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
初一 散文 1211字 376人浏览 金丰船长

回家的路上

清明回家,一路上回家喜悦的心情被“拥挤”给挤没了。

下午三点的火车票,虽说七分钟的路程就到火车站了,还是早早就出发了,即使自己很讨厌等车,因为是清明节,怕人多而且票也还没取,本以为这个顾虑是多余的,可到后来才发现一点都不多余,题前一个小时很有必要。到了车站还有四十分钟就开车了,心里觉得时间肯定来的及,可到取票口自己傻了,车站自动取票机一共有十二个,按理说不少了,可每个取票口都站了一条蜿蜒曲折的长队,都叫嚷着还有半小时,十分钟,五分钟……就开车了。这时要是有人插队后面的人一开始还试探性的问“你要不要脸了”虽着插队的人越来越多,发问的人也越来越多且声音越来越响,甚至到了后来插队的人越来越多了,一位大叔叫骂了起来,这着实给我吓了一跳。但这怎能阻挡住我回家的脚步。于是我发挥国人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阿甘精神从侧门艰难地迂回进入取票大厅选了一个比较短的队伍排了半小时终于取到了一张票便飞快进站上车,到火车里已是满身大汗但是还是比较开心的,毕竟取到票回家了,比起那些那些无法取到票回家的人幸运多了。

本以为五点半就可以到淮南了,心里着实开心,前几天和父亲聊天时就把这个开心的消息告诉他了,“芜湖到淮南的车应该提速了吧!不然咋时间缩短了一半”这也让父亲下午三点就从家出发了,虽然从家到淮南车站十五分钟就足够了。可最后傍晚七点半才到淮南,但火车广播员只说火车晚点了十五分钟,一下车父亲便问我火车不是五点半就该到了吗?怎么如此晚,我只是草草回答到晚点了吧?他又问为啥晚点了,淮南火车不是出了名的准时吗?我说路上遇上了点事,耽搁了。

于是我俩便向汽车站走去,到了汽车站,汽车还没到,我便问起了家中近况直到无话可说但车还没来,我便说起了路上发生的那点事:在巢湖站停靠的时候,有个老几喝了点酒他说买了票只是没来得及取票,硬是要上火车,他的妻子还在一旁哭着哀求铁路职工,但得到

回应是假期车上人太多,没票就不能上车,就连上车补票都不行,这句话让那位醉酒的叔叔给搞火了,硬是冲上车来,一下把门反锁,掏出手机要录下这“恶行”,发到网上索求公平和讨伐这不近人情,一下把随车警察都招来了,最后只能被人架着轰了下来。看似铁路职工不近人情,但也是做了本职工作,如果人人都不买票,都上车补票那么谁来保证一个宽松安全舒适的乘车环境,所以凡事多为他人考虑,凡事要冷静。

回家的路上,父亲骑着摩托车,春风和煦吹的人好不舒服,低头一看父亲已是两鬓白发,唉!岁月催人老呀,父亲已是年过半百了,而我也是二十出头的小伙了!感到沉甸甸的单子压到我的肩上,身为家中长子,首要任务是准备着毕业以后自己如何去组建一个家,这件事千万不能再叨扰父母了,他们累了大半辈子,然后是父母说老就老了,人老了各种病就会接踵而来,要准备一笔钱给他们备着,还有老父亲想全国各地跑跑,珠港澳大桥,北京长城……。快到家了,到家真好,在这个油菜花怒放的季节,我懂的了很多很多……。

自动化154李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