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记叙文) (精选)
初三 散文 1517字 373人浏览 应岑奎

位 置

一间简陋的小房间,一张陈旧的桌子,正靠着一堵泛黄的墙壁,一些墙皮已经脱落。墙壁的正上方,挂着一幅装裱精致的照片,照片里的人笑着,一尘不染的玻璃框映衬出灿烂的笑颜。墙的另一边,一把破旧的扶手椅上,坐着一个老人,跟着电视里悠扬曲调,唱着一首经典老歌。

“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 ”

是的,不是哼,是完完全全地唱出来,直至音乐结束。老人一个字一个字地唱着,目光始终聚在墙上人的照片上,不知不觉中,嘴角露出了笑容,泪水却凝在了眼眶。

那个位置的对面,还坐着一个女人。在他事业的困难期,她从未离开过,也未尝有一丝抱怨,只是默默支持着他,她总是用沉默和微笑来回应。

曾经,那个位置的对面,还坐着一个瘦弱的病人。他一口一口喂她吃着半流质食物时,她眼含热泪,一刻不停地说着抱歉。

而现如今,人走茶凉,那个位置,终是只留下了一张遗像„„.

也不能说是“只”吧。

她“走”的当天,他不曾掉过一滴泪,从头至尾微笑

着目送她离开。只是,深夜在家,我却听到了他压抑的呜咽声。

每每子女问起要不要再找一个,他总是练练摆手说“不”。“都老了的人了,还整天去凑什么热闹。”每当看到电视里的相亲节目,他总会半开玩笑地这样说。

在外婆的坟前,他从未哭过。可去年,当看到他父母的墓时,他却嚎啕大哭。“爸爸、妈妈,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她„„”这样撕心裂肺的哭喊至今回荡耳边。

墙上挂着祖母的遗像,为她歌唱的,是我的祖父。 你若是问他:“你老伴在哪里?”他定会爽朗地笑笑,拍拍胸口道:“一直在里面呢!”转眼便是眼含热泪。

你若是问我,一个人存在的位置在哪里?

我定会告诉你:在心里。

位 置

教室内的第一排,有一个座位属于我。

家里的餐桌边,有一个座位属于我。

哪怕在虚幻的网络世界中,我也有一个小小的属于自己的位置。

但我却总有那么一些不满意的地方:

班里的位置实在是再普通不过;家庭中我的位置永远在父母

等长辈(几乎所有人)之下;而网络更不用提,成千上万个位置,少了一个,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我因为自己的想法开始有些闷闷不乐了。既然自己的位置都是那样的不重要甚至可有可无,那么自己的存在,又有怎样的意义?

少了自己,同学们不过少了一个整天吵吵闹闹的偶尔能帮助他们做题的生物;父母不过少了一个顺从他们,可以用来训斥的孩子;至于所谓网上的“朋友”,什么损失都没有吧。

于是便结束了自己脑内那无聊的思考,继续过着那种平淡普通的生活。

匆忙地写着作业,失手打翻了不知何时放在桌角的水杯,透明无色的液体从桌子边沿滴落,不仅打湿地板,更是我的心情一团糟。湿透的试卷,石头的衣服,一切都使我手忙脚乱。总算收拾好那一片狼藉,背后却传来母亲的声音:“不是说了叫你不要把水放在边上的吗?你看看,又打翻了,这卷子还能写字啊?这东西都没擦干净,到时候发霉什么的你来负责?还有这衣服湿了也不知道换一件,本来就容易生病,这样下去不要感冒啊?我可不管你。快点把衣服换掉听见没有?„„”

面对母亲的斥责,想反驳却又无话可说的我只好乖乖照做。可等到换完衣服回房间一看,却发现一切都是整整齐齐的,至于那张试卷也被吸走了大量水分凉在一边。母亲只留下一句“看好怎样处理下次自己来”便走出了房间。

看着那一切,总觉得是那样熟悉。从小到大,尽管母亲对我

总是批评多过表扬,可她却总是会帮助我打点一切。虽不见对自己有多关心,可为自己付出的,也从未少过。

有些人尽管嘴上不说,却比任何人都更爱你。

我想,我大概低估了自己的位置。

不,也许在整体中我的位置确实是那样没错,可总有一些人在心里,留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位置给我,无论是亲人,还是朋友。

我开始喜欢上自己的位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