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我挡风遮雨的那一家人2
初二 散文 4610字 104人浏览 香煎寿司

我的生命走到今天, 已有十八个春秋. 在这十八个年月里, 我是幸福的, 我的幸福来源于我的家人, 奶奶, 父亲, 母亲, 大姐, 二姐, 三姐和哥哥. 他们是一群普通的人, 普通到大字不识一丁, 普通到表达感情时只会结结吧吧的三言两语, 普通到即使你和他面对面你也不会在意. 但就是这群普通的人, 他们抚养了我. 他们为我的生命撑起了片片晴天. 他们当中的有些人为了能让个机会给我读书, 甚至付出了自己的青春. 他们现在就生活在我的周围. 面对他们或苍老, 或对已无可挽回的失去的青春的无奈时, 现在的除了学好之外, 不能再报答些什么. 也许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我报答些什么, 他们的爱是普通大众的爱, 但这种爱却是最无私的. 他们依然每个月给我寄生活费, 依然每个学期为我打点学费, 依然为我添新衣服, 新鞋......

我敬爱这他们, 在这里我想把他们一一写出来, 也许这样, 我的心能稍许宽慰些. 奶奶

奶奶是抚育我生命的第一个人. 也是我启蒙教育的第一人. 我出生后, 父母为了维持家计外出务工. 奶奶成了我的襁褓. 儿时农村的家贫困, 母亲在外, 那注定是个缺少母乳的年龄. 在我饥肠辘辘, 嗷嗷大哭的时候奶奶用她干瘪的乳房喂我. 那是没有乳汁的乳房, 但我含着的 时候却安静了, 然后就含着它睡去, 直到天黑母亲和父亲带着疲惫回来. 那时家里的孩子都还小, 父母外出时, 家里就奶奶一个劳力. 厨房的柴火, 家畜的饲养, 和我们这群孩子的日常生活的料理都是奶奶一只手包办的.

等我走出了襁褓, 学会乱跑时, 奶奶多了一项工作, 那就是在黄昏的时候满村寻找我的忙碌身影. 村头村尾, 奶奶寻找我的声音传遍整个村庄. 我却躲藏在某个角落暗暗欢笑. 奶奶对我的疼爱是夏夜的蒲扇, 是冬夜为我温暖的被窝. 看似平凡, 却都是无可代替.

我开始上学时, 她成了站在校门口接送我的人. 当我上学遇到欣喜的事时, 第一个知道的人是她, 她会和我一起笑着回家; 当我被人欺负时, 委屈的眼泪也是她为我擦的, “不哭, 咱们以后不和他们玩就是了“她这样安慰着我. 在这些小事上, 她教会了我善良, 教会了做人本分, 教会了我宽容.

十岁那年, 奶奶离开了我, 永远的离开. 这个给了我生命当中最初的爱和关怀的人在我还没懂得对她说声谢谢就走了. 走得那样匆忙, 那样不舍. 在另一个世界里的奶奶, 你现在可好? 你是不是还在像以前一样牵挂着我? 怕我摔倒, 怕我哭泣? 不, 奶奶. 我已长大了. 谢谢你的爱, 奶奶. 谢谢你给我幸福的童年, 让我成长.

父亲

这个给了我生命的人, 是位农民. 憨实, 淳朴, 勤劳. 拥有所有农民所拥有的品质. 但就是这个看起来有些愚笨的人撑起了我们家的

天, 铺就了我迈进学堂的道路.

父亲十二岁那年, 爷爷因病去世. 父亲孤儿寡母, 无力支付学费. 在奶奶为父亲勉强支撑了两年后, 父亲正式辍学, 回家务农. 十三岁起, 父亲便与成年人一起劳作. 拿起了一个大人的工分. 父亲没什么文化, 但他一直坚守着自己的人生信条:“无志你就别出世“. 父亲笃诚的实践着他的信念, 做一个有志气的人.

从十二岁到二十岁, 再从二十岁到三十岁, 一直这么干着, 支撑着家, 赡养着老母. 与父亲同年龄的人早已成家. 但父亲贫困的家境让成家成了一个梦. 直到父亲三十四岁那年, 父亲才用姑姑出嫁的聘金娶回了母亲. 二姐三姐的相续出生让家越来越完整. 到了我出生后八口之家已是其乐融融. 但随之而来的生活压力, 让家一度陷入困境. 五个孩子要抚养, 大的要上学, 小的又太小. 为了维持这个刚刚完整的家, 父亲和母亲开始了打工生涯. 一日又一日的奔波, 终于使家渐渐安定了下来. 当我爬出襁褓后, 父亲回到了家乡, 承包起了几十亩农田. 父亲农忙务农, 农闲时种蔬菜, 养牲畜. 一年四季一天空闲也不放过. 在父亲的操劳下, 家渐渐有了起色.

