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言必信
高二 议论文 3056字 113人浏览 eomidksi334

言必信

1. 子贡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上矣。” 曰:“敢问其次。”曰:“宗族称孝焉,乡党称弟焉。”

曰:“敢问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硁硁①然小人哉!抑 亦可以为次矣。” 曰:“今之从政者何如?”子曰:“噫!斗筲之人②,何足算也?”--《论语。子路》

必清楚其言外之意所假设的前提,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关于士的标准,孔子把它分为三个层次(文中最后一种“斗筲之人是不算在内的),按这三种看来,“言必信,行必果”的是属最后一个档次的,这种人之所以还能称之为士,必也是有其信念的,非为“斗筲之人”的器量狭小胸无大志,他们也有执着的信念,但是与前两种“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和“宗族称孝,乡党称弟”对比,他们的信念是相对较为薄弱较为模糊的。也就是说,他们的执着的是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的,甚至是一个胡里胡涂的偏执狂。他们听命于上面的指令或道听途说不加澄晰,不会明辨是非,只是浅薄固执的寻求“任务”、命令、、的达成,用现在的话来说,第三等的士就是一傻冒。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大义、什么是是非。在这一点上,孟子说得更加明白:“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孟子《离娄章句下》

2. 现在,很多人都在讲“言必信,行必果”,讲到这个话时都言之凿凿。但你读《论语》会发现孔子对“言必信,行必果”评价很低,他说“言必信,行必果,硁硁(坑) 然小人哉《论语·子路第十三》”这个小人不是指坏人,而是指境界不高的人,境界不高的人才会这样想问题。 这个地方首先要做个说明:孔子赞成“言而有信”,“言有信”没问题,“行有果”也没问题,有问题的是“言必信,行必果”。他反对的不是“言”也不是“信”,不是“行”也不是“果”,反对的是这三个字中间的“必”。“必”就是必然,就是极端。万事万物一旦推到极端那就一定不对,一定有错误了。所以孔子反对的是这个“必”,第一,必是极端。第二,必然和自由是一个对立的概念。孔子既然崇尚自由,既然他经过一生磨炼终于领悟到人生的最高境界是自由的,那他就一定反对必然。

我们举个例子看看这个“必”是不是有问题,孔子在周游列国的过程中曾到过一个叫蒲的地方,蒲人把孔子给包围了,孔子手下有个弟子叫公良孺,自己带着五辆兵车。古代大夫家里都有兵车,那个兵车不像我们想象的就是一个简单的轿子车,是有一整套装备的,有兵器,每个兵车都搭配着很多士兵。公良孺他本是卫国人,孔子到了卫国后,由于他很崇拜孔子就当了孔子的学生。然后老师到哪,他就把他的五辆兵车,相应的士兵都带着。后来孔子出门只要有公良孺在,那就是一个军队。蒲人把他包围了,公良孺说,我也不怕你,我就跟你打。蒲人没想到孔子这么一个学者一个书生,手下竟还有这么多能打仗的,旁边还有个子路,也很厉害。蒲人就害怕了,说我们不打了,我们是不是谈一个条约,只要你们答应不到卫国去我们就放你们走。孔子一听,这不太简单了吗?答应蒲人,我们不到卫国去。对方说,好,你不到卫国去我们就把包围圈撤了,你们走吧。蒲人把包围圈一撤,孔子自己赶着马车,马上就说,走,我们到卫国去。弟子们都糊涂了,老师啊,不对呀,言必信啊,你刚刚跟别人签的合同还在呢?孔子说„要盟也,神不听‟被逼迫签订的合同不具备法律效应,神不听,我们人当然也不听,不算数。

我们想一下,假设这个蒲人威逼着孔子签了这么一个合同,然后孔子就照这么做了,那就不到卫国去,这个事情是不是太荒唐了?假如武力或逼迫都能让人就范,然后还不得不照你这个来,那这个世界是会乱套的。假如你拿着枪顶着我的脑袋说,“你必须答应我,你出

