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中的梅文化
初二 记叙文 3394字 478人浏览 心理契约8

傲骨红梅香雪海

——浅谈中国古典诗词曲赋与梅文化

【摘要】梅、松、竹被赞为“岁寒三友”, 梅、兰、竹、菊被誉为“四君子”,可见古人心中对梅与竹的喜爱与赞颂。梅花, 有不畏霜雪的傲骨, 有着凌寒独放的霸气, 有着悄然迎春的高贵, 有着艳丽的色彩,有着暗香幽闻的情趣,有着醉人心扉的风采。这样的凌霜傲梅,古人不仅仅在寒冬欣赏着傲骨红梅香雪海,往往也借梅怡情, 抒怀, 表节。有关梅的佳作更是浩如烟海, 数不胜数。今我择其一粟, 或诗、或词、或曲, 或赋,亦或其他,将一枝独秀的傲梅与中国古典诗词联系起来,去那绵延的古典画卷中去寻一缕幽香。

【关键词】梅诗词高洁傲骨暗香感怀思乡

梅花是中国古代常见的审美意象,闲暇时翻翻古诗词,就会发现梅花与诗有着不解之缘。它以其曲折多姿的形态,经霜耐寒的特性受到古代文人反复咏唱,诗人借助这客观之象,融进自身的主观之意,赋予梅花各种美好的品格。主观之意与客观之象融合为一体,梅花的艺术形象既有理性也有感情,激发读者的想象。梅花不仅可以欣赏,也被世人赋于诗词中,将这客观的美与诗词文章的主观之美融为一体,浑然天成,成就了文学中有一点奇葩。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而最早咏梅的句子也就是出现在<<诗经·国风·召南>>中的第九篇《摽有梅》

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有梅,顷筐之!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由此可见,古人早在几千年前便深深喜欢上了梅花,而在民间,西北流行的《梅花落》,也是古羌人对梅花的赞美。尔后,人们对梅的咏叹也越来越有意境,也越来越有风采,那一枝傲雪红梅以其奇姿妙香跃然纸上。

梅花深得诗人喜欢首先是那美丽的妙姿,雪里红梅为君开,那是多么美的一幅香雪海啊。它开在残腊初春之际,可能长于高山纲谷,水驿荒村,但它清香依旧,洁白无暇,让诗人心中充满无限怜惜与敬意,也就将这心中之感挥毫泼墨,展现于世人。魏晋时期,梅花被写入诗歌中,那时人们首先把它作为一般春花春树认识和描写,就比如萧纲的《雪里觅梅花》:绝讶梅花晚,争来雪里窥。下枝低可见,高处远难知。俱羞惜腕露,相让到腰赢。定须还剪彩,学作两三枝。后来梅花渐渐上升为独立的审美表现对象,而不仅仅作为春景的点缀,就自然产生了梅花独有的意象。

最喜欢那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是唐朝诗人林和靖的咏梅佳作。“梅妻鹤子”的林逋的笔下,不再是浑身冷香了,而是充满了一种“丰满的美丽”,很有精神,很有力度,也很温度,很有未来。这是梅的另一种美丽与气质。那疏影与暗香在朦胧的月影之下影影绰绰,飘摇清香,怎能不让人醉于其中。又如宋初诗人梅尧臣笔下的梅花是玲珑的小家碧玉:“家住寒溪曲,梅花杂暖春,学妆如小女,聚笑发丹唇。”(《红梅》) 。在吴颐《次韵宪宣德红枨诗韵》里梅花就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高洁处子:“玉骨冰肌冷照人,匀红轻绛罗巾„„寄声闭户英夫子,体取居尘不杂尘”。也有诗人将梅花描绘成一个冰肌雪肤玉骨霜心的仙子如晁端友《梅花》“皎皎仙姿脉脉情,绛罗仙萼裹瑶英。”和朱熹《次韵列秀野前树梅》中“玉立寒烟寂寞滨,仙姿潇洒净无尘。”还有陆游的《湖山寻梅》中“骑龙古仙绝火食,惯住空山啮冰雪”。而在周必大眼中梅花既有仙子的袅娜多姿,又有邻家女子的娇涩可人“初疑太真欲起舞,霓裳拂拭天然姿。又如东家窥墙女,施朱映粉尤相宜。”(《次韵史

院洪境卢简洋馆中梅》) 。更有诗人将梅花比喻为罹的爱人的:“秋水娟娟隔美人,江东日暮几重云。孤灯竹屋霜清夜,梦到梅花即见君。”这些名诗佳句可见梅花在诗人心中的地位是何等地位,那种仙骨傲姿,冷霜皑雪中的幽香,让诗人一见倾心。

