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雪
初一 记叙文 567字 113人浏览 eaglemans

冬雪

冬天终于到了,金黄的主色调不再耀眼,白色主宰了一切。

终于告别了那悲情的金秋,萧瑟的秋风吹向了远方。在秋雨洗涤大地后,冬天在秋波的身后紧跟而来,一场大雪掩盖了秋风所抹杀的生命,一年的极端在冬雪中姗姗来迟。

漫天雪花,与残叶遍地形成了鲜明对比,冬雪彻底告别了秋日的叶暗花残。那秋日的悲凉,仿佛是一切生命的终结,那秋风的利刃,斩断了一切生命脉络。而一场冬雪,使整个生命有了活力的开始,有了生的希望。

也许冬天的飞雪是另一片生机,在寒风与白雪的交织下,北中国也许就不再死气沉沉了。我不敢说一切在冬日生机勃勃,至少冬雪不像秋风那样冷酷无情。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冬天犹如春天的使者,一挥白雪一片。在冬雪压挤下的草丛,已在酝酿新的生命乐章,仿佛在证明一切的新开始、新开端。 我喜欢冬天。雪虽不会给人以好心情,但雪仿佛是有灵气的,雪决不会被世人所咒骂。在漫天飞雪中寻找春的幸福,似乎自得一种乐趣。

上帝将一切冬的美赐给了人间任何一个地方,人们有权自由享受冬的快乐。也许有人憎恨冬天,惧怕冬的寒冷,但它不象征死亡与灭绝。要我说,冬天是生命开始的另一种象征,那冬雪下的梅花不就是一种活力吗?冬日后的第一丝春雨不就是新生命的开始吗?

可惜有太多领会不了冬雪的人,到有许多厌恶冬雪的诗人,有太多玷污冬雪圣洁的行为。

但又有谁会去吟诵那为春而融其身的冬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