门以后必须把某某某给我杀了,然后我就放你”,你说“好,我答应你,出门我就把他杀了。”"行,那我现在把枪暂时收起来。" 于是,你就出门就去把某人杀了。这个例子是不是太极端了?的确是极端,为什么极端?因为" 必" 。“必”在逻辑学上讲叫全称肯定判断或全称否定判断,只要是全称肯定或全称否定,那就不管什么情况都必须如此办理。所以我们从孔子这个例子就可看出来,事情一旦必,那就一定会变得很荒谬。孔子反对的不是“言有信,行有果”,而是反对的是中间的那个“必”字。在这一点上孔子确实比我们高明。我们常讲“言必信,行必果”,说起来容易,一般情况下照这样做也没错,但经不起逻辑的推敲,一推敲就出错了。

3.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 此语出于《论语》,说明孔子对“信”的重视。在《论语》中,“信”有两层含义:一是受人信任,二是对人有信用。人生活在群体中,与人相处,得到别人的信任十分重要。《论语》记,弟子问孔子如何治国,孔子说要做到三点:要“足食”,有足够的粮食;“足兵”,有足够的军队;“足信”,还要得到百姓的信任。弟子问,如果不得已必须去掉一项,去哪一项?孔子回答:“去兵”。弟子又问,如果还必须去掉一项,去哪一项?孔子说:“去食。民无信不立。”可见,在孔子看来,得到百姓的信任比什么都重要。治国如此,其他事何尝不是如此。如果得不到别人的信任,什么事都办不成,无论大事小事都是如此。 此语出于《论语》,说明孔子对“信”的重视。在《论语》中,“信”有三重含义:第一重也是最重要的是信仰,二是受人信任,三是要守信。

人生活在群体中,与人相处,得到别人的信任十分重要。《论语》记,弟子问孔子如何治国,孔子说要做到三点:要“足食”,有足够的粮食;“足兵”,有足够的军队;“足信”,还要得到百姓的信任。弟子问,如果不得已必须去掉一项,去哪一项?孔子回答:“去兵”。弟子又问,如果还必须去掉一项,去哪一项?孔子说:“去食。民无信不立。”

可见,在孔子看来,得到百姓的信任比什么都重要。治国如此,其他事何尝不是如此呢?如果得不到别人的信任,什么事都办不成,无论大事小事都是如此。

信任的重要性

信任是相互的。要得到别人的信任,首先就要自己讲信用。孔子把忠与信并提,认为忠信是做人的基本要求。《论语》中多处讲到这一思想。如“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就是把忠信作为修养的基本内容,要求每天检查反省,是不是做到了忠信。孔子又说,为政要做到恭、宽、信、敏、惠。他解释“信”时说:“信则人任也。”只有讲信用,人们才会信任你。

总之,只有得到人们的信任,办事才能成功;只有自己讲信用,才能得到人们的信任。也就是说,只有人人讲信用,建立起人与人之间的互信,社会生活才能正常地运行、发展。 这就是“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的道理。 孔子以后,儒家思想在这个问题上又有发展,把信与诚相连,称“诚信”。孟子说:“诚者,天之道;思诚者,人之道”,从天道诚信来进

一步说明人必须诚信的道理。诚,是实的意思。就是真实、实在,没有虚假。天道,用今天的话说,是自然之道的意思。天地之间,日月星辰的运行,春夏秋冬的交替,花鸟鱼虫自然万物的生长繁息,都是真实、实在的,没有丝毫虚妄;虚妄的东西,在自然中不能存在。所以说,诚是“天之道”。既然自然之道真实无妄,人也就应该如此,也应该真实无妄。所以说,“思诚者,人之道”。这样就深刻地说明了为什么必须诚信的道理。有一位企业家,经营取得了很大的成功。电视媒体采访他,问他是如何取得成功的。他说就是靠的“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他说,世界是实实在在的,所以我们做人就要老老实实,做事就要认认真真。说的朴实无华,却道出了“诚者,天之道;思诚者,人之道”的道理。 诚信,是天道之本然,也是人道的根本。让我们重复一句:“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