然而,梅,深得人们的喜爱,插花装饰,不仅是那一枝迷人的花朵,和醉人的清香。还有它的傲霜凌人那股不卑不亢的骨气。唐张谓《早梅》:“一树寒梅白玉条, 迥临村路傍溪桥。不知近水花先发, 疑是经冬雪未消。”首句绘丰姿, 早梅洁白如玉, 凌寒独放。次句写环境, 寒梅远离村路, 临近溪桥。一“迥”一“傍”暗示早梅地处偏僻, 其位幽微, 难以引起人们的注意和关爱。三、四两句写诗人的观察发现。远望寒梅, 似雪非雪, 迷离恍惚; 定睛细看, 溪畔桥边, 寒梅近水, 迎风怒放。诗人的感受和发现既凸现了探索寻觅的惊喜, 也烘托出早梅似玉如雪、凌寒独放的风姿。全诗而言, 写诗人的静观默察, 实则突出早梅的傲寒风采。苏轼《红梅》:“怕愁贪睡独开迟, 自恐冰容不入时。故作小红桃杏色, 尚余孤瘦雪霜姿。寒心未肯随春态, 酒晕无端上玉肌。诗老不知梅格在, 更看绿叶与青枝。”“未肯随春”豪放词人苏轼写红梅不与众花争春, 尽写她生机难抑, 浪漫开放, 冰容雪姿, 孤瘦高洁, 自成一片之特点。更有陆游的《卜算子·咏梅》“驿外断桥边, 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 更着风和雨。无意苦争春, 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 只有香如故。”上片写梅花的困难处境, 是开在荒僻郊外之“野梅”, 无人护理, 无人欣赏; 下片托梅寄志, 它开得最早, 是它迎来了春天, 但“无意苦争春”, 足见其迎春报春的一片赤诚。末句“零落成泥碾作尘, 只有香如故。”更见其高格劲节。这里将梅的高洁与傲骨难屈表现的淋漓尽致,无意争春,寂寞独开,碾作尘依旧香飘尘世间,那样的骨气怎能不让人敬佩。而诗人却偏偏借咏梅而自比与梅,表现自己的高风亮节,与骨气。

当然梅花不只是傲骨的代表,它往往被诗人寄托着别样的情怀。比如思乡情怀,唐朝的高适《塞上听吹笛》中:“雪净胡天牧马还, 明月羌笛戍楼间。借问梅花何处落, 风吹一夜满关山。”写将士思乡, 情绪乐观, 气象宏阔。胡地本无梅花, 此诗实是描写明月朗照的边关有人吹奏《梅花落》的情景。羌管悠悠, 声声传情, 可在将士们看来, 仿佛风吹梅花, 四处飘散, 一夜之间洒满关山, 这分明就是故乡的梅花啊。思乡念亲尽在侧耳倾听、闭目遐思之中。梅花, 声、色、香、态, 负载了边关将士多少深情厚意。又如王维的《杂诗》“君自故乡来, 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 寒梅着花未? ”采用见友发问、借梅言志的形式, 抒写强烈的思乡念亲之情。三、四两句舍万千风物不说, 单问寒梅开否, 而且点明是窗前户下那株寒梅, 寄慨遥深, 耐人寻味。绮窗寒梅, 何以让诗人刻骨铭心, 念念不忘呢? 其间肯定有许多与之相关的人、事、景、物, 寒梅实际上成了作者心中的故乡的象征。

除却思乡,梅也代表着别样情怀。李商隐《忆梅》“定定住天涯, 依依向华物。寒梅最堪恨, 长作去年花。”描写梅早秀先凋, 抒发诗人坎坷不幸的身世之悲。还有李煜《清平乐》:“别来春半, 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 拂了一身还满。雁来音信无凭, 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 更行更远还生”“别来春半, 触目柔肠断”, 春天本是万物复苏的季节, 应该是处处阳光明媚, 生机盎然, 可是皆因一个“别”字, 使人触目皆伤, 柔肠寸断; “砌下落梅如雪乱, 拂了一身还满”具体写“触目”之伤。梅花若雪, 本来也是极其美妙的景色, 可是因为“别”, 使得人心也乱了——不是花乱, 是心乱, 那拂不去的, 也不是花瓣, 而是离愁。

这些都是诗词,处处可见傲骨红梅的身影,雪里也留下那浓郁的暗香,然小说中的人物往往也有梅花的影子。作者以梅喻人,或者用梅来展现一个人的性格,活灵活现,生动得体。在《红楼梦》中就有例子,金陵十二钗都是一种花的代表,而梅花就是李纨。《红楼梦》中的李纨,她出身金陵名宦,性格平和娴淑,嫁与贾珠,很早即守寡,她“居家处膏梁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见无闻,惟知侍亲养子,处处陪伴小姑子等读而已”。在大观园中她分住的是“稻香村”,书中描写是“数楹茅屋”,外面“编就两溜青篱”“下面分畦列亩,佳蔬菜花,漫然无际”俨然是一派“竹篱茅舍”的农家风光。这个住所非常符合主人清心寡欲、自甘寂寞的性情。在宝玉生辰的那晚,李纨抽到的是枝梅花签,上书“霜晓寒姿”并附

有王淇的诗“竹篱茅舍自甘心”。这些均表明作者乃是拿她作梅花喻。

中国几千来的文化沉淀,今只愿沉浸在诗词曲赋中。一枝傲梅独傲春,却也在文学海洋里徜徉,做那一叶扁舟,不争不抢,却难以忘怀,下年冬日我们依旧,傲骨红梅香雪海。

【参考文献】

《古诗词鉴赏》

《论古典诗词中的梅意象》

《红楼梦解读》