父亲一生当中有个最大的遗憾, 那就是爷爷去世得早, 自己没能多读书. 在我们出生后, 他把这个理想寄托到了我们身上, 希望我们能读上书, 然后出人头地. 可是要供五个孩子那谈何

容易. 那时小学的学费每个人要四百多, 五个人一学期就得两千多. 这笔钱在当时, 对于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来说无疑是巨大的. 每年

开学, 父亲都是十里八乡的筹学费. 为了不让我们因为没钱交学费而误了学习, 父亲就去求校长让我们先上课. 以秋收的粮食或者牲畜作为抵押.

秋收几千斤的稻谷换来了我们的学费, 而留给父亲的却只有肩头披的肉趼和一双粗糙得像干枯的树皮的手. 那些我们学堂的知识是父亲用汗水浇灌的. 有时卖稻谷的钱并不够支付学费, 为了筹足学费小牛犊一年要卖好几条. 耕牛是父亲的另一个孩子. 父亲长说有了牛就有了生计. 但为了我们, 父亲不得不忍痛割舍了他的另一个孩子.

从是十二岁到现在的六十四岁. 憨厚的父亲就这样无怨无悔的做着. 即便是现在, 他最小的孩子也已经成年, 他仍在工作着. 高中以来我在外面读书, 回家的机会不多. 第一次离家就意味着长大. 但却不知, 父亲也同样在这些我们成长的年月里逐渐老去.

不久前的一个周末我回家. 父亲的苍老让我惊呆了. 皱纹像沟壑一样爬满了他的脸盘, 强壮的手臂已经消瘦, 白发也已不再是可以数的那种. 那天我执意要为父亲染发, 但他还是婉言拒绝了. 他说:“你们都那么大了, 我能不老吗? 再不老都成妖精了. “我无言以对. 因为父亲的确老了.

这就是乐观, 淳朴, 憨厚的父亲.

母亲

母亲是个平凡的农村妇女. 她喜欢回忆她天真烂漫的童年, 喜欢和一群妇女一起说长说短, 喜欢看戏剧, 喜欢凑热闹......

这个女人在我幼时的

记忆里是一个喂我母乳, 给我讲故事让我枕着他的手臂入睡的人. 母亲二十八岁那年嫁给了父亲. 和大多数农村妇女一样, 母亲善良, 勤劳, 慈爱. 既拿得起重有拿得起轻. 父亲承包几十亩农田的时候我们还小, 那二十多亩地都是母亲自己一人一分地一分地地种下的; 我们平日里一身合身的衣服也是他一针一线为我们逢制的. 不过, 母亲在勤劳的同时也是个怀旧及爱凑热闹的人.

入冬后, 甘蔗成熟, 附近糖厂开始向周围的农村收购甘蔗. 村里每年都要组织收割甘蔗的队伍, 母亲每年都会加入. 或是为了赚几个钱为我们过年买新衣服, 或是为了给来年的开学挣写学费. 或是为了补贴家用.....

收割队在赶工的时候往往正月里也没得闲. 但在元宵节那天, 无论多忙, 母亲都会抽出时间和附近的几个妇女一起去城里看闹元宵的. 我记得小时候我常常吵着要去, 她们为了不带累赘, 常常都是找个借口去的, 不是说那天晚上要加班, 就是要去某某家帮忙. 只有等到她们下半夜闹完花灯回来时我才会知道我被骗了. 于是我总是大哭大闹. 但母亲哄人, 编故事的本事可非同一般. 几句话就能把我哄住, 接着我就枕在她的手臂上听着她编的故事安静的睡去.

这个如今让我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可爱的人现在依然保持着她的那份特有的天真. 前些时候因为迷上韩剧, 所以我们每次回家, 她都会先下厨给我细细的做上一桌饭菜, 然后就坐在我旁边给我倾倒她的韩剧心得. 有时在韩剧热播时间她还会和我争电视看, 我看着这个额前 已有白发却仍像一个小姑娘一样热衷于那些浪漫的女人时, 有些忍不住想笑的感觉, 之后我会摇摇头把遥控器给她. 接过遥控器后她就像个小孩得到好玩的玩具一样专注到她的韩剧里去. 有时还会被电视里的情节感动得哭上一整天, 嘴里说着再也不看这惹人眼泪的东西了, 可一天过后又准时的蹲在电视机旁.

