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盛夏光年、
初三 其它 1641字 91人浏览 LAPUTA神圣天使

我像你生命中的插曲,如同夏季的雨水那样突兀,不知可否有明媚的未来。

顾小北。【一】

北方的冬天可以看见大海,翻滚着白色的波浪。美丽的女孩穿着丝袜和细跟鞋,裹着大衣在寒风中昂首阔步的行走。在春天快要来临的时候,我又一次生了一场大病。我感觉身体和思想里并不是我自己在主宰,另一个人完全占有了我的身心,我的思想似乎在我身体之外任意聘掣。仍然是那苦涩的中药以及那昏昏沉沉的中药味道,我在这味道中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睡眠状态。但是我仍然能听见外界的一切声音,包括偶尔的一丝清音。我始终闭着眼睛,可以听见父母微带些焦虑的脚步声和窃窃私语。当我确定春天要来的时候,我忽然从这漫长的睡眠中苏醒过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的病奇迹般的痊愈。那些没用的中药药材像记忆的单元整齐的排列着。我感觉到自己身体上的某些部分像残废了一般,孤独便是那场大病的后遗症。我退出了他们的生活那么久,却再也没有听见他们谈论起我。他们已经先行将我遗忘,我却这样苦苦执着。

当我再一次踏进这个中学大门的时候,殊不知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父母将我交给班主任的时候,他在我耳边轻声叮嘱我,学习课时掉了很多,你必须尽快赶上。我在班主任殷勤的目光中重重地点了头。大病后的我变得更加棱角分明,衣服在身上开始松松垮垮。我被插进一班,和林小黎的距离愈来愈远。

班主任将我领进教室的时候,所有同学面色都带一点微微惊讶。我没有注意到,有一个坐在窗边的男生仍然目中无人的在那里笔,初春微带些凉意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把他侧脸的轮廓勾勒的淋漓尽致。我拘谨的站在讲台上有些无所适从。班主任用目光鼓励着我,顺便清了清嗓子,所有同学都顺着这声音望来。我用手捏着校服的一角,汗水打湿了裙摆。我小声地说:“我是刚进来的插班生,希望和大家好好相处……”话未说完底下早已经一片议论声,我继续说:“我的名字叫路小美。”底下忽然发出一阵哄笑,我站在讲台上泪水差点夺目而出。我也没有注意到,那个不可一世的男生在这一片嘲讽声中皱着眉过来,一脸不悦,然后便是带着玩味的笑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日后的日子便是无休止的学习和没有一个朋友的孤寂。直到一天忽然在校道上碰到小虚,她有些惊讶地出声然后风淡云轻的说:你竟然来上学了。语气并不是那种特别惊喜或者厌恶,就是一般的语气,没有一丝感情。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她拉着我的袖子,将我拉到学校的一个较为隐蔽的地方。然后她爬上墙对我伸出手。我有些尴尬的陪她坐在墙上,她问:你在几班呢?我回答:一班。她有些惊讶的瞪大眼睛,说:和顾小北一班么?我有些茫然的摇摇头,她有回复平静,只是目光有些神往,她说顾小北,一个很多女生喜欢的男子。我问:你也是么?她又带些惊讶的头,然后说:是的。路小美,这次休假你变了好多。我低下头不知道如何回答。她抓着我的手说:你会帮我的吧?我看见她在风中飞扬着的发丝和红润美丽的脸庞忽然感到一阵悲伤,为了林小黎。最后,我还是在她热烈的目光中点了头。

我开始寻找那个叫做顾小北的男生。在班主任的一次变位后,我被安排坐在教师的一个向阳的角落。旁边是一个男生,上课准时迟到,无聊喜欢笔,喜欢穿白衬衣面对阳光45度角的姿势发呆。我还是埋头苦学,为了不让父母失望。有时候偶尔回想自己的时候觉得自己十分可悲,从来就在被人的阴影下生活,做别人的影子。

在和那个男生同桌后第28天,我第一次仔细端详了他的脸。那天他一如既往的迟到,我趴在桌上痛苦不堪,胃疼像潮水一般将我淹没,我疼出汗水,却忍住眼泪。他问我:你怎么了?我抬起头准备说没什么,党对上他的眼,我才微微发愣。他的脸并不是十分帅气,确实棱角分明,眉宇间藏着些许慵懒,一头碎发随风飘扬。我还是说了一句没什么,在过头的那瞬间我看见他在笑,那一节早自习他没有睡觉,只是在笔记本上乱花,或者笔。在他关上笔记本的那刹那,我看见几个清秀的小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顾小北。”

忽然,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觉得世界末日将要到来。事实证明,我的预感并没有错误。

视你为上帝、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