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班冯雅荷投稿作文
四年级 记叙文 915字 35人浏览 邢职丶广播

车票

大年初三那天,我和父母来到火车站,准备乘坐凌晨那班开往老家的列车。当时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候车室亮起了大灯,灯下有神色疲惫的旅人,有靠在母亲怀中安睡的孩子,也有打着电话向远方的亲人报平安的人。大年初三的火车站,有着火车行驶过铁轨的轰鸣声,也有着在外的旅人将要回家的喜悦,热闹的年味交织在一起,飘散在夜里。

火车站较暗的一角有位靠着墙面熟睡的老人,布满深浅沟壑的脸上有着掩不住的疲色,但他的嘴角微扬,似乎正做着一场好梦;略显破旧的棉袄上,渍满了油漆与已经干裂的水泥,袖口处的布料已经磨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还露出发黑的棉花在边缘团聚着,似乎风一吹就要堪堪的落下;老人的手背上,新疤与已经结痂的旧痕斑驳着,指缝见还残留着泥沙,指甲上有着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划痕,那双历尽沧桑的手中紧紧地,紧紧地攥着一张皱皱巴巴的车票,那一瞬间,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一下。

他可能是这个城市里某座将要立起的大楼基架上工作的工人,从早到晚不停地忙碌着,做着最苦最累却也最得不到回报的工作。他那双伤痕斑驳的手,砌起一块又一块的砖,他的肩膀扛起一根根钢筋,他刨走地基上一块块的石头,他吃着两块钱一盒的冰冷饭菜,他住着终日不见阳光的地下室,他拿着最微薄的工资,他受着所谓“城里人”鄙夷的白眼„„他在劳累了整整一年后终于可以回到温暖的家,见到贤惠的妻子和懂事的孩子,可他拿不到应有的报酬。他在工头的门前守几天几夜,终于在除夕夜响起的第一声爆竹声中拿到了工头甩在他脚下薄薄的几张钱。他慢慢蹲下,默默拾起一年幸苦的成果,夜空里烟花绽开的光将他的影子拖得极长极长。天一亮,他就挤在“春运”的人潮中去抢一张回家的票,他灰黑的布包不小心蹭上一位衣着靓丽的女人的衣服,女人立马像躲避什么病毒一般的跳开,一边说着“晦气”一边拍着身上子虚乌有的灰,留下他尴尬的立在原地。在火车开动的那天夜里,他终于卸下所有包袱,毫无防备的沉浸在回家的喜悦里,带着一年的劳累,带着一年苦涩的泪,带着撑起一个家的责任,沉沉的睡去。

大年初三凌晨的火车站里,那一位靠着墙面熟睡的老人的身影,竟无比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里,我对他生不出怜悯,只是带着无比的敬意,再看一眼那隐没在昏暗中的身影。

高一十四班

冯雅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