这就是我的母亲, 勤劳却带着天真.

大姐

我的大姐, 这个人在血缘上和我们没有一点关系. 但就是这个人, 给了我整洁的童年, 也最早替父母分担了家的压力.

农村重男轻女的恶习让大姐还没来得及脱离襁褓就被早早的抛弃了. 大姐是在她一岁时被母亲收养的, 母亲和父亲把大姐视为己出, 百般疼爱. 这些爱, 让一个还不懂事的孩子有了家的温暖, 有了被爱的幸福.

大姐作为家里的大姐头, 在我们这些弟弟妹妹出生后为奶奶和母亲分担了一部分家务. 大姐的童年是由放牛的歌声, 收稻插秧的身影以及在家里打扫, 清洗的忙碌的身影所组成的. 在我还没脱离襁褓时, 大姐经常用一条背带背着我做家务. 我儿时的尿布, 儿时的衣裳, 儿时的身体都是大姐为我清洗的. 等我们都上学时, 大姐为了减少父母亲的负担, 选择了辍学外出打工. 她的辛劳为我们换来了学费, 换来了新衣裳, 换来了一日三餐桌上的美食......

大姐为了我们这班弟弟妹妹, 打了十年工. 二十七岁那年, 大姐遇到了

她生命中的男人, 后来这男人成了我的姐夫. 但命运并没有就此放过这个为家付出了青春的人. 他们的儿子出生后被查出患有先天性视力低下. 为了儿子的病他们花光了积蓄. 在负债累累的情况下, 大姐又回到了她的打工生崖当中. 边打工边为儿子治病. 含辛茹苦的母亲也许是感动了上天, 儿子的病日渐有了起色. 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 就在她以为一切都将会好起来的时候姐夫却染上了酗酒的恶习. 好几次我回家, 都见到受尽委屈的姐姐在母亲的房里哭泣. 这位曾给我童年和母爱一样的关怀的人, 从童年到现在一只付出着, 先是为家, 再为儿子, 现在又为丈夫. 每次我看到这位有些消瘦的人泣不成声时, 一种隐隐的痛缠绕在心里, 我想走过去安慰她:大姐, 不哭.........

二姐

二姐为人老实, 看起来有些笨笨的. 但她却拥有着一颗朴素, 善良的心.

农村的女孩子虽说不能像城里的女孩子那样花花绿绿的什么衣服都有, 但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 即使贫困也掩盖不了她们对美的追求. 她们或是挑一些好看的布为自己做一身好看的衣裳, 或是买条新款的围巾, 或是戴几个首饰来装扮自己. 但二姐却从来都不去注意这些, 未上学时她穿大姐穿过的衣服, 上学后为了省下买校服的钱, 她穿大姐留下的校服. 别的女孩子都穿得花枝招展地在学校里彼此炫耀, 二姐穿着一身洗得有些发白的校服, 处在她们之间, 对她们的炫耀不闻不问, 低头

学习自己的.

农村的女孩子性格有些是很泼辣的, 与她们比起来二姐就显得温和多了. 别的女孩过年过节都敢杀鸡杀鸭, 可善良的姐姐每次都躲得远远的. “它们流了那么多血该多疼啊. “善良的姐姐都会同情的这样说. 这就是童年时的二姐.

二姐十六岁那年, 为了减轻家庭负担, 也同样没有摆脱大姐的命运. 辍学, 外出打工. 十六岁的姐姐来到人生地不熟的玩具厂打工, 从最初的杂工做起, 没有亲人, 没有朋友. 姐姐就在那样的环境里为我们寄来了学费, 而自己却在流逝着青春, 忍受着寂寞. 姐姐的打工生涯一去就是十多年. 直至今天, 她每月仍要给我寄生活费. 那些她用血汗换来的钱我拿在手上时觉得很重. 那是姐姐用青春换来的, 它承载着一个女孩十年的花样年华. 我好想问你, 姐姐, 你是否会后悔你为我付出的一切, 使你失去了与你同龄的女孩们那样装扮自己的资格? 我知道善良的你的回答是不会. 可拿着你的血汗钱正在读书的弟弟, 每当想起时都会心愧不已.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去报答你, 也许我能做的只有把书读的更好, 把成绩提得更高, 才能不枉你的付出与辛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