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壶口瀑布
初三 其它 2851字 369人浏览 心海无边99

观壶口瀑布

“咳哟! 划哟…… 乌云啊, 遮满天! 波涛啊, 高如山! 冷风啊, 扑上脸! 浪花啊, 打进船! 咳哟! 划哟…… 伙伴啊, 睁开眼! 舵手啊, 把住腕! 当心啊, 别偷懒! 拼命啊, 莫胆寒! 咳! 划哟! 咳! 划哟! 咳! 划哟! 咳! 划哟! 不怕那千丈波浪高如山! 不怕那千丈波浪高如山! 行船好比上火线, 团结一心冲上前! ……临近壶口,大家忘记了一天的车马劳顿,精神大振,心里油然想起了冼星海、光未然的传世巨作《黄河大合唱》。

我们的车就沿着黄河溯流而上朝壶口驶去。两岸都是大山,车窗外一山连一山的苍翠,重峦迭嶂,山路蜿蜒就似一条玉带缠绕其中。山高路险弯道多,黄河真的是九十九道弯,盘肠一般,杨永朗想拍一张长一点的黄河都找不到地方。好容易才找到一个黄河拐弯的地方,能拍到一段的长河,我们停下车,走到河畔边,望见十余丈深的崖下,数百米宽的河滩,河滩中间有一道石壕,黄河如带,平缓地向前流去,与想像中咆哮的黄河似乎不太搭界,让人多多少少有点失望。看见壶口方向来了一辆车,车牌是粤R 的,立时如同见到了乡亲一样,上前搭讪,打问离壶口还有多远,那老头说:“不远,四五公里吧,真是壮观、震撼啊。”听说壶口近在眼前,阿狗立马吆喝大家赶快上车,并打开车上的CD 播放器,传出了特地从广州带来的钢琴协奏曲《黄河》,激越的旋律伴着按耐不住的激动,直奔壶口。

近了,近了,隐隐的听见瀑布的轰鸣声了,能看见溅起的团团水雾了。

车沿着河岸上行到柏油马路的尽头,在一个宽敞的停车场泊下车。迫不及待地踩着十数米宽的又高又陡的水泥台阶下到河滩,这时听到如雷如鼓如海啸如万炮齐鸣般的响声,自河滩中央而来,一阵紧似一阵地灌进两耳,我们顺着一条人工修建的曲廊急步而前,过了一座设计巧妙的弓桥,豁然开阔,黄河壶口瀑布终于呈现在眼前了。只见远处二百多米宽的黄河巨流从宽阔的河床缓缓流来,骤然间水势迅猛,黄河急促地奔跑起来,向四五十米宽的壶口涌来,坠入一道狭窄的深不可测的石壕。轰鸣之声就如同一个个霹雳在耳边轰鸣,势如千军万马一心向前,呐喊着、拥挤着,奋不顾身,前赴后继,义无反顾地跌入深谷,瞬刻之间,伴随着轰鸣声,升腾起团团浓雾。正是:“源出昆仑衍大流,玉关九转一壶收”。

老作家魏巍曾经这样形容说:“向北望去,那汹汹黄流简直像千万匹战马疾驰而来。两岸群山却似在惊飞后退,俯视窄窄的壶口,惊人的狂涛如同多条争相夺路的黄龙扑下断崖,呵,看,黄河在一瞬间竟立起来了。”黄河在这里真的是立起来了。“震撼啊,真是震撼啊!”我和阿狗不约而同地说。阿狗又说:”见到这样壮观的黄河,这次驱车数千里的旅行真值了。不虚此行啊。”

据说,此景如壶注水,故名“壶口”。《尚书. 禹贡》曰:“盖河漩涡,如一壶然”。这是何等壮观的巨壶啊,有如神来之手掂起硕大的一壶黄水倾天而倒,看那冲天的巨浪咆哮着、翻滚着、喷射着,猛烈地左击右打两边的石壁,狂放地奔腾向前,激起一团团的黄雾朝上空涌动。浊流化成的利剑,颤动着黄色的刀锋划开这石质的河床。像暴怒的雄狮抖动着满头发亮的鬃毛跃下这高耸的石壁;像一群不甘引颈就擒的癫马,不屈地嘶叫着、狂跳着、颠动着,掀起遮目障眼的黄尘;像不愿俯首受缚的狂龙,激愤地怒吼着、伸缩着、摆动着,卷起遮天蔽日的黄云。

