨悔。

理理羽毛,我仍努力保持优雅的姿态停歇在枝头。路人行色勿勿,没有谁会注意到停在树枝一只疼痛中的荆棘鸟姿态是否优雅。荆棘鸟却是一生必定要完美的,以轻盈的姿态飞翔,以优美的姿势扑向荆棘,以绝美的歌喉释放生命。我开始思考,我现在该怎样寻找到那根尖利的荆棘以完成我生命最美的绝唱。千山万水的寻找,生世注定的追求,我决不能背弃荆棘鸟的宿命。只是现在,我抬不起灼伤的翅膀。我想,我是暂时飞不起来了。乐极痛极时,我也折了心翅。有些累了,不想再想,于是收起翅膀,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