阿狗拿出手机,给远在广州的总统挂电话,让她共享黄河惊天动地的咆哮声。阿猫阿鸡赶紧拿起脖子上长枪短炮,不停的拍着黄河的壮观,好像那壮观的景色稍纵即逝一样。太太望着奔腾的黄河,惊诧得张大嘴说不出话来。旋即拿着她的袖珍相机张罗着要给我们几个老同学在黄河边留影。飞溅起的水雾把我的眼镜打得蒙查查的,什么也看不见,只好摘下来擦拭干再戴,可刚刚戴上又打湿了,只好不停的擦。正是:悬壶浊浪声震天,峭壁重岩起白烟。

我曾经看过许多的瀑布,那些瀑布都是从高山之巅倾泻而下,人们从下往上看,仰望,看飞流撞击着岩石,溅起白色的浪花,卷起千堆雪。而壶口瀑布却是从平地跌入深谷,俯而视之,面对此情此景,我们唯有惊叹与震撼,一切语言都显得寡味。李白说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庐山瀑布与壶口瀑布相比,美则美了,但只得些浪漫与飘逸,欠缺了力度和坚毅。更比不了壶口瀑布的深沉厚重。

我曾经到过龙门,有人说黄河到了龙门,直下千仞,地皆震撼,其下湍澜惊波,如山如沸。可是我在龙门却没有见过这般的景象,那里是水波不兴,而壶口却有如此壮阔的气象。因此有人说古来的龙门,其实就是壶口。而据史书记载,大禹治水就是从壶口开始的,《水经注》记载:“禹治水,壶口始”。《淮南子》说:在“龙门未辟,吕梁未凿”之前,黄河在这里受阻,到处是一片洪水,是大禹率领万千百姓,在这里凿开河水的通道,才使得滚滚洪水渲泻直下。想来那窄窄的壶口,就是大禹凿开的河槽了。

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黄河在这里是从北向南流,山西在河东,河对岸就是陕西。我们觉得在山西看壶口不能算领略到壶口的全貌,未见全貌不能够尽兴,于是我和阿狗阿猫又驱车过了黄河大桥,进了陕西境内,到对岸去看壶口。

陕西境内的壶口,又是一番景象,似乎比东岸还要壮观。但见:两岸巍峙如斧削,野幕低垂河面阔。远来黄河飞湍雪,冲破裂岸辟巨壑。水如天马脱缰凌空下,又如万虎争雄下山忙。水聚壶口激巨浪,气象搅得天地荡。

壁韧对峙的壶口龙槽里,水流沿岸走,侧瀑连成群,巨浪拍岩石,山岩吞巨浪。巨浪和山岩相接,相绞、相斥,巨浪喧嚣,惊湍跳沫,奔流腾跃,如同亿万条金蛇狂舞。更兼飞瀑洪流激起数十丈迷雾腾空而起,遮云接天,箭雨沾人,天风海雨,晦冥迷离,教人胆颤心寒。正是:“归来万马排空势,化作千雷震地声”。

白羊肚手巾红腰带,亲人们迎过延河来。陕西的黄河岸边,再现了诗人贺敬之的诗情意景。一位头扎白羊肚手巾,留着山羊胡子老汉把他的小毛驴打扮得花枝招展,邀人们骑上去照相,言五块一次,言语殷勤。老夫聊发少年狂,阿猫当即决定照顾他一次,我们几个轮流骑着毛驴,叼着烟袋锅,头缠白羊肚手巾照了个不亦乐乎。阿狗一支烟递了过去,那山羊胡子当即打开了话匣子,无话不谈起来,说他家现在不种地了,退耕还林了,改种苹果,三、四口之家,一年下来,也有个四万多元的收入,日子过得不错,闲的时候就到河边来打闹点散碎银子……

回过头来,刚才未及细看的河床上,顽石被激流穿凿得如蜂窝杂陈,更有一些地方被水流旋出许多壶状水坑,两边的河岸就像是被水切出来,切出了一道深深的鸿沟。常常被人喻为柔情的水,虽然至柔至和,一旦在两岸逼仄的山石压迫下,竟会如此的怒不可遏。咆哮的壶口瀑布为奔腾的黄河铸就了伟大的性格,这也是我们中华民族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精神!咆哮奔腾的壶口瀑布,充满剽悍勃发的阳刚之气。面对着眼前如同浮雕般巨幅画面,此时此刻,情绪激越,浮想连翩。无怪乎诗人光未然和大音乐家冼星海据此写出了不朽的《黄河大合唱》。

离去的路上,车里的CD 又响起了钢琴协奏曲《黄河》。身处壶口,面对滔天浊浪,和着激昂的乐曲,依然激动的心情就像那一泻千里的黄河,还在翻滚,还在奔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